推薦

〈我不哭1〉男友害她癱愧喊想死 半年落跑覓新歡【壹特報】

黃述淨曾經跟你我一樣是街頭那群青春洋溢、手舞足蹈的少女,卻因22歲的一場車禍,摧毀人生。年輕的生命儘管遭逢苦難,歷經沉重的破碎與剝奪,黃述淨最終仍靠著家人的愛與支持,走出悲傷,重拾生命熱情。相信黃述淨的故事,能夠為許多在困境中的人,點亮一盞小燈。

黃述淨,34歲,約聘人員兼街頭藝人,中壢

12年前,我在科技廠上班。那晚下班,男朋友開車載我和朋友去唱歌喝酒,回家途中,在竹北交流道為了閃車,衝撞大樹。樹撞斷了,整輛車扭曲變形,連車門都打不開。車禍瞬間我昏迷,還不曉得脊椎斷掉,以為是一場惡夢;隱約只聽到後座一陣慘叫,直到救護人員趕到,我才醒來。當時胸口好痛,我想拉把手起身,怎麼拉都起不來。記得那晚下著小雨、汽油味很重。同車4人,我傷最重,後座的朋友骨折,男朋友沒事。

我被轉送到臺北榮總,在急診室痛到全身發抖,問醫生:「我怎麼了?」醫生說:「你傷到胸椎第5節,可能導致下半身癱瘓。」聽到癱瘓這兩個字,我整個崩潰,覺得以後怎麼辦。開2次刀,經歷10個月的復健,每次護士來病房幫我灌腸,我眼淚就流下來,心想:「如果以後連大、小便都沒辦法自理,那我活著要做什麼?」那陣子負面想法很多,總覺得救我幹嘛?不如死一死!

這場意外摧毀我的身體,也奪走我的自由。出院後我半身癱瘓,雙腿完全沒有知覺,只有酸、麻、痛。小號大號依賴媽媽幫忙處理。我告訴自己要相信奇蹟,相信醫學會有新的進展;也嘗試民俗療法,連符水都喝,但脊髓損傷就是不會好。那6、7年我好沮喪,除了去醫院治療,我把自己關在家,連推輪椅出門的勇氣都沒有。

時間愈來愈久,我不得不接受事實。至於前男友,我已經 不再怨他,我知道他也不願意發生這樣的事。那時我躺在病床,他還曾經傳簡訊給我說:『我想去死一死。』我還安慰他,『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只是不到半年,他就疏遠我、逃避我,沒多久他就結婚了。

幸好在家人陪伴下,我告訴自己要往前看。漸漸的,我不再去想「我能不能好起來?」朋友介紹我到脊髓損傷中心去學習生活自理,29歲那年我順利回到職場,重新面對社會。3年前,我決定在外租屋,練習獨立。以前住家裡,導尿都得靠媽媽,我不敢自己弄,怕受傷,但是媽媽會老,我必須學著自己來。現在回頭看,我最懊悔的就是過去把自己封閉太久,浪費好多光陰。我已經不再害怕失去,反而學會勇敢面對失去。(壹人物/撰文:許家峻  攝影:蘇立坤)

更多壹週刊新聞

●〈我不哭2〉終身坐輪椅 氣球女孩對愛情仍有期待

黃述淨22歲時因男友酒駕車禍讓她傷及胸椎,導致下半身癱瘓。但她靠著家人朋友的鼓勵與支持,走出悲傷,如今已能自理生活。
黃述淨22歲時因男友酒駕車禍讓她傷及胸椎,導致下半身癱瘓。但她靠著家人朋友的鼓勵與支持,走出悲傷,如今已能自理生活。

3年前黃述淨決定在外租屋,偶爾雙腿因久坐輪椅產生水腫,她也會趁空按壓,好讓血液流通,紓解不適。
3年前黃述淨決定在外租屋,偶爾雙腿因久坐輪椅產生水腫,她也會趁空按壓,好讓血液流通,紓解不適。

車禍癱瘓後,黃述淨的生活瑣事、大小便全都依賴媽媽協助。黃述淨受訪時表示,就因為媽媽的愛,陪伴她度過低潮。黃述淨提供
車禍癱瘓後,黃述淨的生活瑣事、大小便全都依賴媽媽協助。黃述淨受訪時表示,就因為媽媽的愛,陪伴她度過低潮。黃述淨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