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網紅兄弟檔1〉朝夢想前進 即使辭職也無怨無悔

他們是YouTuber網紅界少見的「兄弟檔」,就在去年年底,兩人分別把原本的工作辭掉,宣布轉為正職YouTuber。哲哲(本名黃雍哲)原本是樂器行店長,瑋瑋(本名黃挺瑋)則擔任網路文案。店長收入每月約8至10萬元,若以今年最低基本工資23,100元來計算,大約是四倍左右。瑋瑋月薪大約3至4萬元,兩人加起來大約11至15萬。

隨時把笑容掛在嘴邊的瑋瑋(右、本名黃挺瑋)和個性沈穩,看起來有點嚴肅的哲哲(左、本名黃雍哲)。(攝影:許添瑞)
隨時把笑容掛在嘴邊的瑋瑋(右、本名黃挺瑋)和個性沈穩,看起來有點嚴肅的哲哲(左、本名黃雍哲)。(攝影:許添瑞)

魚與熊掌 無法兼得

儘管有這種羨煞旁人的收入,但同時做兩份工作,蠟燭兩頭燒的情形畢竟不能長久,兄弟倆還是毅然決然地辭職了。「我們從二月忙到現在,其實沒有休息過任何一天。」樂器行的工作一周上班六天,休假時也必須隨時盯著網路商店,「是一個必須24小時待命的工作,除了睡覺之外。」就在上個月,哲哲身體出了狀況,一個小感冒卻搞到兩週才痊癒。「家人就開始擔心我的健康,希望我們多休息。」而且隨著影片量跟訂閱數愈來愈多,「影片質感必須更精進,才能回饋給觀眾和粉絲。」

辭職也是跟爸媽討論過後,才做的決定,父母希望兄弟倆不要辭掉原本的工作。「他們對YouTuber這種新興行業比較陌生。」哲哲補了一句:「其實我們自己也很陌生,還在摸索中。」不確定這份工作到底能維持多久,穩定性也許不如一般正職,哲哲言語中流露對YouTuber工作的擔心。即使頻道訂閱數已近90萬,也還在擔心?「或多或少會吧!」哲哲話鋒一轉:「其實各行各業都需要擔心,因為真的不知道哪個產業會突然冒出來?哪個產業又突然沒落?」一句話說得頭頭是道。

去年年底,黃氏兄弟辭掉原本的工作,宣布轉為正職YouTuber。(翻攝自黃氏兄弟YouTube)
去年年底,黃氏兄弟辭掉原本的工作,宣布轉為正職YouTuber。(翻攝自黃氏兄弟YouTube)

訂閱數爆增 如何達成

在訪談過程中,瑋瑋幾乎都是一邊說一邊微笑,一旁的哲哲則是根本不笑,看起來頗為嚴肅。談到兄弟倆為何會開始經營YouTube?瑋瑋說,他唸高中(三重商工)時,很愛看YouTube,一開始只是觀眾,然後愈看愈有興趣,但都不太敢去嚐試。一直到畢業之後,才終於鼓起勇氣拍攝自己的影片,就在兒童節(2017.4.4)當天上傳了黃氏兄弟頻道首部影片:《日本超商必買!抹茶泡麵到底是鹹的還是甜的....? 》。剛開始拍的影片都乏人問津、觀看數寥寥無幾,到了去年初(2018年)才慢慢有起色。

在2017年的兒童節當天上傳了頻道首部影片:《日本超商必買!抹茶泡麵到底是鹹的還是甜的....?》。(翻攝自黃氏兄弟YouTube)
在2017年的兒童節當天上傳了頻道首部影片:《日本超商必買!抹茶泡麵到底是鹹的還是甜的....?》。(翻攝自黃氏兄弟YouTube)

最讓大家好奇的是,一年前(2018.1.31)只有10萬訂閱數,到了12月,突然暴增到80萬,只用了十個月便增加了70萬,成為頻道訂閱數成長最快的YouTuber之一。這到底是怎麼辦到的?講到這裡,哲哲居然有點心虛,臉紅了。

「我們做什麼都還蠻認真跟努力。」
「我們不會說把它(指YouTube拍片)當第二順位。」
「我們不會說因為做YouTube,就讓原來那份職業的業績下滑或什麼的。」
「我們還是會認真地對待每一部影片,不會馬虎。」
「我們一直在突破,一直在增加產量。」

四人團隊 時有大企劃

就這樣,也沒有辦粉絲互動會,也沒有爆紅影片,訂閱數莫名其妙地超過了88萬(統計至1/24止)。頻道現在固定每週上架三部影片,每部不超過10分鐘。由於現在已是正職YouTuber,常常要規劃所謂的「大企劃」,也就是難度比較高、有創意和突破性的影片,未來每個月都會固定推出,像這部《 熱舞一鏡到底不 NG !前所未見超強舞蹈企劃! 》,包括擬腳本、找演員、場地、弄音樂等等,跟其它生活類別的影片相較,製作難度相對提高。

記者每問一個問題,哲哲都會習慣轉頭看弟弟,或是兄弟倆對望。有點像是希望自己的言語被對方認同,又像是在考驗彼此的默契。明明是兩個人受訪,但不會彼此搶話,透過眼神的交流,來了解對方想表達的內容,是不是跟自己是一樣的。

隨著頻道規模日益壯大,目前團隊除了兄弟倆之外,還有另外兩位同事,一位負責剪片,另一位則處理庶務例如採買等等。瑋瑋也負責剪片,哲哲則負責規劃整個頻道的大方向、團隊排程以及影片構思取材。

生活型影片都是由兄弟其中一個掌鏡,另一個露臉當主角。(攝影:許添瑞)
生活型影片都是由兄弟其中一個掌鏡,另一個露臉當主角。(攝影:許添瑞)

半夜不睡 一直發Line

講到影片取材,這時瑋瑋突然發難:「我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他常會有一個習慣就是半夜兩三點…..我都已經去睡覺了,然後我的Line就一直響。他就答答答答答,全部都傳給我。」習慣晚睡的哲哲通常半夜會出現靈感大爆發。難得被弟弟指責,哲哲在旁哈哈笑了起來。

像是這部推幣機影片→《5000元能贏多少彩票?最大獎直接抱回家! 》,目前觀看次數超過252萬,僅次於另一部《破百位創作者大合唱『彩虹』力挺婚姻平權! 》(284萬),哲哲提到那時有其他YouTuber去湯姆熊拍影片,效果還不錯,因此他就思索要如何把影片變得更有趣,哪一種機台可以最好玩?

他發現在所有遊戲機台中,推幣機的消耗是最快的,通常一枚硬幣丟進去就沒了。因此就想:如果投入大量硬幣,也許會很有趣,核算後取了一個極大值,也就是要花4800元以上就能有最大收穫。這種很少人在做的嘗試,不知道結果究竟如何,而粉絲們對於未知的東西通常特別好奇,加上不斷看彩票一直吐出來,有一種莫名的療癒感。另一部相關影片:《1000枚代幣瘋狂投入竟然...?五千元獲得多少彩票 》觀看次數也突破155萬(統計至1/24止)。

哲哲帶5000元去玩推幣機,不停吐出來的彩票,讓網友樂歪了,觀看次數已突破252萬。(翻攝自黃氏兄弟YouTube)
哲哲帶5000元去玩推幣機,不停吐出來的彩票,讓網友樂歪了,觀看次數已突破252萬。(翻攝自黃氏兄弟YouTube)

樂當網紅 全年無休

每週出三支影片,對YouTuber來講,工作量算是非常大,幾乎沒有休息時間。

「我們沒有六日這種東西。」
「睡覺才是我們的休息時間。」
「現在會盡量在工作告一段落後,看個電影,徹底放鬆一下。」哲哲說著。
「我最高有九個月沒進過電影院。」瑋瑋補了一句。

那玩手遊呢?這對很多人來說是一種娛樂,但對他們來說,手遊是用來開直播的工具,說到底還是在工作。其實很多生活型YouTuber也都是如此,他們的工作跟生活已經融為一體,也許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在工作?還是在生活?

玩手遊不只是兄弟倆的娛樂,而是工作。圖為兩人Cosplay「第五人格」遊戲角色的畫面。(翻攝自黃氏兄弟YouTube)
玩手遊不只是兄弟倆的娛樂,而是工作。圖為兩人Cosplay「第五人格」遊戲角色的畫面。(翻攝自黃氏兄弟YouTube)

出國遊玩 粉絲追蹤

問他們當YouTuber一年多下來,有沒有印象深刻的事?像在路上被認出來之類的。「漸漸變多了吧!就是在路上遇到觀眾的機率,會覺得ㄟ…好像還不錯,就感覺好像被人家知道了。」他們上次去香港,也意外遇到非常多粉絲。兄弟倆在某景點打了卡,上傳IG,結果居然一傳十、十傳百。「他們的召集能力很強,有一個粉絲先看到,就開始號召他們的朋友。」黃氏兄弟的粉絲年齡層非常廣,有小朋友、青少年、大學生甚至還有帶著小孩的家庭主婦。

現在每部片觀看次數平均都有數十萬(13萬~60萬),是否已經抓到拍片訣竅了?「其實沒有。」
「我們希望做自己喜歡的影片,然後觀眾也能喜歡。」繞口令開始了…..
「如果我們全部做自己喜歡的,那觀眾都不喜歡,這樣的結果我們也不會開心。」
「如果全部都做觀眾喜歡的,我們自己不喜歡,那做起來也不快樂。」
「所以我們希望達到一個平衡:『50%+50%』。」哲哲如此說著。

當記者問到最敏感的問題,也就是兄弟倆目前身為正職YouTuber的收入到底有多少?他們堅持不透露,只說目前收入養活自己和團隊是沒問題的,每個月還有餘錢可以孝敬爸媽。

瑋瑋(左)訴說著自己的夢想,一旁的哥哥專注傾聽。(攝影:許添瑞)
瑋瑋(左)訴說著自己的夢想,一旁的哥哥專注傾聽。(攝影:許添瑞)

黃氏兄弟 各有夢想

再問他們除了YouTuber之外,還有很想要做的事嗎?像是夢想之類的。
「我會想要演個電影,但目前應該是…..」哲哲話還沒說完,兄弟倆又開始深情對望~「有這個機會的話,希望可以。」
「因為我喜歡唱歌,所以我會希望可以有自己的歌曲。」瑋瑋如此說著。
「那你已經達成啦!」一旁的哲哲忍不住插話。
瑋瑋蛤了一聲,然後接著說:
「可是其實像YouTube就像是一個Dream job,怎麼講…..它是一個夢想的工作,時間很自由,而且它是我本來就喜歡的影音,那我又在裡面自己創作影音,然後觀眾又願意看我的影片…」
「所以你現在就是在完成你的夢想。」哲哲又插話了。
「對呀!我現在就在夢想裡面。」說到這裡,瑋瑋滿足地笑了起來。(撰文:戴嘉芬)

更多壹週刊報導

〈網紅兄弟檔2〉世紀大告白→黃氏兄弟的Men’s Talk

〈網紅兄弟檔3〉誰說只有女人的年齡才是秘密….

強強聯手! 「網紅組合」比「單兵出擊」更具吸引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