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藝人暗黑史3〉拍戲一集2.5萬 高盟傑瘋酒店花光錢【壹點就報】

高盟傑跟著開臨時演員經紀公司的父親發哥開始演員生涯,從15歲在閩南語劇《你子我子打咱子》領了第一筆「片酬」1500元,到他演出上百集《甘味人生》,一集2.5萬元,在八點檔是很高的酬勞了,但他「欠債人生」卻未止息,發哥說:「都怪他自己看上酒店小姐,錢到手根本不夠用。」 

發哥說,兒子一路都是他幫忙牽成,從高盟傑16歲時從華岡藝校夜間部休學,在汐止跟人混黑道,幫人討債、聚眾滋事,call機響,他就出門,到賭場砸桌子。沒場子砸時,他被發哥拉去當臨演。成為張作驥導演愛徒,也是發哥委託照顧。 

前幾年,發哥幫他跟好友說項,把他帶進三立《甘味人生》演員群,還談到一集2.5萬的價錢,但還是不夠用,為什麼?發哥說,「他迷上酒店小姐,一下戲就跑酒店,後頭還跟著幾個小弟吃喝,你算一下,片酬再多也不夠他花。」

 

高盟傑跟著張作驥導演打拼多年。
高盟傑跟著張作驥導演打拼多年。

早期高盟傑沒演戲時幫張作驥做製片工作。
早期高盟傑沒演戲時幫張作驥做製片工作。

「人家賺錢量入為出,他不是,都花光光。下班就去酒店,每天去捧場,每一禮拜酒店就要你付清簽帳30幾萬,你算一算,片酬用進去還倒貼。」 

高盟傑當時還沒大張旗鼓說要加入黑道,就很喜歡當「大哥」,發哥唉唷一聲:「現在這社會跟以前不一樣,現在兄弟要有錢,沒錢誰跟你?」 

發哥說,他和《春風愛河邊》製作人是老友,也介紹兒子過去演戲,等於為兒子「人脈用盡」。除此之外,這三年來,高盟傑僅2016演出《狼王子》、2017年《最後的詩句》、2018《台北歌手》,一年一戲要填飽肚子根本是問題。

 

發哥牽線,高盟傑演出三立《甘味人生》。
發哥牽線,高盟傑演出三立《甘味人生》。

發哥分析他「沒戲」的原因,「他太臭了,沒人敢用他」,「一下是借錢啦、一下有什麼負面新聞啦,之前製作人劉世範在三立開戲,也是考慮很久,做出不用他的決定。」 

其實高盟傑真的超不順,從「自吾束髮以來」都在「鍾錢」,當年他跟張作驥,張導要他好好選劇本,「不要只想賺錢」,害他不敢拍別人的戲,沒錢苦哈哈,餓到去酒店當少爺,做過地下期貨、搬運工、油漆工。 

這幾年來他的「副業」有拍賣手機主機面板、到鐵板燒店當廚師、開直播拍賣家中玉器,貼廣告接擦油漆工作。

 

高盟傑為求生,當過鐵板燒廚師。
高盟傑為求生,當過鐵板燒廚師。

發哥透露,最近鈕承澤導演新片《跑馬》,高盟傑也有演出,但就這麼衰尾,碰上該導被控告性侵,電影停拍。而高盟傑的師傅張作驥2015年因性侵案入監2年4個月。發哥說:「張作驥是被人跳的啦!」 

高盟傑的現在,被張作驥過去受訪時說中,「他以為自己表演很帥,他還能再演卒仔幾年?最多3年,演到爛,最後負債累累,最後生病⋯」 

曾在國際影展上發光發熱的張作驥和高盟傑,一個坐牢、一個「父不理」。
曾在國際影展上發光發熱的張作驥和高盟傑,一個坐牢、一個「父不理」。

發哥再三強調,「當流氓什麼的不會過(行不通),他也快40歲了,要重新開啟後半段的人生。這些都跟他分析過N次。」 

「他欠債也沒有欠很大條,但現在太臭了,痛改前非也來不及了,沒辦法像豬哥亮重新來過。我覺得高盟傑要再拍戲,很難啦!」(撰文:李筱雯  攝影:攝影組  圖片:壹傳媒資料庫、翻攝自網路)

壹週刊愛的提醒:抽菸、喝酒有礙健康!!吸毒人生走歪!!

發哥說高盟傑很衰,演出《跑馬》,也因導演鈕承澤被告性侵而停拍。
發哥說高盟傑很衰,演出《跑馬》,也因導演鈕承澤被告性侵而停拍。

發哥說兒子「太臭了,很難有戲拍」。圖為《春風愛河邊》劇照。
發哥說兒子「太臭了,很難有戲拍」。圖為《春風愛河邊》劇照。

【更多壹週刊新聞】
〈藝人暗黑史1〉父怒高盟傑混黑道欠債 「此生不見他」
〈藝人暗黑史2〉父泊車賺辛苦錢 高盟傑借30多萬失聯
小茉莉裙底小白褲走光 她受驚用手緊護下體
好噁!女大生傷口懶換藥 竟變肥蛆窩再慢就截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