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藝人暗黑史2〉父泊車賺辛苦錢 高盟傑借30多萬失聯【壹點就報】

高盟傑的父親高天發人稱「發哥」,早年在南港、汐止一帶走跳,開過「賭間」,也跟人聚眾滋事過,年長一點,發哥悔悟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於是開設臨時演員經紀公司,一路順風順水,沒想到借錢不還攪亂他老年生活的是親兒子。 

他的江湖味去不掉,是戲裡黑道的最佳人選,去年大賣的《角頭2》導演顏正國跟他認識,邀請他來演出,「我演戲都有台詞的。」意思是他並非一般大特。過去類戲劇很紅,他演過50多集《台灣變色龍》、《台灣風雲》、《玫瑰瞳鈴眼》。 

近年他只在好友力邀才「染黑」一下,這六年來他改做泊車,每天七點半上班,早上六點才下班。接下這工作時,他跟老闆要求有戲上門就放他去拍戲,「老闆跟我很熟,我一講他就ok。」

 

發哥在《角頭2》和鄒兆龍同框。
發哥在《角頭2》和鄒兆龍同框。

他說泊車沒有很累,還可以出門跟同事聊天,算很是愉快。話雖如此,一位60歲的長者每晚八點工作到早上七點,日夜顛倒,很挑戰體力;更別說寒流來時冷風颼颼了。 

發哥很自豪的是,自己不是黑道中人,但跟黑白兩道都認識,「保持禮貌性來往,我對人家客氣,人家也以禮相待,這是做人的道理。」所以朋友來酒店,他一日少則三千,多時可拿到六千小費,「養自己和老婆夠用了。」

偏偏高盟傑很惹事,弄得他很煩。發哥說:「我一路給他牽(閩南語拉拔),實在沒辦法了。」

 

發哥常在電影中飾演角頭。
發哥常在電影中飾演角頭。

發哥寒風中幫人泊車賺所費。
發哥寒風中幫人泊車賺所費。

兒子在10幾歲時走上爸爸年輕時的老路,在汐止跟人混,像八點檔劇情,在廟前跟人打架、找人聚賭、去跟人討債。「有一天有人跑來跟我說,高盟傑要跟人家去做大條的,我放話,你兩小時內不放他,我找人過來。」就此把高盟傑帶離黑幫。 

發哥覺得把兒子交給別人來帶比較有效,於是找上老友張作驥,「高盟傑跟在他旁邊八個月,在西門町租房子,拍戲時叫他幫忙做劇務、做製片,是這樣把他轉彎過來的。」 

2001年張作驥拍《美麗時光》,找了愛徒高盟傑、范植偉演出,2002年該片入圍威尼斯金獅獎,為台灣爭光,一個差點是小流氓的孩子登上國際大舞台,發哥激動萬分,以兒子為榮,他兩手比了個大方塊說:「台灣報紙報他在威尼斯的新聞都好大,我都有留著,我覺得超級有面子的。」

 

高盟傑被父親帶去給張作驥管教,後來和范植偉(右)演出《美麗時光》,大放異彩。
高盟傑被父親帶去給張作驥管教,後來和范植偉(右)演出《美麗時光》,大放異彩。

高盟傑該年也入圍金馬獎最佳新人、最佳男配角,此後每隔幾年就入圍金馬、金鐘、首爾戲劇獎,發哥如數家珍說:「一共入圍七次!」 

2012年,高盟傑以《當愛來的時候》入圍金馬男配,發哥西裝筆挺和兒子、吳雪鳳一起走紅毯,發哥這麼草根的人得此露臉機會,很得意兒子為他帶來的殊榮,照片一直都存在手機裡。 

可惜兒子還是走偏,彷彿命運一般,如他在《美麗時光》中飾演的「阿傑」,一個青春正盛、尚未理解人世的男孩終於走上黑道之路,人生黑化。

 

2012年,高盟傑帶父親和呂雪鳳走金馬紅毯。
2012年,高盟傑帶父親和呂雪鳳走金馬紅毯。

發哥(右)和兒子一起古裝登場。(高天發提供)
發哥(右)和兒子一起古裝登場。(高天發提供)

高盟傑16歲時曾被發哥抓到他吸安非他命,發哥氣到用藤條痛打他,這兩年傳出他每次「小額借款」是為了吸毒所需,發哥搖頭說:「我是看報紙才知道,我希望不是,我以前朋友10個有8個死於吸毒,藥吃一吃變『走水路』(靜脈注射),心臟負荷不了,很快就死。我這輩子最恨人吸毒,如果他吸毒我也沒辦法,我都跟他分析過N次了。」 

現在,高盟傑欠老父30幾萬,手機號碼換掉,人間消失,令發哥心灰意冷。他嘆氣說:「他應該也有想努力,我有看到他臉書登廣告說新年擦油漆,幫家裡除舊布新之類的宣傳,但沒有生意上門吧。那我可以泊車,你也可以想辦法啊!你錢要還不還看你的心,我不去找你要,也沒在勉強。」 

方才講到入圍獎項時他就逐一找跟兒子的合照,看著過去兩人一起走紅毯,他一下笑一下怒,咬牙切齒說:「我以前以他為榮,現在以他為恥。」(撰文:李筱雯  攝影:攝影組  圖片:壹傳媒資料庫、翻攝自網路)

 

壹週刊愛的提醒:抽菸、喝酒有礙健康!!吸毒人生走歪!!

高盟傑令老父失望。
高盟傑令老父失望。

【更多壹週刊新聞】
〈藝人暗黑史1〉父怒高盟傑混黑道欠債 「此生不見他」
〈藝人暗黑史3〉拍戲一集2.5萬 高盟傑瘋酒店花光錢
小茉莉裙底小白褲走光 她受驚用手緊護下體
好噁!女大生傷口懶換藥 竟變肥蛆窩再慢就截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