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藝人暗黑史1〉父怒高盟傑混黑道欠債 「此生不見他」【壹點就報】

《壹週刊》1月中接到爆料信,其中錄音檔中高盟傑聲稱刺青並宣布加入黑道,「要做就做大的,才能得到尊重」,並說「已經開始在帶小弟」,一番宣言等於放棄他在演戲上20多年的努力。曾推他進演藝圈改變人生的父親高天發(發哥)傷透腦筋,對兒子失望至極,表示這輩子不想再跟他聯絡,「不用再見面。」 

高盟傑之前就負面新聞不斷,傳出負債120萬,出拍戲時到處借錢,都三千、五千地借,搞到大家都怕他。債主包括和他演出《徵婚啟事》的隋棠,12萬未還。去年中,他做油漆工賺錢,不料半年多而已,他被爆染黑。 

高盟傑自稱加入黑道,老爸搖頭嘆息。圖為電影《美麗時光》劇照。
高盟傑自稱加入黑道,老爸搖頭嘆息。圖為電影《美麗時光》劇照。

《壹週刊》得知他曾開臨演經紀公司的父親發哥目前在做泊車工作,1月15日晚間九點55分,他出現在復興南路一棟大樓走廊,當晚涼風颼颼,泊車檯後的發哥看著手機,一下拿保溫瓶喝熱水,一下跟同事閒聊兩句。 

他偶而陷入沉思,用兩手搓揉臉部,好像心事滿肚。期間發哥做最多的事就是抽菸,真正「昏幾支又幾支」,僅僅一小時就抽掉五、六支菸。他抽菸時愁眉深鎖,每一口都吸得很用力。江湖味很濃,但也有慈父的容顏。 

《壹週刊》在旁觀察之後,上前和他打招呼,他說可以聊,「但不要亂講話喔,有同事在。」問他兒子加入黑道的事,他說:「我不知道。」又說:「哪有當流氓大張旗鼓的,他的頭腦不會那麼幼稚吧!」

 

1月15日晚間9點55分,《壹週刊》收到高盟傑加入黑道爆料信當天,其父高天發(發哥)去泊車賺錢,仍未知悉。
1月15日晚間9點55分,《壹週刊》收到高盟傑加入黑道爆料信當天,其父高天發(發哥)去泊車賺錢,仍未知悉。

《壹週刊》表示收到爆料信,他聽錄音檔確認是兒子的聲音。 

「我要好好稱職當一個流氓,以前可以,現在我也可以。」

「更應該當流氓,我覺得我有那潛能。」

「要兇就比人家還兇,要混就混最大的,要混就混最兇的。」

「我連刺青我都去刺了,我要這樣才能賺到錢。」

「這社會很現實,要把自己弄到一個位置人家才會尊重你。」

「我現在出去,哇!人人都尊重我, 再大尾的流氓都一樣,我現在開始帶小弟了。」

1月15日晚間10點20分,《壹週刊》記者上前表明來意,發哥要求聽錄音檔。
1月15日晚間10點20分,《壹週刊》記者上前表明來意,發哥要求聽錄音檔。

發哥聽了幾句仰頭大笑,「他有這麼笨嗎?有人當黑道要大張旗鼓的嗎?他講這個是開玩笑的吧?那我說我昨天才殺人,你信不信?意思是一樣的嘛!」一指神功彈開菸蒂之後,在風中瑟縮的發哥又點燃一支菸,說不想再理兒子,對兒子的煩心都寫在肢體動作上。 

爆料信提出高盟傑可能進行「人體仲介」,高盟傑對話截圖:「女優、藝人商演會依照不同知名度而價位不同。各位老闆千萬不要拿買裕隆的車要享受賓士的待遇!韓國藝人車模、海外伴遊、陪遊戲賭博,給我預算,我給你人選。招待服務、船趴、隱密性高,三五好友即可成行」,發哥斬釘截鐵說:「不可能」 

他哼一聲說:「沒有錢哪來的小弟啊,這個社會我看多了也走過了。」嗓音嘶啞的發哥不愧年輕時混跡過南港、汐止一帶,一下就命中「黑道之道」─「沒錢混不起來,沒錢沒小弟。」錄音檔中高盟傑說自己開始去幫人討債,發哥仍說:「這個我就不曉得了。」並說自己真的不想再管他的事。 

爆料信中附有高盟傑「人體仲介」的對話。
爆料信中附有高盟傑「人體仲介」的對話。

發哥氣兒子不爭氣,「每次都要幫他擦屁股」,枉費把他生得這麼聰明,卻用錯地方,但能舉出他聰明的地方也很偏門,「他從小個性就古靈精怪,我以前弄賭間,賭咖不夠,我說『去隔壁找阿峰來』, 他怕阿峰家人知道,就用眼神示意,小時候就很多小聰明。」 

發哥以自身經驗說「歹路不可行」,他年輕時候也拿過扁鑽刺傷人屁股,後來賠2萬多解決,所以沒有留下前科。兒子走鐘是不是受到他的影響?發哥說:「不可能,我常常跟他說,現在這社會,你混黑道是不會成功的,就是要好好做事,才有機會,他每次都說好,結果我又從報紙看到他的新聞。」 

高盟傑負債累累,到處欠錢,發哥說自己幫他處理過幾次債務,曾經陸續都有還,「但是舊的去了,新的又來,真的很累。他也一直跟我借錢,累積起來有30萬。」

 

爆料信中高盟傑的刺青照片,「要刺就刺大的!」
爆料信中高盟傑的刺青照片,「要刺就刺大的!」

去年高盟傑說改行當油漆工,發哥以為他終於走上正途:「他去工作有賺到錢,良心發現轉帳還我兩萬多,我在想他還有救,哪知道沒幾天又來借,我說這最後一次喔,過一個月又來借,這回我鐵了心,不借他了。」 

氣憤中,發哥再點菸一支,用力吸幾口神準彈入樹叢,動作漂撇。恨子不成材,一臉沉重,他不願說最後一次父子聯絡是否發生衝突,但這次借款未果之後,高盟傑換了手機號碼,發哥也不再跟兒子連絡。 

高盟傑欠債,父親擦屁股,發哥說不再想跟他聯絡。
高盟傑欠債,父親擦屁股,發哥說不再想跟他聯絡。

「因為很多人透過我找他,我才知道他換電話,我沒有他新號碼,也不會主動找他,他如果要找我,可以用臉書、Line,真的有心,可以聯絡到,但我是不想再見到他。我現在只想跟老婆過平靜的生活。」 

如果高盟傑來找他,他只有一句話:「各人作業各人擔」,「你都三十多歲的人了,這樣過日子要到什麼時候?我六十歲了,再活也是十幾年,你的日子還長,好自為之吧。」(撰文:李筱雯  攝影:攝影組  圖片:壹傳媒資料庫、翻攝自網路)

  壹週刊愛的提醒:抽菸、喝酒有礙健康!!吸毒人生走歪!!

高盟傑黑化又漂白之後,發哥也曾有過三代同堂開心的日子。
高盟傑黑化又漂白之後,發哥也曾有過三代同堂開心的日子。

【更多壹週刊新聞】
〈藝人暗黑史2〉父泊車賺辛苦錢 高盟傑借30多萬失聯
〈藝人暗黑史3〉拍戲一集2.5萬 高盟傑瘋酒店花光錢
小茉莉裙底小白褲走光 她受驚用手緊護下體
好噁!女大生傷口懶換藥 竟變肥蛆窩再慢就截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