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監視器大戰3〉虐童蒐證可以  柯文哲抓違停就不行【壹點就報】

俗話說:「抓姦要在床!」但是外遇男女偷嚐魚水之歡之際,被不速之客闖入偷拍,真的就算抓姦成功?再從宅男女神小茉莉和醫美小鮮肉徐維孝在元和雅醫美診所偷情遭監視器測錄後,所衍伸的醫師和診所搶客人糾紛,進而引爆的偽證無罪案,顯示抓姦在床、以及有圖有真相的證據資料,逐漸在法院受到挑戰。

資深法官指出,《刑事訴訟法》上有所謂「證據排除法則」,簡單來說,就是以違法程序所取得的證據,不能在法院上作為呈堂證供,目的是要遏止具有公權力的司法警察機關和檢察機關以違法偵查和蒐證方式取得證據,以免人民遭到國家暴力和公權力的不當侵害,這也是《憲法》保障人身自由的正當法律程序原則。

不過,最近一連數件的虐童案,受到社會極大關注,如果監視器拍到兒童受虐案,因為事關兒童人身重大危險,原則上可以當成法院的呈堂證供,不適用上述「證據排除法則」。另外,在家中裝設監視器拍攝外傭或保母照顧老人家或幼童情形,萬一拍到虐待老人或兒童畫面,一樣有證據能力。

各縣市政府都會在路口裝設監視器,防制治安死角,高院法官認為縣市政府不能任意利用監視器抓違停。(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各縣市政府都會在路口裝設監視器,防制治安死角,高院法官認為縣市政府不能任意利用監視器抓違停。(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但資深法官提醒,家中監視器只能裝在客廳或老人房或幼童房間,不能裝在廁所和外勞房間等私密空間,以免不肖屋主趁機拍攝外傭或保母私密畫面。

再者,台灣大街小巷的路口,常有里長為里內治安和里民安全裝設監視器,如果這些監視器拍到小偷偷東西,或強劫、強盜等重大刑案,一樣能在法院當證據,但不宜拿這些監視器畫面當成取締交通違規或停車的證據,因為路口監視設置的目的是為了治安,而不是為了抓交通違規和違停等小案子,否則就是「目的外使用」。

高院法官錢建榮就曾因此撤銷好幾張交通罰單,錢建榮還甚至為此隔空嗆台北市長柯文哲,強調如果到處都有監視器取締違停,「豈不是到處都有老大哥了!」

此外,在非屬公權力的私人取證上,最高法院傳統上認為不需排除證據能力,除非私人故意對被告使用暴力、刑求等方式所取得證據,才會排除私人取證的證據能力。以 C 男會同徵信社業者對太太 C 女抓姦在床案例,就是先違法侵入小王 J 男家,還粗暴掀開 C 女身上被子猛拍照,明顯是以暴力取證的真實案例,因此不被高院採信通姦罪證。

民眾可在家中的公共空間裝設監視器,防制老人和幼童遭外傭或保母施虐,但不能在廁所或外傭房間裝設監視器,避免屋主趁機偷拍外傭私密畫面。(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民眾可在家中的公共空間裝設監視器,防制老人和幼童遭外傭或保母施虐,但不能在廁所或外傭房間裝設監視器,避免屋主趁機偷拍外傭私密畫面。(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然而在元和雅醫美診所控告病患偽證案例中,診所內雖然張貼「錄影中、請微笑」等字樣,並對病患和醫師測錄畫面和對話內容,卻仍然不被高院納為偽證罪的證據,顯示法院已逐漸對私人取證的證據能力提高定罪門檻,就算不是用暴力、刑求等方式的私人取證,只要當初蒐證方式不符原先預定的錄影目的,一樣不能當作呈堂證供。

資深法官指出,上述法律見解可能著眼於診所和病患之間「資訊和武器不對等」,因為相較於診所的財力和人力,病患明顯居於劣勢,如果診所原先裝置的監視器只是為了避免醫病糾紛,事後卻把監視器畫面拿來制約醫師出走或病患出庭證言的工具,恐怕就不符合當初設置監視器的目的。

 不少法界人士認為,高院上述法律的見解對於人權保障更往前邁開一步,一位資深法官判斷,以後可能還會有更多法官對類似案例做出有利於被告的判決,「這對於弱勢者來說,絕對是件好事」。(撰文:專案組)

更多壹週刊報導
〈監視器大戰1〉診所抓內鬼 錄到女神喊強姦你無效
〈監視器大戰2〉非法破門抓姦 拍到勃起也告不成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