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功夫片】匠師飛簷走壁 宮廟神技失傳ing

中台灣炙熱的陽光讓人睜不開眼,師傅熟練的跨過雜亂的寺廟工地,緩緩走過來露出了靦腆的笑容說:「哩厚!哇係林宏烈!哇係做寺廟剪黏ㄟ師傅。」他找了一個涼亭的角落坐下,操著道地的嘉義腔台語,像是在大樹下說書般,閒聊著他已經做了四十幾年的廟宇剪黏工作。

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什麼是寺廟剪黏?剪黏是廟宇屋脊上傳統裝飾物的製作手法,台灣早期使用陶碗或玻璃來剪碎再鑲嵌黏在設計好的水泥形體上,現在則使用陶瓷片比較堅固耐用也不像玻璃容易脫落。剪黏的樣式有山巒樹林、花鳥蟲魚等,而龍、鳳則是廟宇屋頂最常見的剪黏裝飾。有些取材自歷史演義故事或是民間神話傳說,像是八仙過海、封神榜等人物。北中南的寺廟各有不同的剪黏風格,不同的匠師派別傳承下來的手法也不同。例如北部的龍頭較短而南部龍頭較長,龍頭、龍身的彎度或龍的嘴巴張開的大小也不盡相同。以前做的龍的長度尺寸較小約八到十呎,現在做的都比較大型,龍的長度甚至到十三、十四呎都有,而且現在的廟宇比較重視龍旁邊的五彩雲或是海浪的配件,也會要求整體搭配的空間設置感。

林宏烈從國中畢業16歲做到今年快60歲已經做了40幾年的寺廟剪黏,經手完成的大小廟宇有七八百間,早期做過板橋媽祖廟、林家花園後面的佛祖廟、南勢角烘爐地的土地公廟。今年九月份剛完成的是彰化埔鹽的九龍宮,宮廟門前兩個八呎高的立體浮雕大龍柱是林宏烈製作的,兩個龍柱共有九條龍盤踞,不僅每隻龍頭龍身龍尾都看的見,形體姿態也不相同。塑形施工的過程繁複耗時,完全憑藉著老師傅的經驗來完成。九龍宮的龍柱算是林宏烈最滿意的剪黏代表作!他在現場講解製作的過程時,眼中盡是閃爍著光芒,在他黝黑的臉龐中看到驕傲的線條!

寺廟剪黏這份工作不僅僅是技術的工法也是極大的體力考驗,常常要在陡峭的寺廟屋頂工地上爬高爬低有相當的危險性,頂著寒風或烈日下曝曬數小時施工是家常便飯,如果不是像憨人一樣堅持著自己喜歡做的事,又怎能一路走來不喊苦呢?他一頭栽進這個工作,在不斷的修正中找到自己的手感風格,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並且不斷提醒自己和要求自己要做好才能達到標準,對神明也有交代。林宏烈表示:「現代人網路發達可以比較參考的地方很多,藝術這種東西不進則退,你如果沒進步就是退步,沒退步就會跟不上人家。有心就一定會做得好!」他堅持做下去不僅是對這行業有興趣,也表示是跟神明的緣分!因為廟是神明住的地方,把廟做好神明住得舒適也是一種成就感!神明也會保佑平安!

此外,林宏烈也有著為人著想的敦厚心腸!有時廟方改建的修繕募款不順利時,他曾主動降低自己的工程款協助廟方順利完成改建。人品的口碑再加上認真態度和純熟技術也是廟方之間口耳相傳的好師傅。林宏烈表示:「這藝術就像人家辦桌一樣有人喜歡鹹有人喜歡淡,廟頂的藝術他的主體不會跑掉,你做出來的比別人堅固,經過颱風地震都沒有損害,有時候你做出來的作品經過時間的考驗,廟方大部分要求堅固比較重要,外觀也是要大器。我們就是要依廟方的想法來做,順主人意才是真功夫。」

但是隨著時代的變遷,台灣寺廟的剪黏藝術一如許多傳統文化逐漸凋零中,工作環境的辛苦讓老師傅找不到傳承的學徒,形成了銜接的斷層,再加上以前用手工精雕細琢部分慢慢被大陸進口的成套模組取代,廟宇間的差異性越來越小。林宏烈感嘆:「現在科技進步藝術越來越不值錢!有時候會覺得藝術價值越來越少!廟宇藝術以後會演變成怎樣也只能順其自然,當一天和尚敲一天鐘。我們既然做了就有頭有尾的完成!有時候比較辛苦是為了達成自己的理想。一間廟的完成也讓我們付出的代價值得,就有那意義在裡面!」

下次當你經過廟宇,記得駐足欣賞那矗立在屋簷上的龍飛鳳舞剪黏工藝。那是傳統工匠的「裝置藝術」表演舞台!他們花了畢生的心力只為了延續台灣廟宇的傳統文化,也許寺廟剪黏這個工藝有天會消失,但是這些沉默的藝術家曾讓台灣的廟宇天空剪黏出專屬於信仰的色彩繽紛。(陳恒芳、侯世駿、陳卓邦/彰化報導)

有些剪黏裝飾要直接在廟宇上面施作。陳恒芳攝
有些剪黏裝飾要直接在廟宇上面施作。陳恒芳攝


林宏烈看著自己製作的剪黏裝飾,內心滿是成就感。陳恒芳攝
林宏烈看著自己製作的剪黏裝飾,內心滿是成就感。陳恒芳攝


林宏烈開著小貨車到達寺廟的工地,車上放著鐵絲、水泥、陶瓷片等等製作工具,開始一天的工作。陳恒芳攝
林宏烈開著小貨車到達寺廟的工地,車上放著鐵絲、水泥、陶瓷片等等製作工具,開始一天的工作。陳恒芳攝


林宏烈仔細彎著鐵絲來製作內部的支架。陳恒芳攝
林宏烈仔細彎著鐵絲來製作內部的支架。陳恒芳攝


林宏烈檢查綁好的支架,製作完成的細緻度全憑一開始支架的藝術美感來成就。陳恒芳攝
林宏烈檢查綁好的支架,製作完成的細緻度全憑一開始支架的藝術美感來成就。陳恒芳攝


林宏烈爬上寺廟屋頂比對擺放的空間比例和實際大小再不斷的修正。陳恒芳攝
林宏烈爬上寺廟屋頂比對擺放的空間比例和實際大小再不斷的修正。陳恒芳攝


林宏烈把攪和好的水泥塗在支架上,等乾了之後一層又一層的加上去。陳恒芳攝
林宏烈把攪和好的水泥塗在支架上,等乾了之後一層又一層的加上去。陳恒芳攝


林宏烈把挑選好的材料一片片剪裁成符合的形狀。陳恒芳攝
林宏烈把挑選好的材料一片片剪裁成符合的形狀。陳恒芳攝


林宏烈把不同顏色的陶瓷片用鑲嵌的手法黏在支架上。陳恒芳攝
林宏烈把不同顏色的陶瓷片用鑲嵌的手法黏在支架上。陳恒芳攝


龍的姿態表情及色彩拼貼美感就是師父的真功夫。陳恒芳攝
龍的姿態表情及色彩拼貼美感就是師父的真功夫。陳恒芳攝



(本篇圖文由《蘋果日報》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