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童嵩珍性愛論】為求性慾玩跳蛋剃陰毛 這是變態嗎

「這兩星期都很忙,上週的功課都沒做,老公是有讓我練習,但是只有一次。」筱如是一位產後性交疼痛的個案,因為生產過後覺得下體疼痛而沒有性生活,一過就是兩年。最近因為老公受不了,要求如果不改善就離婚,進而尋求幫助。

筱如一進診間就開始哭,訴說老公為了要她有性慾,要求她每天要用跳蛋練習;要她陰部變緊,每星期要用聰明球進行鍛鍊;要剃光陰部的毛才有興趣和她做愛;一連串不可思議的行徑讓我們對她感到同情,對她先生產生「不可思議」的看法。

為了要了解事實的真相,我們照慣例先檢查她的陰道是否有無法進行性交的痙攣狀況,結果的確有因久沒進行疏通而有緊張的狀況,但沒如筱如描述的「難以進入」情形,但筱如仍堅持是性交疼痛。

第二堂,筱如和先生一起來。一進治療室,老公一語不發,好似外面又吵了一架剛結束似的,筱如板著臉無辜樣。原來老公說他已經不想這樣一直糾纏,「睡沙發」的日子真『藍瘦香菇』。

「目前狀況是如何?」依據多年性治療的經驗,情況好似超出原先設定性交疼痛的生理問題,進而轉向心理或兩人性交不協調的狀況。
「就她每次都藉故弄家事,搞到很晚才上床啊!」老公首先發難。
「我沒有呀!每次家事你都不幫忙,小孩的事又不是在行程中說搞完就搞完的。」老婆接續。
「我有幫你弄呀!但是你都說我弄不好,要自己再弄一次,那我不就白做了!」

喔!原來是家事的分配擠壓到性生活的時間呀!這個好辦,就協調一下,合理的非配與不要太計較應該就可以了,但是好似沒那麼容易。

老公又說:「從結婚到生孩子前,6年只做10次,生後到現在2年都沒有,這要怎麼說?」
「就沒有性慾呀!」老婆說。「你每次都說要我有性慾再做,你不是野獸,沒性慾就不要勉強,問題是我從小到大都沒性慾,不勉強,這該怎麼辦?」

沒性慾是個很難的問題。我們都知道,理解性慾和性問題時,就好把它當成夫妻間共同的事,從共同的角度加以切入,用自在又有效的方式來思索、討論和看待性慾。因為此次來求治的案主是女性,因此我們想先從女性部分開始著手進行討論,而女性的性慾又和伴侶有關,因此,先釐清筱如自身對性的觀點,是負向的性觀念?還是老公的要求古怪?或是協調問題?

首先,我把性問題先拋出來。請問,彼此有花時間單獨相處?有進行身體上的接觸或前戲嗎?有進行口愛嗎?有進行手愛?

老婆低著頭啜泣,說老公老是拒絕他。上次回家「做作業」,老婆幫老公(手愛),但老公說很痛,就不要繼續了。老公說,她不知道弄什麼潤滑液,黏黏的,一用就乾了,很痛,而且越搓屑越多,弄得陰莖好噁心;後來說口交,她說那潤滑液不知能不能吃?給我去廚房拿橄欖油,一整個像義式香腸拌沙拉,你覺得我會想繼續?老婆幫我口交,她說我那兒有味道,可以抹些什麼去味?一整個嫌我。老師,你有看過(口交)要一直換保險套嗎?那次,我就換了5-6個。

老婆也抱怨,曾經想去摩鐵(Hotel)做愛,但被老公拒絕,原來是,老公早上才去參加一個告別式,下午要上摩鐵,心情轉換不過來,才無法配合老婆的要求。

性治療的核心就是把性上的問題釐清,慢慢抽絲剝繭細心探討解決。筱如的性交疼痛,一開始看似老公的跋扈所致,原來發現是老婆在性觀念上的負向因素所造成性協調的問題,因此,在治療過程中以先轉換老婆的性態度優先,改變老婆對性的接納度,兩人的性回到「正常」應該不難。

作者簡介: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主任,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理事長。畢業於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美國性學家學院(ACS)專業性學家。專長:男性性功能障礙、女性性交困難及伴侶關係改善,並於開設「性健康粉絲專頁 」免費線上回答性愛問題。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