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不只是手藝】父怕他娶嘸某 他靠彩筆娶回高自己30cm的妻 (下)

「人家常說有的人剛看親像猴,越看越緣投,我就是這種類型,太太也是這樣才注意到我。」虎尾彩繪畫師田榮鈐和太太身高相差將近三十公分,當年參加他們婚禮的賓客看到新娘比新郎高大許多,都露出驚訝表情,「很多人都很好奇,問我太太是怎麼看上我的,我太太都說『我先生很有才華』。」

 自幼愛畫 父親憂心

田榮鈐自幼就喜歡畫畫勝過讀書,十六歲到台北當電影看板學徒,後來回到故鄉雲林虎尾接下白宮、國民等四家戲院的電影看板工作,一度案子多到畫不完,「最風光的時候,曾經趕工趕到好幾晚沒睡覺,以前我爸爸都說我如果不讀書就要去『撿牛糞』,那段時間終於可以讓他為我感到驕傲。」

田榮鈐國中畢業就去學畫電影看板,父親一直擔心他因為職業和身高討不到老婆。
田榮鈐國中畢業就去學畫電影看板,父親一直擔心他因為職業和身高討不到老婆。

只是田榮鈐的身高比一般男生矮小,父親晚年一直擔心他娶不到老婆,不時為他終身大事沒有著落而憂慮。

師長建言 尋妻標準

終究,父親直到往生,還是來不及看到他成家。他也因為時代潮流衝垮一間間戲院,電影看板被輸出海報取代,而不得不改行,轉往幫布袋戲片場畫背景。

「那陣子我跟朋友借了間店來畫背景,我太太就在對面做美髮。」他記得老師曾告訴他,長大一定要找高個兒女生結婚「洗基因」,「我第一眼看到我太太,就『哇』了一聲,想說這女生怎麼那麼高?老師說的應該就是這一個吧,立志要把她追到手。」

 

田榮鈐畫過許多知名電影,《玉卿嫂》即是其中之一。(田榮鈐提供)
田榮鈐畫過許多知名電影,《玉卿嫂》即是其中之一。(田榮鈐提供)

他強調自己不只畫圖很有毅力,追女生也一樣,「雖然她那麼高,我的個子這麼小,但我不會輕易放棄。」太太就這麼被他追到手,且為他的繪畫才華深深折服;二人結婚時,因為父親已經不在世,還是由當時最紅的布袋戲大師黃俊雄代替擔任主婚人。

他笑言對妻子的感謝:「過去我常常為了身高而自卑,我不希望孩子步上我的後塵,幸好我太太基因比我強,三個女兒當中有二個的身高都超過一百七十公分。」

然而,太太的付出不只生育三個女兒,「她剛嫁我的時候,我正在黃俊雄錄影帶公司工作,那時候布袋戲錄影帶剛開始起步,老實說福利並不好。」後來他再轉做廣告看板,太太為了幫他,放棄原本的美髮工作,特地去學電腦繪圖。

妻子的身高比田榮鈐高約三十公分,二人結婚當天,不少賓客都露出驚訝表情。(田榮鈐提供)
妻子的身高比田榮鈐高約三十公分,二人結婚當天,不少賓客都露出驚訝表情。(田榮鈐提供)

妻子猝逝 自責內疚

田榮鈐個性重視朋友,朋友開口借錢,他總是沒有二話就答應,甚至為人作保,導致房子被拍賣。加上田榮鈐一度因為賣玩具模型槍,被警方指控有殺傷力,因而入獄四十天,他的妻子日日以淚洗面,時時到法院門口請願,希望為他平反。後來,法院判定他的模型槍殺傷力不足構成危險,把他放了出來,太太卻就此落下嚴重失眠的病根。

幾年之後,他的太太因心肌梗塞突然病逝,「那天傍晚我們去掛完看板,收工回到家,她吃完一個便當後就喊著不舒服,很快就失去意識,最後竟失去生命跡象……她還那麼年輕,才四十一歲……」

結婚時由知名布袋戲大師黃俊雄(左一)當主婚人,田榮鈐相當感嘆父親生前沒能看到他娶妻生子。(田榮鈐提供)
結婚時由知名布袋戲大師黃俊雄(左一)當主婚人,田榮鈐相當感嘆父親生前沒能看到他娶妻生子。(田榮鈐提供)

田榮鈐忍著情緒,說得淡然,甚至搞笑,「她以前跟我講她的身高是一百七十五,但她過世的時候,人家來驗屍,跟我說你太太身高一百八,我說『什麼我太太有一百八十,我竟然被她騙了那麼多年』。」

彩繪新生 陽光再現

但嘴上說得雲淡風輕,眼神卻藏不住傷痛。他唱起太太生前最愛的一首歌,黃乙玲演唱的《駛孤帆》,「日頭漸漸沈落西,為何你也抹來,到底為什代,害阮心內亂亂猜……你是我全部的愛,不免我講你嘛知;啊~不通放我一個人,孤單駛孤帆」,落寞說道:「我讓太太吃太多苦了,現在聽到這首歌就會很難過。」

還好老天爺給了機會,讓他因為彩繪而重新受到鼓舞,「人生不可能沒有低潮,我一度自己會被淹沒,但選擇面對,陽光就慢慢進來。」現在的他選擇重新站起,重新拿起畫筆,為地方社區的牆面,也為人生塗抹上不一樣的色彩。(撰文:謝祝芬 攝影:吳致碩、許鴻財)

更多壹週刊新聞

●【不只是手藝】Ep:1 三合院裡的最後冰杓匠

●【不只是手藝】Ep:2 北港到中和 250公里外的哨角連線

●【不只是手藝】喪妻酒駕 畫師彩繪贖罪翻轉人生(上)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