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不只是手藝】喪妻酒駕 畫師彩繪贖罪翻轉人生(上)

人生就是一個調色盤,黑白還是彩色都掌握在自己手中,人生就是這樣。我走過來了,振作起來了,好希望天上的太太也知道。
----虎尾彩繪師 田榮鈐

寧靜的午休時刻,嘉義民雄菁埔社區因為一群遊客的到來而喧擾起來。遊客輪番靠著三合院外牆,與牆上的各式彩繪貓咪合影,驚呼連連,「這些貓畫得有夠像,親像真的同款。」

角落裡,畫師田榮鈐蹲坐在牆邊的小板凳上,拿著刷筆為壁畫補色。聽見遊客的評論,他想起先前更誇張的反應,「常有狗以為這些壁畫是真貓,一直對著吠;也有人以為畫中背景是真的,差點騎腳踏車撞進牆壁。」

酒駕被罰 畫貓成名

田榮鈐是中部小有知名度的彩繪壁畫師,作品分布於台中、斗南、虎尾、嘉義、台南多個社區、學校;一度,因為替斗六統一超商保庄門市彩繪內外牆而受矚目,後來又被多家統一超商延攬,最遠曾到台北松山機場,為松山門市的統一超商彩繪牆面。

田榮鈐的彩繪以貓系列為主,他畫過的幾個社區也成觀光景點。
田榮鈐的彩繪以貓系列為主,他畫過的幾個社區也成觀光景點。

因為幫社區彩繪而翻轉人生,田榮鈐覺得是老天爺對他特別眷顧。
因為幫社區彩繪而翻轉人生,田榮鈐覺得是老天爺對他特別眷顧。

與其說他名氣大,不如說是運氣好。「我曾經二度酒駕被抓,第一次勉強湊了五萬元去繳罰金;第二次又被抓,繳不出錢來,只好服社會勞動役抵罪。」過去,他長期擔任電影看板、布袋戲背景畫師,為了將「工」折罪,法院將他分配到斗六一處村落,義務替社區作壁畫彩繪。

幾個月裡,田榮鈐畫完這個社區,又畫那個社區。勞役時數滿了,更多社區、機關學校繼續付費延請他作畫,他的身分也從「阿鈐」變成「田老師」;所完成的社區彩繪,陸續被當成觀光景點,吸引遊覽車載客前來。像是嘉義民雄菁埔社區,一度在過年假期湧入十幾萬名觀光客,以及一攤攤隨著人潮風向球而來的香腸、叭噗小販。

田榮鈐替斗六統一超商保庄門市彩繪內外牆。
田榮鈐替斗六統一超商保庄門市彩繪內外牆。

太太猝逝 神傷愧疚

出乎意料的發展,田榮鈐受寵若驚,卻又深覺「見笑」。「那時太太突然過世,我很傷心,連塔位都買了二個,想要跟著太太一起去。」談起太太,他除了難過還有歉疚,「我原本是虎尾幾家戲院的電影看板畫師,也曾幫黃俊雄布袋戲畫背景,但太太嫁給我沒幾年,遇上電影看板逐漸被輸出海報取代,我得四處接廣告過活,她幾乎沒過上一天好日子。」

捉襟見肘的日子,夫妻甚至得合吃一碗麵度過一餐。「我的身高只有一百五十二公分,太太卻擁有修長的模特兒身材,比我高約三十公分,別人常問她為什麼嫁給我,她都說『我先生很有才華』。」無奈婚後十幾年的一個傍晚,太太突然心肌梗塞離世,「我好希望有天能讓太太吃好穿好,這下完全來不及了。」

田榮鈐被愧疚與傷痛擊垮,以為買醉可以忘記傷痛,但他第一次酒駕被逮,依然沒有學乖;第二次酒駕,被法官勒令前往社區彩繪贖罪。此時,命運之神再次大手一揮,在他自覺黑白的人生添入顏色,讓他創作的彩繪作品大受歡迎,「那時我才發現,人生就像一個調色盤,要調成黑白或彩色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妻子身高約一百八十公分,田榮鈐在她身旁顯得更形嬌小。(田榮鈐提供)
妻子身高約一百八十公分,田榮鈐在她身旁顯得更形嬌小。(田榮鈐提供)

由於多數作品以貓為主,旁人都以為他只會畫貓,但他其實無所不畫:「畫電影出身的人,不會界限畫什麼。」會畫貓,是因為第一個社區理事長的建議,後來發現現代人很需要「被療癒」,便繼續畫貓,「不少人寧可養貓狗作伴,不願意跟人作伙,知道我畫了許多貓之後,開始有人寄自己的貓照片給我,我都盡可能地畫進壁畫中。」

身高更矮 不再自卑

身高矮人一截的自卑感,亦漸漸在色彩繽紛的壁畫中轉為暈淡。「因為我個子小,朋友故意給我一個外號『百九仔』(身高一百九十公分),以前我會很在意,但現在若是有人喊我『百九仔』,我會反過來叫他『百五仔』。」身高依然只有一百五十二,甚至因年紀漸長而「老倒縮」,又少了一、二公分,但田榮鈐的心志一公分一公分往上長,成了名符其實的「百九仔」。

「人生不可能沒有起落,就好像我的畫,有人會說畫得很棒很喜歡,但也有人會批評,說我畫得很怪。」在人生谷底繞了一圈,他感激老天爺為他開啟另一扇窗,「我因為酒駕而去彩繪,還因此在地方創造一點知名度,是我比較好運,讓我可以在犯錯之後還能有機會重新站起,這也表示我們雖然只是各行各業的小角色,但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社會就會認同我們。」

再談太太,愧疚依然,「很多人都以為還有時間,卻不知道親人能在你身邊陪伴的時間卻已經不久了。」但他已然轉念,「我的內疚一輩子不會消失,但我走過來了,好希望天上的太太也知道我振作起來了。」(撰文:謝祝芬  攝影:吳致碩、許鴻財)

更多壹週刊新聞

●【不只是手藝】Ep:1 三合院裡的最後冰杓匠

●【不只是手藝】Ep:2 北港到中和 250公里外的哨角連線

●【不只是手藝】父怕他娶嘸某 他靠彩筆娶回高自己30cm的妻 (下)

人生要黑白還是色彩可以自己調,這是田榮鈐走過低谷後的感受。
人生要黑白還是色彩可以自己調,這是田榮鈐走過低谷後的感受。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