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尖尾戰恐龍1〉陳師孟為扁直攻選妃分案 最高法院很挫【壹特報】

蔡英文總統上任後,憑藉全面執政優勢提名 11 名監委,其中最受矚目者,莫過在自己的部落格「尖尾週記」中,以「真正的司法獨立是靠自己爭氣贏來的,讓想找麻煩的人都無話可說」的旗幟鮮明挺扁獨派大將陳師孟。

陳就任前,曾劍指辦綠不辦藍的恐龍司法官,就任監委後,先約談當初辦扁案的一審法官,調查周占春合議庭承審的扁案併給蔡守訓合議庭是否公平,據傳此案問題不大,使翻扁案陷入膠著;但今年 5 月,最高法院爆發分案不公疑雲,立委周春米也曾質疑最高法院分案「像選妃」。陳師孟似看到破口,遂與另位監委高涌誠一起踢館最高法院的「選妃式」分案。此案在今年底就要有結果,據了解,陳師孟「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的翻案方式,現在正讓最高法院皮皮挫。

今年 8 月,陳、高兩人與另位監委蔡崇義一起「突襲」最高法院調取分案資料,且據指出,陳師孟等人調查最高法院分案問題已經接近尾聲,若結果對最高法院不利,不但最高法院院長會有麻煩,恐怕連當初扁案的分案程序正當性,都可能一併出問題。

最高法院的分案問題由來已久,相較於一、二審法院的電腦分案和重大社會矚目案件的公開抽籤方式,最高法院分案模式卻古老而神秘;雖然前總統馬英九廢除「保密分案制度(不讓外界知道案子分給哪個法官承辦)」,但最高法院仍未完全實行電腦分案,而是先用電腦分出案件的流水號碼,再以人工分案給法官,因此引發分案公平性的問題。

高院庭長楊絮雲調到最高法院時,疑遭分案不公罷凌,監委陳師孟、高涌誠等人主動調查,希望本案成為扁案突破關鍵。(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高院庭長楊絮雲調到最高法院時,疑遭分案不公罷凌,監委陳師孟、高涌誠等人主動調查,希望本案成為扁案突破關鍵。(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至於為何最高法院分案問題,為何可讓陳師孟「順便追查扁案」?這個「天上掉下來禮物」般的機會,要從高等法院庭長楊絮雲說起。

辦民事案件出身的楊絮雲,106年9月與其他二審法官一同調到最高法院歷練,原來是一場學習之旅和經驗傳承的美事,不料卻變成她的一場惡夢,關鍵在於分給她的案子又多又難。

最令人非議的是,連 529 人提告、求償 27 億元的 RCA 工殤案這樣的重大工業污染案,竟也分給不屬環境污染專庭的她。事後院方也沒主動讓她減分案,更沒給她行政資源,每天度日如年的楊絮雲,最後只好直接向司法院長許宗力反映,讓她以侍親為由火速調回二審。妙的是,後來 RCA 工殤案轉分給其他法官承辦,卻能減分案,立馬呈現「一個案子、兩套標準」。

何以最高法院如此對待一位女法官?法界傳言,這跟楊絮雲是由現任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委員長石木欽推薦到最高法院有關。楊的丈夫周盈文擔任高等法院行政庭長時的高院院長就是石木欽,石在蔡英文執政後,被認為是接掌最高法院院長的人選之一,因為石不管學經歷,都比現任最高法院院長鄭玉山高上一截,有法界人士揣測,楊可能被認定是石的人馬,才慘遭修理。

有意思的是,最高法院一直強調分案沒問題,卻又在 6 月間邀請媒體記者參觀電腦分案室,後來還請司法院長許宗力等高層去參觀。不過,外界質疑分案聲浪不斷,立委周春米也公開質疑最高法院民事案件分案「像選妃」,案子上訴一年多卻不分案!

最高法院遭陳師孟、高涌誠等監委調查分案不公疑雲,萬一屬實,最高法院將有大麻煩。(攝影:壹週刊資料照片)
最高法院遭陳師孟、高涌誠等監委調查分案不公疑雲,萬一屬實,最高法院將有大麻煩。(攝影:壹週刊資料照片)

監察院從媒體得知相關訊息後、遂剪報分案,由監委高涌誠主辦,與另兩位監委陳師孟和蔡崇義合組 3 人小組展開調查。今年 8 月間,高涌誠、陳師孟和蔡崇義「突襲」最高法院,帶走最高法院分案資料,讓法界覺得監委這次調查是「玩真的」。

對此,最高法院否認分案有問題,認為楊絮雲會分到 RCA 等重大案件,只是一連串的巧合和意外,而且當初楊剛調到最高法院時,最高法院還打破慣例,讓包括楊在內的其他剛上三審法官不用分攤每人 14 件的案子,現在卻被誤解成分案有問題,讓相關承辦人員都感到心灰意冷。

最高法院分案有沒有問題,是否真的可能拿來當做報仇的工具,有待陳師孟等監委查辦釐清,不過本案意外成為陳師孟替扁案翻案的關鍵,因為如果最高法院分案確實有問題,就可以追溯到當初陳水扁被判刑確定的分案程序是否公平。外界都等著看,監委與最高法院和司法院,如何過招與接招。(撰文:項程鎮)

更多壹週刊報導
〈尖尾戰恐龍2〉陳師孟踢館 意外踹翻審檢的秘密世界
〈尖尾戰恐龍3〉蔣中正文膽之孫 法界龍頭頭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