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詩人多寂寞2〉失戀等不到救贖 瘋癲昏死沙灘【壹特報】

知名詩人任明信,2013年出版第一本詩集《你沒有更好的命運》時,遭遇感情變故。這件事給他很大打擊,讓他對人生的虛無更加陷入無解,最後拋下工作,到海邊尋短見。

任明信為情自殺未遂,自我放逐至今。
任明信為情自殺未遂,自我放逐至今。

這是重大的失戀。任明信的對象是多年好友,兩人從朋友變成情侶,在爭吵中彼此磨合,最後成為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事。任明信回憶起分手過程,無限感慨:「我過去曾有過一個伴侶,在那之前是很久的朋友。後來我們分開,我陷入崩潰跟失能的狀態。」

當時任明信研究所畢業,在高雄的咖啡館擔任店員。他整個人垮掉,陷入了毀滅狀態。他丟下工作,詩集出版也無法兼顧,整個人廢在家裡:「我和那個伴侶在一起分享過的東西太多了,幾乎沒辦法出門,到哪裡都是她的影子。在家也很痛苦,到處都是我們一起生活的痕跡。」當時,任明信無法進食,渾渾噩噩生活:「在一個月的時間裡面,每天都不想吃東西,只能睡跟發呆,也不跟外界連絡。那時候我正要出第一本詩集,但我不在乎詩集了,也不想要做什麼。」

後來,任明信還是設法振作,重新回歸正常生活,繼續從事咖啡工作,但一切已不同。任明信回想當時:「本來我一直覺得人生沒有意義,遇到她之後,發現人生有了寄託。我們的分開跟幻滅,替我的生命帶來新的契機。我也在那階段,完成了我的第二本詩集《光天化日》。」

第一本詩集跟第二本詩集相隔兩年,在這兩年中,任明信承受失去伴侶的痛苦,一邊認為,既然生命中總會有人給予救贖,也許可在常規的生活中找到意義。但事與願違,兩年當中的反思,讓任明信多寫了一些詩,卻沒找到同樣可以拯救他的伴侶。忍到最後,他再度崩潰。

任明信總在街市巷弄間行走,俯拾即成詩的靈感。
任明信總在街市巷弄間行走,俯拾即成詩的靈感。

2015年,任明信完成第二本詩集《光天化日》後,再也無法承受失去伴侶的痛苦:「創作完《光天化日》後,好像生命該做的事情都完成了,我好像可以平靜的離開。我陷入了奇異的迷離幻覺。」

任明信突發其想,帶了帳篷跟睡袋,一個人到台東海邊。他切斷手機,也切斷網路,盡可能不與人交談接觸。任明信回想當時:「在海邊第五天之後,我發現海的聲音從非常迷人的狀態,變成非常恐怖的東西。那東西隱隱約約地召喚我,提醒我想要平靜死去。」

原本任明信想往海裡走去,半途大聲歌唱、跳舞,陷入瘋癲,結果卻昏死在沙灘上。他在散文(海的房間)寫到這段經驗:

你終於崩潰。情不自禁在岸邊吼叫起來,如一個自棄的人無助地發洩,適得其所。

接著你開始流淚,明白這可能是最後了…漸漸你也不需要歌了,只是發出各式無意義的長音…好讓你確定還有什麼是自己,不被掏盡。/直到你連聲音也失去。

任明信用情至深,為愛自殺不成,至今仍自我封閉。
任明信用情至深,為愛自殺不成,至今仍自我封閉。

任明信醒過來後,看著黑夜中的星辰,過往的文學修養跟所有悲傷喜樂融為一體,他體悟到了生命的意義:「發現自己正在某種神秘體驗裡面,那經驗是無法言說的,也許就是莊子說的『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為一』的感受。天地之所以不仁,是因為天地不特別偏愛人,我們的個體經驗,沒辦法想像那巨大的愛。」

於是任明信拾回自我,他又回到高雄故鄉,試圖重新振作。(壹人物/撰文:特約記者傅紀鋼 攝影:張文玠)

更多壹週刊報導
〈詩人多寂寞1〉喪父居無定所 學金庸人物承接無常
〈詩人多寂寞3〉任明信:被世界愛著才會誕生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