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豆導求生2〉那晚在沙發 鈕律師:做情侶都會做的事【壹點就報】

沉默了近22小時之後,知名電影導演鈕承澤終於現身在鏡頭前,遭劇組女助理指控性侵的他,接受員警訊問後,在律師的陪同下,步出大安分局。

鈕承澤受訪時表示會配合調查,但更進一步意有所指地說:「期待這會是一場公正的審判!但其實在司法之外,有一場公審已經在進行了!」暗示著在他沉默的這些日子來,各大媒體除了關注案件本身外,對他個人過去在演藝圈的一舉一動,都遭放大檢視。今(10日)日上午鈕承澤來到北檢接受訊間,訊後以150萬交保候傳。

一場密室性醜聞案,真相究竟為何?童星出身的鈕承澤,在台灣走紅近三、四十年,從一名知名演員轉型成了電影導演,這樣過人的經歷,卻擋不了自身現實生活,陷進了平日天天研究、接觸的誇張劇本之中。

鈕承澤捲入性侵風暴接受警訊後表示,自己已被大眾公審,鈕承澤已死。(圖:壹週刊)
鈕承澤捲入性侵風暴接受警訊後表示,自己已被大眾公審,鈕承澤已死。(圖:壹週刊)

鈕承澤強調自己對於女助理,是有愛意的!接受偵訊時,也不諱言地表示「從跑馬劇組成立後,第一眼看到她,就對她頗有好感。」

鈕承澤接受警訊時還原當時狀況,11月24日中午,他與一對夫妻檔友人,在工作室裡聊天聚餐,直到下午五點找來了被害人也就是女助理及其林姓女主管,一伙人開心暢談,其間飲酒作樂。

一直聊到了晚間九點左右,所有人陸續離開,最後僅剩下女助理還待在工作室裡,與他單獨相處,此刻鈕承澤內心想的是,由於自己平時在劇組裡,即對女助理釋出強烈的愛意,「既然她願意單獨留下來,應該對我也是有意思的吧?某種程度是不是對於我這些日子以來的追求,有所正面回應呢?」

抱持著這樣的心情,坐在工作室沙發上的鈕承澤,情不自禁地望向了女助理,接著他用手輕拍了沙發表面,示意的舉動要女助理坐到身邊來,而女助理順勢滑進了沙發,與鈕承澤坐在了一塊。

鈕承澤性侵醜聞就發生在他位在忠孝東路四段巷內的七樓住處。(圖:蘋果日報)
鈕承澤性侵醜聞就發生在他位在忠孝東路四段巷內的七樓住處。(圖:蘋果日報)

鈕承澤或許是在酒精的催化之下,兩人在沙發上開始有了極其親密的行為,鈕承澤向警方強調自己與女助理是朝交往方向進行中的「男女朋友」,所以當晚兩人有了情侶間的親密舉動。胡原龍律師表示:「鈕承澤是很喜歡、很喜歡這個女孩子的!未來也希望可以照顧她。」

但律師強調,案發當天,大家絕對不是在談公事,女助理跟鈕承澤也絕不是同一家公司,女助理實際上是隸屬於林姓女主管的公司員工,而這間公司與鈕先生雙方僅因電影的拍攝,才有所合作。

至於,女助理控訴遭性侵當下正值生理期,胡原龍說此部分他並不知情,其餘也因偵查正進行中,不願再多談。

律師鍾安琪表示,即便是男女朋友,甚至夫妻之間,不論是在性交前或進行中,只要一方表達有不願意進行或繼續的意思,他方都應該立即停止,否則即是違反他方意願從事性交,而可能構成性侵,觸犯刑法第221條強制性交罪,可處3年以上1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撰文:李宜樺)

前北檢主任檢察官胡原龍,接下名導鈕承澤涉嫌性侵案,擔任鈕的辯護律師。(圖:壹週刊)
前北檢主任檢察官胡原龍,接下名導鈕承澤涉嫌性侵案,擔任鈕的辯護律師。(圖:壹週刊)

更多壹週刊新聞
●〈豆導求生1〉受害女生理期遭硬上 鈕承澤150萬交保 
●〈豆導求生3〉精神科醫師:鈕承澤合理化解釋才能活下去 
●〈豆導求生4〉鈕承澤成女記者公敵 皺眉斜眼瞪撂狠話 
●〈豆導求生5〉曾替北檢拍微電影 鈕承澤:事實難逆轉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