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左腦戀愛〉「我們真的錯過了」 廖柏雅認了刻骨銘心那段【藝界人生】

廖柏雅聊起大學時期那段戀情,顯得心有餘而力不足。
廖柏雅聊起大學時期那段戀情,顯得心有餘而力不足。

撰文:左光平

攝影:《壹週刊》攝影組

圖片來源:《壹週刊》資料室、《蘋果日報》

場地提供:麓鳩 a ru chuu

 

關於戀愛這件事,你一定曾經羨慕過別人,當然這跟先天條件有些關聯,後天努力一定也在考慮範圍內。廖柏雅就是一個不論「先天」或「後天」,他「每天」都很受上天眷顧的那種男孩子。

個性開朗活潑、顏值高、有音樂才華和學歷之外還喜歡運動,這大概就是那種在學校裡打籃球的時候,會有學妹圍在旁邊偷看然後發出像貓咪般小小高頻尖叫的那種校草候選人。但這麼得天獨厚的條件,廖柏雅看待感情的態度倒是很嚴謹,不太濫用,也不太主動。

廖柏雅顏值高、有音樂才華之外還喜歡運動,是標準校草人選。
廖柏雅顏值高、有音樂才華之外還喜歡運動,是標準校草人選。

「應該算是比較容易『被告白』吧!」他有點害羞地說。

 跟我猜想的差不多。接著,他繼續笑著講完。

「畢竟我是念音樂和藝術的,還有很多Gay在身邊。」想必是個男女通殺的小伙子,急的常常是別人,喜歡他的那些別人。

在大學的時候有個比較深刻的戀愛,那個女孩子跟廖柏雅算是遠距離的戀愛,兩個人除了距離遠之外,也面臨學校的事情跟未來的抉擇。我聽到這裡,覺得,好險老天爺還蠻公平的,至少沒有讓廖柏雅真的這麼事事如意。

但是同時我也不覺得,他有這麼在意感情這一塊,從他對運動的熱愛,對音樂總是無時無刻的提到,社群平台經營也靠自己,忙得很。可是關於戀愛,他好像還沒特別抓到平衡,摸索得有點辛苦。

 

 

除了女孩圍繞,廖柏雅還有不少GAY友跟在身邊,男女通殺。
除了女孩圍繞,廖柏雅還有不少GAY友跟在身邊,男女通殺。

「交往就是需要花時間在對方身上。」他說,一定要有時間他才談戀愛。那時候一直想要維持大學那段戀愛,但是已經心有餘而力不足了。分手後隔一年,那個女生有來台灣,也見了面,我問他尷尬嗎?他先笑了一下。

 「曾經愛過,又經歷分合,我們中間有太多故事了。見到面,我很確定我們就是錯過了。」

我接著問,這麼深刻的對象,不會成為一種像家人的關係嗎?我的意思是,這個女孩子其實怎麼樣都還可以算是最了解他的人,雖然不能在一起,但依舊是重要的吧?

「這一位,我很難跟她當朋友,事實上我們也很久沒聯絡了。」他從社群得知,她前幾年也交了男友,我不確定廖柏雅的眼神裡是遺憾還是釋懷,但我覺得,關於這個女孩子,他應該就只聊到這裡了。

 

 

廖柏雅談起錯過的那段情,眼神就不自主放空,看不出是遺憾還是釋懷。
廖柏雅談起錯過的那段情,眼神就不自主放空,看不出是遺憾還是釋懷。

《會不會你也想念我》是廖柏雅始終在到目前為止的過程裡提到的歌,當然也是他自己的新專輯創作,說的就是這段感情留下來的影子,感情總是充滿複雜的面向,當你很愛卻還是得分離,留下的會是什麼?

「最後的擁抱我沒有退縮,你眼中的我是不是為愛執著/盡全力愛過毫無保留,會不會你也想念我,早就看穿我。」

歌詞我看懂了,但是直到此刻,我才驚覺,他還只是個二十五歲的樂壇新鮮人,如果像我一樣說散就散或說放就放,那也太世故了。

 

【作者簡介】
左光平,立志成為斜槓人生的實踐者。
文字工作者/唱片企劃/電台主持人/經紀人
十多年前曾經是選秀冠軍,但發片沒紅,幸好轉幕後轉得早,現在過得還不錯,也聽了不少秘密,嘴巴很緊。
有空喝一杯。

【更多壹週刊報導】

〈左腦戀愛〉吃過虧 廖柏雅擇偶「不要是拉小提琴的」【藝界人生】

廖柏雅創作的《會不會你也想念我》,有錯過的那段感情留下來的影子。(翻攝YouTube)
廖柏雅創作的《會不會你也想念我》,有錯過的那段感情留下來的影子。(翻攝YouTube)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