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犂記餅店2〉中部與台北犁記不相干? 後代說分明【翻開老字號】 

台中縣神岡鄉社口村中山路上的「社口犁記餅店」,仍可見到清朝秀才林柏璿所題的「犁記」扁額。
台中縣神岡鄉社口村中山路上的「社口犁記餅店」,仍可見到清朝秀才林柏璿所題的「犁記」扁額。

四年前的黑心油事件中,台北犂記也在中鏢名單內,一時間,有人拿了中部犂記的餅到台北店要換,也有人打電話到中部幾家犂記罵,吵吵鬧鬧中,所有犂記店家生意急速下滑,急得中部幾家犂記以登報或開記者會方式澄清,這也才讓外界知道,原來,台北犁記並非中部張林犂後代,與中部系統並無關係。

由於一百二十年前犂記創始人是從神岡社口起家,因此後代子孫開枝散葉多半在中部,原本由第三代張汝洲、張季鈴、張沂洲、張東洲等分別在社口、豐原、彰化和台中市開店,雖然現今第三代男丁幾乎凋零,棒子已傳至第四代,但犂記店家數也越開越多。

圖為犁記第三代張汝洲結婚照,內有創辦人張林犁妻子、第二代張鎰昌、第三代張季鈴。(社口犂記提供)
圖為犁記第三代張汝洲結婚照,內有創辦人張林犁妻子、第二代張鎰昌、第三代張季鈴。(社口犂記提供)

談及分家,犂記起家的社口店仍拒絕受訪,僅強調一百二十年來都使用張林犂名字中的古字「犂」(右上為ㄉ)為招牌,而台北犁記的招牌和包裝則都是用「犁」(右上為刂)字,雙方並不相同。

四年前出面召開記者會的台中犂記第四代張仕旻則說,台中犂記主要也都「犂」(右上為ㄉ)為招牌,但有些電腦字體打不出來,有時也會用「犁」(右上為刂)字。但他亦強調:「台北犂記原本是家族一位叔叔在經營,但轉給他的小舅子經營很久,早就不是我們家族在做。」

張仕旻也提到,曾祖父有交代,只要是家族後代都可以使用「犂記」這個招牌,他不清楚當初北上展店的叔叔是如何與小舅子協議,但知道家族一向不喜爭執,若不是上次黑心豬油事件,中部系統一直未對此提出澄清。他說:「家族長輩早就不斷提醒,凡事不要跟人爭執,不要去跟人家去做官司或互相傷害的動作,而是要增強自己,把善的好的力量分散出來。」

至於台北犁記在台北也有四、五十年歷史,生意一向很好,常有媒體採訪和名人光顧;雖然在黑心油事件後,經過短暫歇業,隨後生意很快恢復至昔日光景。(整輯:數位發展部)

更多壹週刊報導

・〈犂記餅店1〉一個餅吃四代人 源自一個總鋪師的巧思

・〈犂記餅店3〉針灸的手改做烘焙 他做出這款思父餅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