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這一站下車】Ep:24 鶯歌破舊小屋裡 有個為孩子而活的她

壹週刊影音單元【這一站下車】,每集挑選一個車站作為據點,實地探訪調查,尋找一個有故事的人!本集來到鶯歌車站,滿街的陶瓷藝品,也讓我們期待起今天會是哪個有故事的人等著我們。

守在車站兩個小時,攀談了近十多位乘客,才終於遇見帶著兩個孩子出站的趙惠芳。聽她口音有些不同,一問之下才知原來她8年前就從大陸廣東嫁來台北,聽聞要到家裡採訪,她有些遲疑,「我們家收入很差,房子很爛很熱的。」見我們不以為意,她這才點頭答應帶路。

趙惠芳每天搭火車送兩個孩子上下學。
趙惠芳每天搭火車送兩個孩子上下學。

跟著走進趙惠芳的家,確實有些悶熱,因為沒有冷氣,她叮嚀我們門要開著「以免中暑」。牆上有著鑲嵌多年的壁癌,午後下起大雨,屋裡也開始漏水,地上擺滿了寶特瓶,大兒子童言童語說著:「天空下雨的時候,要用這些瓶子接起來。」靠先生兩萬塊薪水度日,扣除家用和孩子的學費,一家四口,也只租得起六千元的小屋子。

趙惠芳和先生、孩子住在有些破舊的小房子裡。
趙惠芳和先生、孩子住在有些破舊的小房子裡。

屋中擺滿下雨時接水的寶特瓶。
屋中擺滿下雨時接水的寶特瓶。

一到家,她趕緊著手準備孩子的午餐,聽到雨聲,她急忙放下手邊的菜,衝上頂樓收衣服,收好衣服,孩子又在廁所裡喊起她:「媽媽幫我擦屁股!」每一天,就是這樣,為了孩子和生計打轉。

趙惠芳帶孩子回家後得趕緊準備午餐。
趙惠芳帶孩子回家後得趕緊準備午餐。

聽到雨聲,她急忙衝上頂樓收衣服。
聽到雨聲,她急忙衝上頂樓收衣服。

「我兩個兒子都早產,剛開始帶他們真的很辛苦,尤其這個小的,半年就住四次院,還有語言障礙,現在黃金治療期也得一直跑醫院。」嫁來台灣前,趙惠芳在大陸是幼稚園老師,家中衣食無虞,嫁來台灣後,因夫家經濟拮据,她在照顧孩子之餘,也得出外打工貼補家用。

「台灣不承認大陸學歷,所以過來也沒辦法當老師,我只好去找服務業,早上去早餐店,晚上到便當店上班。」聊起日夜為了家裡奔波的疲累,她忍不住湧上情緒。「我來台灣才第一次出社會,所有苦悲甜都是來了才體會。」

兩個兒子出生時因早產,只有1700多克。
兩個兒子出生時因早產,只有1700多克。

趙惠芳(右)婚前是幼稚園老師,因先生到廣東玩而認識,進而結婚。
趙惠芳(右)婚前是幼稚園老師,因先生到廣東玩而認識,進而結婚。

所幸在悉心照料下,孩子逐漸恢復健康,現在一個上小一,一個上了幼稚園,「他們現在身體比較好了,小的也上學了,我也可以出去找個能照顧到他們又能賺錢的工作。就是好好把他們養大吧,畢竟最愛的就是他們了,也沒有別的了。」

兩個兒子是趙惠芳生存下去的動力。
兩個兒子是趙惠芳生存下去的動力。

餵下兒子最後一口飯,她抹抹眼淚,似乎又燃起了一點信心。「其實想想如果沒經歷這些,我可能還是個軟弱無能的溫室番茄吧,至少現在是個蟑螂也打不死的人了。再傷心難過,也是要靠自己,希望能越來越好。」

會的,一切都會越來越好的,身處異地,難免有許多心酸無法為外人道,但只要朝著目標,不斷地走,相信總能在最後,找到光亮的出口。(撰文:陳昭妤 攝影:黃威勝、蔣煥民)

趙惠芳如今只希望小兒子的語言障礙能快快好起來。
趙惠芳如今只希望小兒子的語言障礙能快快好起來。

同場加映

【這一站下車】Ep:23 宜蘭孫女用行動證明,隔代教養的偉大

【這一站下車】Ep:22 新豐媽扛起4份工 為中風兒咬牙活下去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