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壹號人物》肉體武器 阿空

阿空去年自拍裸照,上傳打手槍影片,點閱率近40萬。他順勢推出真人陽具與屁屁翻模,顛倒眾生性幻想。交大碩士卻憧憬當性工作者,夢想拍色情片,今年盛夏,他前往東瀛,一償男優宿願。他自剖有裸露癖,性愛成癮,17.5cm好棒棒,可私底下,是個謹小慎微的摩羯座,每步作為都有盤算。他以肉體為武器,掏空他人的精液,也要掏出腦液,集汁廣益,反思社會議題。

▲阿空渴望塑造陽剛形象,每週跑健身房2、3次,練出精壯的肉體。
▲阿空渴望塑造陽剛形象,每週跑健身房2、3次,練出精壯的肉體。



阿空一脫成名。不少人望著鏡頭前的他,horny得要命。情趣用品廠商很聰明,慫恿他翻模陽具與屁屁,轟動熱銷。2D性幻想,轉化為3D矽膠的觸感,不論1號或0號,皆能獨佔天菜的尺寸與縱深。

今年六月,阿空赴日拍攝GV(Gay Video),片商標榜「17.5cm筋肉BANANA」的封號。片中,古銅肉壯、塗滿潤滑油的他,被多名日本男優輪姦到哀哀叫。到底是爽還痛?他說:「很痛。」可有勃起?「一開始有,中間片商要我吃藥,我沒吃,而且有剪接啊,中場休息搓硬再上。」

滿意這回表現嗎?「有網友看完片子說:沒想到阿空是假1,之前買的翻模陽具可以退貨嗎?」阿空無奈說,性別運動努力想推翻「1優0劣」的歧見,但不少人深陷其中,包括他自己。「我一直想該怎麼講我不愛當0,我不能講1比較厲害,純粹體質不喜歡當0。幸好我另一部當1號的片子快出版了。」

▲情趣用品商幫阿空推出的真人翻模(陰莖和屁屁)系列,轟動熱銷。(翻攝自「異物」網站)
▲情趣用品商幫阿空推出的真人翻模(陰莖和屁屁)系列,轟動熱銷。(翻攝自「異物」網站)



▲今年夏天,阿空赴日拍攝同志情色片,因他尺寸雄偉,被片商取了「筋肉BANANA」的封號。(翻攝自網路)
▲今年夏天,阿空赴日拍攝同志情色片,因他尺寸雄偉,被片商取了「筋肉BANANA」的封號。(翻攝自網路)



以裸體 對抗世界

阿空身長一七四,體重七十四,胸肌與二、三頭肌高聳起伏,卻長著一張讀書人面孔。他是獨子,從小是循規蹈矩乖乖牌,深怕惹事。公務員爸爸很開明,慫恿他參加營隊,拓展社交。他高中入吉他社,接幹部,荒廢學業,爸爸知情了也不苛責,「我很少被爸媽罵,唯一一次是我段考前一天讀金庸被唸。」

功課好,又會彈吉他的少年,讀了六年私立,漸漸厭煩體制,刻意把制服鈕扣整排解開,以裸體癖換取自由。那是他最早對抗世界的姿態。那時候他還不曉得,十幾年後的自己,會以裸體挑戰世俗目光。

▲清大資工系一年級的阿空,在「新生盃運動會」結束後,代表全班上台領獎。(阿空提供)
▲清大資工系一年級的阿空,在「新生盃運動會」結束後,代表全班上台領獎。(阿空提供)



清大資工系畢業的阿空,不願隨波逐流讀碩士、當科技新貴,投考交大音樂所,讀了四、五年畢業,但意興闌珊。又因想從事性產業,需理解法令,重考法律系,讀了一年休學。他的青春在許多人看來是虛擲,可他不這麼以為。

同性陰影 晚出櫃

阿空上了大學,才名正言順在宿舍看妖精打架,不敢承認,是多瞧了男優兩眼,讓褲襠硬梆梆。「我想矯正自己,但總忍不住偷看男體。我出櫃前不贊成婚前性行為,覺得第一次要留給最愛的人。高一曾跟男生告白,也喜歡過女生,那時還沒想像過,男生跟男生可以做。」淫蕩之人,必曾純情,必曾溫良恭儉讓。

▲就讀碩二,正在練吉他的阿空,青澀靦腆。這時候的他,仍是躲在櫃子裡的男同志。(阿空提供)
▲就讀碩二,正在練吉他的阿空,青澀靦腆。這時候的他,仍是躲在櫃子裡的男同志。(阿空提供)



大三那年,他跟女友分手,想自我認同。碩二踏進同志圈,初次參加圈內聚會,心懷恐懼,「回到寢室之前,我一直覺得會被人輪姦。」第一次跟男生上床,抹不去罪咎,「小時候看過『農安街同志派對』(二○○四年)上新聞,同性戀被妖魔化,埋進記憶,害我長大一想起同性戀就怕,很不希望變成那樣。」再不希望,也敵不過天性吧。

或許矯枉過正,阿空自嘲陷入「1號腳本」,偏好攻勢,「同性戀多半推崇陽光、健壯、勇猛的,所以我把自己打造成1號。我困在傳統框架走不出來,是我要努力的,不過很希望下一代孩子可以擺脫包袱。」碩三他出櫃,「爸媽情感上無法接受,理智上接受了,我蠻訝異,他們只叫我注意安全。出櫃最擔心的是爸媽如何面對親友,我爸卻說:你就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情吧。今年母親節,我媽還忽然說,吳季剛要結婚了,你有沒有打算?我很驚喜。」

何以名校高材生,夢想當性工作者?他篤定說,不想走別人走過的路。說穿了,他聰明絕頂,考什麼有什麼,要過平穩日子並不難。他想過當公務員,卻不想埋沒其他可能,「我始終沒在其他領域獲得成就感,也可能是存款還沒用完,沒逼到絕境吧。」

▲習慣在鏡頭寬衣解帶的阿空,私下謹小慎微,自剖有社交障礙,不擅長人際互動。
▲習慣在鏡頭寬衣解帶的阿空,私下謹小慎微,自剖有社交障礙,不擅長人際互動。



相較於鏡頭前袒胸露鳥,他受訪時不斷摳手,很是壓抑。我窺見他滿是裂痕的唉鳳4,咦,都網路紅人了,怎沒買支新的?他回答,「收入不穩啊,去日本拍六段影片才二十萬日幣(約五萬新台幣),不太好賺。」原來脫衣賺錢的速度,遠比想像中慢。

性愛成癮 沒法度

去年「異物」團隊推出「防火窄巷自慰杯」,阿空被拱上台,眾目睽睽打手槍。他也在「世貿成人展」挑戰SM綁縛,台下全是異性戀男也沒在怕。一夕爆紅,阿空既享受也迷惘,「我不確定魅力在哪?說帥沒多帥,不會打扮,不懂社交,肌肉比我壯、屌比我大又愛露的人多的是。如果想繼續發展,必須知道觀眾喜歡我什麼。很羨慕清水健(日本AV男優)上鏡頭都好自在,我必須學著更有自信。」

▲8月在台中舉辦「筋肉BANANA」發表會,阿空的任務是「男體盛」,在裸身擺滿食物供人挾弄。(潤滑液男孩部落格提供)
▲8月在台中舉辦「筋肉BANANA」發表會,阿空的任務是「男體盛」,在裸身擺滿食物供人挾弄。(潤滑液男孩部落格提供)



現無正職的他,靠存款和接案度日,作息隨興,晚睡晚起,一週健身二、三次,在公館古亭鬼混。他自言性愛成癮,「生活沒有更值得投入的事,所以沉溺性愛。有朋友描述毒癮,我覺得很像,但不想戒。我曾二天內約六個人做了九次,還有一次整整二天,扣除吃飯睡覺都在做愛。我晚熟,二十幾歲才有性生活,潛意識想補償回來。」

拍片算是抵達某個目標?他形容,「就像考律師,不是考上就沒事,同樣是律師,有人賺不了錢,有人功成名就;同樣拍片,有人稱霸AV界,也有人是一片男優。我想給自己三、五年,不定期拍片,最終當然希望性產業在台合法化,但還有待努力。」

肉身宣導 性解放

阿空偏愛曝露、從事性工作、被人崇拜,跑去拍片,等於三種願望一次滿足。人紅了,話語有了份量,得以宣揚理念。他在媒體曝光,呼籲做人不該顧忌,花樣年華就該拍片,不必等到人老珠黃。「小時候太守規矩,沒在夠年輕時自我認同、有性生活,所以希望下一代孩子能彌補我的缺憾。」受訪過程,他頻用身先士卒口吻,拿下一代孩子比較。

他每年參加同志遊行,衣不蔽體,為性別平權發聲。他在cam4視訊,手握陰莖,口中吞吐都更議題;在臉書反芻同志、身障議題,提出倫理與法律界限的思考。他以肉體為武器,啪啪啪,掏空他人的精液,也要掏出腦液,不斷集汁廣益,反思社會議題。

▲第九屆台灣同志大遊行,阿空穿上六尺褌,推動同志人權。(阿空提供)
▲第九屆台灣同志大遊行,阿空穿上六尺褌,推動同志人權。(阿空提供)



他也擔任手天使義工,「倒不是有崇高使命感,只是想實踐另一種性勞動模式。後來我接觸很多身障議題,也在臉書貼文。同志圈與障礙圈欠缺溝通,我就成了兩者橋樑。」性工作和性義工的差別在哪?「性工作就是跟自己沒興趣的人發生性行為,對方是喜歡你才來的,會有成就感,我把這經驗挪去手天使。」

感情保守 怕寂寞

阿空主張性愛分離,碩士論文主題是「開放式關係」。他有穩定男友,只要報備,就能約炮。男友真不生氣?「我去約炮從不過夜,但男友有時打牌徹夜不歸,我很在意。社會觀感好像我比較糟,但陪伴對方更重要啊。」打炮現約不囉唆,無須掏心挖肺。他自認有社交障礙,其實是懶於交際。「我很怕寂寞,又不喜歡跟人互動。男朋友讓我很自在,毫無拘束,相處在一起很安心。」

▲阿空不吝於袒胸露鳥,以肉體為武器,掏空他人的精液,也掏出腦液,集汁廣益,反思社會議題。(阿空提供)
▲阿空不吝於袒胸露鳥,以肉體為武器,掏空他人的精液,也掏出腦液,集汁廣益,反思社會議題。(阿空提供)



那你喜歡哪類型?「肉壯。」所以男友是這型?「嗯,不是耶。」談起感情話題,明顯收斂,遲疑。「他不是肌肉男,但會讓我撒嬌、耍脾氣,我個性蠻底迪的,他年紀比我大一些。」個性底迪是指少女,噢不,是少年心嗎?「說少女心我不介意啦,只是這詞怪怪,被汙名化了。」

望著眼前斯文壯碩的讀書人,瞬間刷紅的側臉,與他寬闊的鼻翼,我忍不住想起方才他說過的笑話。他說如果可以,很想裸身上街,但必須苦惱手機鑰匙該放在哪的窘態。我竊想,他露出十七﹒五公分好棒棒,一面招搖過市,一面緊張摳手的場景,啊嘶,好多汁又好勵志啊。

特約撰文:黃文鉅 攝影:蘇立坤 設計:徐立芳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