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墨西哥蒸氣浴不脫衣 因為人家洗的是那裡【丁丁不是旅人】

影片、撰文/馮銘如(丁丁)

墨西哥是一個充滿豐富文化的國家,透過食物、藝術、傳統儀式等等鮮明的符號標誌著自己的身份。兩年前我體驗到的墨西哥蒸汽浴就是一個例子。

墨西哥蒸汽浴(temazcal)近幾年在墨西哥逐漸流行了起來,temazcal這個字源於納瓦特語(Nahuatl),意為「蒸汽屋」。

我借住的人家在山邊有一塊土地,最初是因為三兄弟中的二哥對傳統文化感興趣, 向政府申請補助興建蒸汽屋。三哥在2016年開始收費讓人來體驗,目前則轉由大哥經營。蒸汽屋外形很像愛斯基摩人的冰屋,是個矮矮的半球體。

Temazcal在北美、中美洲有很多變體,有些是針對特定病痛的民俗療法,也有些是日常儀式:讓壞死的皮膚脫落、淨化深層的內在,進行的時間也不盡相同。每個蒸汽浴都需要一位「引導者」帶領,在過去,他們是薩滿巫師,透過代代口傳的方式學習儀式。

我看到的蒸汽浴是這樣的:
以柴火燒熱石頭,置於蒸汽屋中央,以毛毯蓋住入口及上方洞口,人們穿著泳衣或輕便衣物,圍坐在裡面試著忍耐越來越高溫的濕氣。引導者會打鼓帶領人們唱歌、唸詩,或是大吼大叫,並以水煮藥草潔淨大家的身體。每隔一段時間,大夥離開蒸汽屋,以冷水澆身體,讓毛孔緊閉,不要著涼。

休息完畢再進入蒸汽屋,如此循環四次,大約兩小時結束。如果身體受不了,也可以中途離開。這是一個「交換能量」的過程,「如果你沒有開放的心胸,也許無法達到很好的效果。但是也不能太頻繁。」三哥這麼解釋。

在我看來,蒸汽浴被賦予了一種神秘的色彩,人們形容為「非常美麗的傳統」,「你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心靈被治癒了、獲得新的能量」。我訪問了幾位第一次來蒸汽浴的人,他們的感想都是:「身心舒暢,會想要再來一次。」

至於我自己的體驗,感覺像是跑完長跑一樣渾身大汗,但不覺得心靈受到洗滌了。當時的引導者是一位頗具經驗的老先生,他要我們自我介紹、想像自己是自然中的任何一個東西、大聲說出自己的煩惱,並且帶著我們用納瓦特語唸唱一些像是咒語的歌謠。當時我覺得:「這些都只是語言的功能而已」。來自另一個文化的我,以非母語的西班牙語表達自己,真的會與當地人擁有相同的體驗嗎?我反而會卡在「該怎麼說才好?」「該用哪個字才好?」這樣的情境,有點好笑。

我想起大學時的「文化田野」實習課程,老師帶我們到花蓮的太魯閣族部落去做田野。我們看到了許多斷裂的傳統被重新建立起來,傳統音樂、舞蹈與服飾變成族人到太魯閣國家公園表演的內容,但是與族人的日常生活已經距離很遠。

經歷過西班牙殖民的墨西哥,不也是如此嗎?人們的生活轉變了,如今,蒸汽浴並非日常,而是一個被拿來訴說自身文化特色的展演。

2年前的版畫作品,畫的是我居住的村子,山邊的一塊地上有2個蒸汽屋。(版畫:馮銘如)
2年前的版畫作品,畫的是我居住的村子,山邊的一塊地上有2個蒸汽屋。(版畫:馮銘如)

阿茲特克人舉行蒸汽浴儀式的圖畫。(翻攝網路:維基百科)
阿茲特克人舉行蒸汽浴儀式的圖畫。(翻攝網路:維基百科)

系列文章:
我回來了墨西哥【丁丁不是旅人】

到墨西哥才知道 在台灣倒垃圾是一種幸福【丁丁不是旅人】

墨西哥城停水記 水真的好重要【丁丁不是旅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