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正義感過剩 他棄百萬薪賣良心冰

李孟龍 37歲 花蓮正當冰老闆

幾年前,台灣爆發一起食安危機,消費者集體向肇事的財團求償,每個人只判賠到幾款塊錢,那個財團卻又向上游廠商求償好幾億,結果危機反而變成財團賺錢牟利的機會。我看了好生氣,感覺財團同時欺壓了政府與老百姓,整個社會右傾得太嚴重,正義感過剩的我,很想出來做些什麼事。

2013年,某個大財團的冰淇淋被爆料,在室溫下放了三個小時還不會融化,我在網路論壇上發起了不要去那個財團的便利商店消費,引起很大迴響。但同時有人嗆我:「你要是覺得做冰淇淋這麼簡單,你怎麼不自己去做!」我這個人不能被嗆,一氣之下,我辭掉台北的百萬年薪專案經理工作,找了有做冰四十多年經驗的舅公幫忙,就在夜市賣起堅持不加任何化學添加物的冰淇淋來。

做下去才發現,食安的不正義遠遠超過我的想像。原來草莓冰淇淋沒有草莓、水蜜桃冰淇淋不用水蜜桃,我們國家的食品添加物管理法三十多年沒有修過,核准使用的色素有二十七項、香精一百多項,一般歐美國家色素僅能使用五到七種。最誇張的是,歐盟早就禁掉的黃色五號、紅色六號色素,我們卻廣泛使用在各種再製食品上。

已經有很多國外研究都明確指出,小朋友的過動症、妥瑞氏症、自閉症,都跟食用過多色素有關,香精則與過敏有很強的關聯,更有研究發現,孕婦懷孕九個月的過程中,如果接觸到某些食品添加物,小朋友未來就可能一輩子過敏。我們這樣氾濫使用化工食品原料,對我們的下一代公平嗎?

而絕大部份添加物的規定使用上限是「視實際需要添加」,這到底是誰的需要?絕對不可能是消費者的,而是價格降低的需要、強者欺負弱者的需要!懷著滿腔憤怒,我跳出來,想要靠著賣「正當」的冰淇淋,來扭轉食品安全上的不正義。

結果卻萬分困難。精算下來,我發現,不要添加任何化工添加物的話,一球冰淇淋的平均成本得要三十五元,但市面上一般售價卻只有二十元,我只租得起夜市攤位,為了推廣,也只能咬牙賣賠本賣二十元。別人看我生意很好,常常在排隊,只有我自己知道,每賣一球,就賠錢,心裡在淌血。

因為沒有加乳化劑等添加物,冰一下子就融化,消費者很不滿意的罵我:「怎麼冰一下就融掉?」我才知道,原來大家已經習慣化工產品,反而忘了自然的味道是什麼?

我白天去買材料、買水果,一塊冰得做三小時,平均一天做四桶,花了十二小時做冰,晚上再到夜市顧攤子,平均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水果一收不能放,得通宵奮戰,像聯考一樣,所有人一起趕緊把水果削皮、切塊,真空冷凍好,才不會壞掉。

這麼日夜辛苦到夜市擺攤,卻賺不到錢,第九個月就把六十萬積蓄賠光。扶養我長大的奶奶還問我:「如果你姨婆問我,你現在做什麼,我要怎麼說?」我當下說不出話來,內心好難過,也只能自己扛。

那天我心灰意冷,晚上在粉絲團發文宣示明天要漲價一倍到每球四十元,如果真的因此沒有人來,當初願意跟我聊食品理想的冰友(顧客)都跑了,我就甘心收攤,但也瞑目了,至少我做過了想做、該做的事情。


沒有想到,隔天傍晚,我還沒開攤,就已經有滿滿的人潮在排隊,冰友從攤前一路排到對面空地,再繞成S形。整個晚上我不停挖冰淇淋到半夜十一點,幾乎挖空了所有庫存,挖到手都快斷了,隔壁老闆笑我:「在自強夜市二十年,第一次看到有人漲價還排隊,你創下了夜市紀錄。」

我邊哭邊收攤,整個情緒無法平復,我知道這是冰友們用這個方式告訴我:「不希望正當冰消失。」我內心充滿了激動與感動,我知道,原來大家都跟我一樣,需要看見正義。

這件事讓我變強了,之後遭遇到十次存款歸零,租店面沒錢買傢俱,只得睡地板、洗冷水澡,甚至爆肝到躺在床上整整一個星期頭昏到起不來,我都不再說要放棄。因為我知道,很多人希望我的店能一直在,做生意做到這樣,真的很值得。

後來有個做業務的冰友告訴我,他長期吃了我的冰後,有天去買便利商店的冰淇淋,跑了好幾家,怎麼試,都覺得有藥水的味道。原來味覺能被教育,只要吃過天然的冰品,消費者自然就會知道,什麼是好東西,不會再被廣告行銷迷惑誤導。這讓我更加堅持,一定要賣全天然的冰淇淋,進行食安革命。


現在我的戶頭裡還是沒有存款,因為這球冰淇淋,了解並支持食安正義的冰友,卻愈來愈多,爺爺奶奶知道我的理念得到這麼多人支持,很是開心驕傲。


「人的一生不見得要賺很多錢,可是一定要做一件可以讓人家記得的事。」我知道,我做到了。(林挺弘/花蓮報導)

-----網友意見-----
網友陳鴻裕表示,阿龍心中的正義之火是不會熄地 !!!
網友Aser Huang 也認為,這也反映出另一個問題,台灣有關的食品法律,必須大幅修改,看來政府官員與立為要多多加油.....

  曾經當到專案經理李孟龍,因為賭一口氣而跑到花蓮開冰店。梁建裕攝
曾經當到專案經理李孟龍,因為賭一口氣而跑到花蓮開冰店。梁建裕攝


  堅持使用天然食材,不加任何添加物的正當冰擁有許多支持者。梁建裕攝
堅持使用天然食材,不加任何添加物的正當冰擁有許多支持者。梁建裕攝


  傳承自舅舅超過一甲子的技術,只做無添加物的冰品。梁建裕攝
傳承自舅舅超過一甲子的技術,只做無添加物的冰品。梁建裕攝


  搬遷到花蓮東大門夜市的正當冰,依然吸引許多追求食安的民眾前來朝聖。梁建裕攝
搬遷到花蓮東大門夜市的正當冰,依然吸引許多追求食安的民眾前來朝聖。梁建裕攝


  即使多次賠到帳戶一毛錢都沒有,李孟龍仍不改初衷,堅持讓國人吃到安全又天然的冰淇淋。梁建裕攝
即使多次賠到帳戶一毛錢都沒有,李孟龍仍不改初衷,堅持讓國人吃到安全又天然的冰淇淋。梁建裕攝


  每一種新產品,都用最龜毛的精神來製作。梁建裕攝
每一種新產品,都用最龜毛的精神來製作。梁建裕攝


      李孟龍在2014年提出了夢想冰淇淋計畫,匯集許多善心人士的捐款到偏鄉地區去發送冰淇淋。李孟龍提供
  李孟龍在2014年提出了夢想冰淇淋計畫,匯集許多善心人士的捐款到偏鄉地區去發送冰淇淋。李孟龍提供


  正當冰到花蓮光復國小請學童吃免費的冰淇淋。李孟龍提供
正當冰到花蓮光復國小請學童吃免費的冰淇淋。李孟龍提供


  李孟龍說,一球冰淇淋換一個微笑,今天真是賺夠本了。李孟龍提供
李孟龍說,一球冰淇淋換一個微笑,今天真是賺夠本了。李孟龍提供

(本篇圖文由《蘋果日報》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