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我回來了墨西哥【丁丁不是旅人】

影片製作、撰文:馮銘如(丁丁)

時隔兩年整,我又來到墨西哥。2016年一月份,我在西班牙的瓦倫西亞就讀藝術創作碩士,以交換學生的身份飛越大西洋來到墨西哥,度過了五個月的時光。一直希望能夠「回到」墨西哥,記憶中這裡的一切都很繽紛有趣。

墨西哥街道邊的壁畫。(攝影:馮銘如)
墨西哥街道邊的壁畫。(攝影:馮銘如)

墨西哥街道邊的壁畫。(攝影:馮銘如)
墨西哥街道邊的壁畫。(攝影:馮銘如)

這一次,我搭乘加拿大航空,離開梅雨開始前的悶熱台北,越過太平洋,在溫哥華轉機,再飛往墨西哥城。北國的氣溫與陣陣細雨,立刻就讓我著涼了,一到了墨西哥城,又碰上剛開始不久的雨季,白天的氣溫至多就是二十度出頭,日夜溫差將近十度,下雨時冷得需要加件刷毛外衣,感覺好像從夏天飛到了冬天。

位於墨西哥中部高原的首都墨西哥城,海拔約2200公尺,即便緯度較台灣低一些,卻不感覺炎熱,除去夏天約莫三個月的雨季之外,乾燥涼爽。兩年前我在冬天來訪,還覺得這裡很冷呢。墨西哥城是個人口眾多的大都市,不同區域之間的街道景觀落差頗大。我住的地方是城市南郊的索奇米爾科(Xochimilco),相較美麗整齊的市中心來說是個比較髒亂的區域,搭乘大眾運輸往往得花兩小時才到得了市中心。

Xochimilco的中央市場。(攝影:馮銘如)
Xochimilco的中央市場。(攝影:馮銘如)

不知道是否因為下著雨的關係,感覺墨西哥城變醜了。馬路、街道上都是的積水,人行道邊散落著垃圾,交通堵塞,人、車永遠擠得水洩不通。新聞說墨西哥城的垃圾問題嚴重,造成下水道排水不良,才會導致下雨時積水。

許多水泥房子還是一樣破破爛爛,到處是各色油漆的牆壁及壁畫。或許因為上次是從西班牙來,當時已經離開台灣兩年多,有些想念雜亂擁擠的市容,一到了墨西哥便備感親切:路邊有各種小吃攤(順帶一提,瓦倫西亞位於西班牙東部的地中海岸,唯一有路邊攤的時節只有每年三月的「法雅節」,而且只賣甜甜圈!真是令人倒彈),有色彩鮮豔的水泥房、鐵皮屋,車陣中總是穿梭著兜售零食的小販,地鐵車廂中有各式零售商在叫賣著...,只能說比起台灣的「亂」,有過之而無不及,簡直就是太超過了!所以我才會覺得,墨西哥比西班牙好玩多了,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裡。

 2016年隨手畫下的路邊攤小吃:jicaleta(涼薯粘糖粉)。(插畫:馮銘如)
2016年隨手畫下的路邊攤小吃:jicaleta(涼薯粘糖粉)。(插畫:馮銘如)

2016年隨手畫下的路邊攤小吃:chichrrón preparado(炸豬肉餅)。(插畫:馮銘如)
2016年隨手畫下的路邊攤小吃:chichrrón preparado(炸豬肉餅)。(插畫:馮銘如)

2016年隨手畫下的路邊攤小吃:elote(玉米棒沾起司粉)。(插畫:馮銘如)
2016年隨手畫下的路邊攤小吃:elote(玉米棒沾起司粉)。(插畫:馮銘如)

回台灣一年半,大概是被台灣的便利舒適以及狹小地域中的多樣性寵壞了,再次來到墨西哥已不覺得驚奇,反而特別在意墨西哥人做得很差的整潔、環保,以及令人疲累的繁忙交通。

上一次旅居墨西哥城的經驗帶給我許多美好回憶,著迷於它豐富的歷史文化與新奇的飲食經驗,二度來訪的我,開始注意起墨西哥的許多問題,也由於生活狀態改變,不再是一個短暫居留的留學生,也不再是一個輕鬆愜意的觀光客了。

墨西哥街景。(攝影:馮銘如)
墨西哥街景。(攝影:馮銘如)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