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田僑仔的告白:土地害死人喔!

洪啟宗 神經內科醫師、曾任萬芳醫院副院長

我的祖先洪騰雲曾是台北城第三富商,清朝時台灣只有台南一座考棚(科舉考場),考生都要辛苦走到台南應考,那時土地不值錢,洪騰雲就捐一大片地蓋考棚,在中山南路忠孝西路一帶,朝廷還頒給他「急公好義」牌坊,牌坊在二二八公園。

家族從我祖父開始習醫,祖父過世前分產時,土地仍不太值錢,他把圓環的房子留給兒子,信義區農地給女兒。誰知後來土地值錢了,信義區的親戚們拿到三十億。

我曾幻想如果爸爸有更多土地多好,我就不用這麼辛苦,當醫生很累,年輕時每三天就輪一次夜班,加上朋友多半有錢,難免比較,我還想過投資做生意、賺更多錢。

但我是神經內科醫師,很多病人中風或失智,當一個人失去價值時,旁人會顯露真心,我看過工人的女兒很孝順陪他,也看過富豪子女露出「怎麼還不死」的不耐。我對錢的觀念慢慢改變,當初分到三十幾億的親戚,也不見得每個人都好過。你看很多田僑仔分到錢隔天就失蹤、或被人盯上就知道,土地會害人。

可是土地太值錢了,不但財團炒作,連政府也拚命賣地,我祖先捐的地就被財團盯上,政府用地上權招標。我很心痛,祖先捐地是做公益,要開發也是蓋博物館等文化用途,怎能被秤斤論兩來賣﹖

我不是喜歡站出來的人。國小時老師叫家長投某市長候選人,我說「那個人不好」,老師一學期不跟我說話,從此我不敢隨便講話。但我知道有些事要堅持,小時候父親常帶我們去看「急公好義」牌坊,長大後,人難免有貪念,但遇到重要關頭,我一想到那座牌坊,就清楚該怎麼做。為了不讓那塊地變成商場,我開始陳情反對,幸好現在六十多歲了,不用擔心飯碗不保。(撰文:壹週刊人物專欄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