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旅遊

《天地任我行》機場小旅行 卡達.杜哈哈瑪德國際機場

轉機時間3小時,可接受;5小時,覺得有點誇張;8小時,除非機票超便宜,否則免談;20小時?絕對是獨特的體驗。旅人有時候就想挑戰自己的能耐,在機場裡究竟如何存活?於是開啟一場關於機場的生存遊戲。

▲哈瑪德國際機場今年獲選為中東最佳機場,機場地標泰迪熊價值新台幣2億多元。
▲哈瑪德國際機場今年獲選為中東最佳機場,機場地標泰迪熊價值新台幣2億多元。



抵達杜哈是夜裡11點半,機場的運行總是跟生理時間相反,在那麼深的夜,卻有上萬人推著小推車在機場夜遊。走道上方是連接航廈的電車,在黑夜裡來來去去,拉出奇異的空中光廊。我的時間多到用不完,先到A航廈的Le Grand Comptoir酒吧點了杯啤酒,打開手機,確認網路是免費且沒有限時間,心情安穩些。酒保問我:「妳是幾點的飛機?」我說:「明天晚上7點半。」他驚訝的說:「那整整快一天耶,妳應該到樓上的旅館睡覺,要不然怎麼打發時間。」平常在台灣老是抱怨時間不夠用,但每每轉機都覺得時間多到怎麼浪費都用不完。

▲杜哈機場有多樣的餐飲選擇。
▲杜哈機場有多樣的餐飲選擇。



推著小推車,去找航空公司小姐跟我說的休息室(quiet room)。在美國藝術家Urs Fischer打造的價值新台幣2億2千萬元巨型泰迪熊旁,有一個招牌寫著family room,只看到一條一條的人躺在躺椅上,幾個印度人直接躺在地上,還伴隨的打呼聲,睡得正酣甜。繼續找,走到了航廈E、看到了寫著:female和male的休息室,在門口站了一對男女,正納悶這樣分性別休息,他們就不能一起休息了。一個清潔人員走過,好心地跟他們說:「你們要去family room。」女人笑著說:「We are not family.」推開女性房一探,光線幽暗,每個躺椅上都躺著人,我只有羨慕的份。

▲入住機場旅店可以免費使用游泳池,但轉機客常沒有隨身攜帶泳衣,所以泳池很少人使用。
▲入住機場旅店可以免費使用游泳池,但轉機客常沒有隨身攜帶泳衣,所以泳池很少人使用。



找床

確定我沒有休息室可去,意識到還有18個小時,找床的慾望變得很強烈。推著小推車在機場兜著圈,走道上有插座的地方都已經躺著人,至於候機室的椅子都有手把,直白地拒絕人橫躺。我又繞回泰迪熊的陰影下,那裡有十幾台蘋果電腦供人上網打發時間,電腦桌旁則寫著TV room,往裡一瞧,是沙發,但早已經有人躺著安睡。

▲在杜哈機場轉機若長達6小時以上,可參加免費市區觀光一覽杜哈市區風貌。
▲在杜哈機場轉機若長達6小時以上,可參加免費市區觀光一覽杜哈市區風貌。



在這個甫被Skytrax評為中東最佳機場的嶄新空間裡,有躺椅有沙發有網路有充電插座,羨慕許多旅人找到安逸的棲身之所。意識模糊中,看到泰迪熊左手邊有個標誌寫著:HOTEL,便搭著電梯奔向樓上的旅館。櫃檯人員問:「班機時間?」我說:「17個小時後。」他遞了一個價目表給我瞧,6~8小時卡達幣880元 、8~10小時卡達幣900元,他說:「卡達航空針對轉機超過6小時的旅客有提供免費的市區觀光,一天有4團,早上6點要去樓下排隊登記,每團人數22人,這個很熱門,無法事先幫妳預訂。」

▲因石油致富的杜哈仿羅馬劇場打造表演中心。
▲因石油致富的杜哈仿羅馬劇場打造表演中心。



我買了8小時的床,刷卡時才意識到卡達幣880元是新台幣7,800元。櫃檯人員繼續說:「在妳休息的期間,可以免費使用樓上的健身房和游泳池。」已氣力用盡的我只想趕快躺下,至於游泳池,再說吧!

入境

可能是睡太好,精神過於飽滿,當我到市區觀光櫃檯報到時,我是一群睡眼惺忪旅人中最清醒的,不少人眼睛佈滿血絲,我一身的雲淡風輕感覺很不像在機場備受折騰的旅行者。工作人員很快地把我們22人帶到海關處辦入境手續,就這樣賺到多玩一國。接機大廳已有一個尼泊爾籍的導遊強森等待大家,不到20分鐘,就從機場裡的冷藏室進入戶外溫度40度的杜哈烤箱。

▲卡達航空讓台灣旅人可以輕易地前往杜哈、轉機到世界各地。
▲卡達航空讓台灣旅人可以輕易地前往杜哈、轉機到世界各地。



強森說:「我們將用2小時45分為大家介紹杜哈,請各位務必遵守時間,因為每個人都是要趕飛機的人。」強森連珠炮般的講卡達人口有210萬、面積11,500平方公里,過去只是個平凡的漁村,但因為1940年發現了石油,立刻變成富裕的國家。眼前櫛比鱗次的高樓大廈是有錢的展示,但高樓群旁是空無的地景,地面冒著熱氣,氣氛很像湯姆.提頓森主演的《摩天樓》場景。

車子在波斯灣稍稍停留,讓大家下車拍照,強森說:「不是我不給你們多一點時間,而是外頭40度,你們待不了5分鐘。」接著去看賣法拉利的購物中心、仿羅馬競技場的表演中心,最後停在市集讓大家買紀念品。太熱了,沒什麼人在這些景點旁走動,傳統的市集與新穎的大樓,在烈陽下交織出這個中東城市的魔幻感。

▲杜哈市集之旅可以採購各個各樣的阿拉伯燈具。
▲杜哈市集之旅可以採購各個各樣的阿拉伯燈具。



回程,眼尖的南非旅人問起:「路上開車的駕駛很少看到女人。」強森說:「卡達算阿拉伯國家比較開放的,女人可以開車,但要有人陪。」大家不禁問起他為何要從高山國度來到這個炙熱沙漠城市,強森回答的直白:「改善我的經濟情況啊!這裡的年平均收入是88,000美元(約新台幣290萬元)。」大家立刻安靜了。

啟程

回到機場,到Camedon美食街點了一碗亞洲湯麵,看著落地窗外卡達的A380、波音787等嶄新的機隊在跑道滑行,有如地表最新機型伸展台。

▲杜哈原是漁村,因為石油致富而開始興建各式各樣的大樓。
▲杜哈原是漁村,因為石油致富而開始興建各式各樣的大樓。



下午4點,算是杜哈機場最清閒的時刻沒有什麼飛機降落與起飛,陽光篩進一條一條的光束,我再次推著手推車散步,彷彿在光上溜冰。傍晚6點,漸漸多了一些班機起降,轉機詢問處開始有人排隊諮詢;7點,機場遊樂區由雕塑家Tom Otterness以黃銅打造的溜滑梯吸引一些小朋友在此遊戲;7點半,機場廣播著:要去亞美尼亞葉綠凡的乘客請到C4號登機。我的機場小旅行在C4登機門結束。沒有湯姆漢克的航站情緣;也沒有艾倫.狄波頓想寫航站週記的文思。就是認份的把時間過完,開啟另一段旅程。

回台灣時,剛好碰上6月2日的桃園機場慘劇。當被困在冷氣失靈、行李誤點的桃園機場,想著那有著泰迪熊雕像的杜哈機場,不禁會心一笑。



撰文、攝影:黃麗如 繪圖:林佳欣 設計:吳盈瑩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