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花樣男女》嫩妹被甩變夜店咖

全身白呼呼,表情很冷靜的女孩彤彤(化名)說自己是個標準的夜行動物;升上大學沒多久,就很少清醒地去上課。一般人覺得這樣的夜店咖,應該不是經常遭撿屍,就是嗑藥恍神。彤彤說,她自有一套夜店生存法則。

彤彤(化名)的外型出色,氣質看起來不錯,不抽菸,也不說粗話,舉手投足都慢條斯理,看不出是玩咖。

▲高挑纖細的彤彤,是夜店最愛的嫩妹,代表青春又正。這樣的妹在夜生活通行無阻,但她自認有玩的原則。
▲高挑纖細的彤彤,是夜店最愛的嫩妹,代表青春又正。這樣的妹在夜生活通行無阻,但她自認有玩的原則。



夜店管制嚴 打扮忌風塵

她緩緩地說,情傷之後,覺得不需要只為一個男生而活,開始會參加晚上的各種局。「最誇張的時候每天都去夜店,夜店完再去夜唱,嗯…有時候還會跟男生去酒店續攤。」學校完全是次要生活圈。

▲彤彤皮膚白皙,氣質也不俗,她覺得愛玩夜生活不代表自己生活亂。
▲彤彤皮膚白皙,氣質也不俗,她覺得愛玩夜生活不代表自己生活亂。



「大家都覺得夜店危險,其實高級的夜店管制滿嚴的,進場一定會檢查包包,我有朋友甚至連菸都被打開來看是否藏藥。」以彤彤的姿色,她玩夜生活,從來不用排隊也不用花一毛錢。「每次都有朋友開包廂請我們去玩。有地方坐很重要,我不喜歡跟大家在舞池擠來擠去。」她說能否整晚都維持正妹形象是她玩夜店最在意部分。

▲覺得快不勝酒力時,彤彤會到外面透透氣。
▲覺得快不勝酒力時,彤彤會到外面透透氣。



「打扮就要以能看得出身材線條為原則,我通常會穿低胸緊身洋裝,但還要帶點可愛或酷細節,不能太風塵。所以我會配高跟短靴,還要是粗跟,這樣比較好跳舞。」她也不會戴假睫毛畫大濃妝,她覺得臉部清新一點,反而會在燈紅酒綠中顯得不一樣。

▲白天的彤彤,穿著明顯不同。走小甜美路線。
▲白天的彤彤,穿著明顯不同。走小甜美路線。



要有選擇權 瞎妹才碰藥

但她自認跟其他夜店妹最不一樣之處,是她完全沒想過要玩一夜情或在夜店找男友、砲友,不過她並不在意她的姊妹淘這樣玩。「我很多女生朋友會跟男生回家啊,不是被撿屍的那種,是大家看對眼一起走…。」擁有選擇權跟被撿是很不一樣的。

▲通常彤彤會跟不熟的男生朋友保持一點距離。
▲通常彤彤會跟不熟的男生朋友保持一點距離。



彤彤說,她不這樣玩,是因為她不太容易跟別人看對眼。「我討厭輕浮的男生。我雖然很喜歡夜生活喝酒開心、high的感覺,但是如果男生藉著high想趁機對我不禮貌,我會很兇的,我會直接說:『你在幹嘛!把你的手拿開!』」她覺得不讓人隨便上下其手,是明哲保身的基本原則。

▲彤彤很受男生歡迎,但她有一套一眼認出誰是夜店瞎咖的眼力。
▲彤彤很受男生歡迎,但她有一套一眼認出誰是夜店瞎咖的眼力。



她也在夜唱時看過朋友當場跑進廁所一去就大半小時,「一男一女去,當然就是去『那個』,不然就是去用藥。我完全不會想要吸毒,我覺得瞎妹才會碰那種東西。」

▲被劈腿之後,彤彤開始轉變,不再以男友為生活中心。
▲被劈腿之後,彤彤開始轉變,不再以男友為生活中心。



▲彤彤說今天穿褲裝,是因為今晚想跳舞。
▲彤彤說今天穿褲裝,是因為今晚想跳舞。




被騙當小五 亂中她獨特

彤彤說,她大學以前,真的是純情妹,「高中念女校,不太知道怎樣跟男生相處。升大學後懂得戀愛了,但是太聽男友話,男友沒空,我也不敢去吵他,最後是有同學看不下去,告訴我他還有一堆女友…,我其實是小五。」因為打擊有點大,彤彤不想一直傷心,才開始跟姊妹淘跑局。「本來是療傷,後來就完全融入了。會認識很多亂七八糟的朋友啊,大多是社會人士,各行各業,我曾經跟一個開錢莊、大我十歲的男生交往,本來覺得他比同齡男生穩重,不過後來發現他的生活面還是有點複雜就分手了。」

▲她覺得正妹要有正妹的玩法。
▲她覺得正妹要有正妹的玩法。



彤彤覺得,很多地方其實沒有想像中亂,亂的都是人。「但只要自己把持住,不要超過框框就好。」她說就是喜歡在亂七八糟的人群中,營造自己的一份獨特感。

▲彤彤喜歡在混亂夜生活中營造自己的獨特感。
▲彤彤喜歡在混亂夜生活中營造自己的獨特感。



怕醜彤彤

年齡:21歲 

身高:167公分

體重:45公斤

三圍:32C、22、33

內心:逛街、自拍、跳舞、夜唱

交過男友:三個

最怕:不能維持正妹形象


▲彤彤說在包廂裡,一定要有自己熟識的姊妹淘相伴。(彤彤提供)
▲彤彤說在包廂裡,一定要有自己熟識的姊妹淘相伴。(彤彤提供)



撰文:楊筠 攝影:王辰志 攝影協力:林聰賢 設計:陳郁菁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