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流彈奇案1〉天外飛來子彈 四大巧合奪命【壹點就報】

一對新婚夫妻騎機車雙載行經新莊環河路時,年僅35歲的騎士黃國賓,突然被一顆天外飛來的子彈不偏不倚地打中,就是因為這顆子彈,讓夫妻倆從此陰陽永隔,而該案至今9年過去了,卻仍始終找不到兇手而未破案。

這是2009年5月31日,發生在新北市新莊區的環河路上,一椿離奇的流彈奇案!

當時負責偵辦這起離奇槍擊命案的蘆洲分局偵查隊長曾柏仲(時任新莊分局偵查隊副隊長)至今仍記憶猶新,他感嘆地說:「未能逮到該案兇手,是從警以來最沈重的遺憾!」曾柏仲帶著《壹週刊》記者重返當年的案發現場,細說從頭。

離奇流彈打中黃姓騎士,至今兇手下落未明。(圖:蘋果日報)
離奇流彈打中黃姓騎士,至今兇手下落未明。(圖:蘋果日報)

曾柏仲回憶,當晚約8點接獲報案後,立即趕到現場並查訪黃妻,發現兩人行經環河路一處小公園樹籬時,黃妻先是聽到連續幾聲鞭炮聲響後,黃男就突然慘叫了一聲,但黃男隨後轉頭向黃妻表示沒事,黃妻也以為只是附近宮廟在放鞭炮不以為意。

沒想到,黃男繼續騎車往前行約800公尺後,就向黃妻表示右肩疼痛、身體很不舒服,隨即將機車慢慢停靠路邊,並下車架起機車腳架,讓已懷有2個月身孕的黃妻下車後,黃男才走沒兩步路,就突然倒地大量吐血死亡。

曾柏仲表示,當年檢警解剖遺體後,在黃男左胸取出1顆約8釐米的銅製改造子彈,就連法醫都忍不住地驚呼,要不是一連串的巧合發生,黃男根本就不會死,若有兇手真要擊殺他,除非槍手有神乎其技的槍法,要不然還真的無法辦到! 

蘆洲警分局偵查隊長曾柏仲說,未逮到槍擊案兇嫌,是最沈重的遺憾。(圖:壹週刊)
蘆洲警分局偵查隊長曾柏仲說,未逮到槍擊案兇嫌,是最沈重的遺憾。(圖:壹週刊)

曾柏仲解釋,該案至少有四大巧合同時發生,才會不幸造成黃男喪命。第一個巧合是,根據事後彈道比對,兇手當時應該是坐著開槍,若是站著開槍,還不一定打得到人。第二個巧合是,黃男剛好騎機車經過該處,車輛行進間就算是槍手有心要瞄準,也很難命中目標。

第三個巧合是,威力不大的銅製改造子彈,打中黃男右臂後,若打中骨頭,子彈勢必會被彈開,但子彈卻剛好閃過右臂大骨,射入胸腔。第四個巧合是,子彈又閃過右側肋骨,貫穿胸腔、射進心臟,子彈最後卡在左胸內,才會造成黃男嚴重出血死亡。事後檢警勘驗黃男手臂上的傷口,卻僅有一個約0.5到1公分的小洞。

曾柏仲感嘆,就是因為一連串的巧合發生,才會讓黃男不幸枉死,因此警方一開始就朝有槍手在附近試槍卻誤擊黃男的方向偵辦。(撰文:謝東明)

看更多相關新聞

●〈流彈奇案2〉問神求破案 警察背上竟浮現答案

●〈流彈奇案3〉鎖定角頭試槍害命 苦無證據

●〈流彈奇案4〉遺腹子順利出生 妻找無兇手求償

意外的流彈,卻因一連串的巧合,導致黃姓騎士身亡。(圖:壹週刊)
意外的流彈,卻因一連串的巧合,導致黃姓騎士身亡。(圖:壹週刊)

黃男騎機車載愛妻行經新北市新莊區環河路時,突遭天外飛來流彈擊中。(繪圖:壹週刊)
黃男騎機車載愛妻行經新北市新莊區環河路時,突遭天外飛來流彈擊中。(繪圖:壹週刊)

流彈巧合地閃過右臂大骨、右側肋骨,貫穿胸腔後射進心臟,子彈最後卡在左胸內,才會造成黃男嚴重出血死亡。(繪圖:壹週刊)
流彈巧合地閃過右臂大骨、右側肋骨,貫穿胸腔後射進心臟,子彈最後卡在左胸內,才會造成黃男嚴重出血死亡。(繪圖:壹週刊)

黃男中彈仍繼續騎車約一公里後,才將機車停靠路邊,讓孕妻下車後,黃男就倒地昏厥。(繪圖:壹週刊)
黃男中彈仍繼續騎車約一公里後,才將機車停靠路邊,讓孕妻下車後,黃男就倒地昏厥。(繪圖:壹週刊)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