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眼睜睜看她死」 這件事讓換心權威好遺憾

戴著手術用放大眼鏡、黑色手術帽,魏崢仔細刷手消毒,不放過任何細節,他說開心手術不容許一點錯誤。
戴著手術用放大眼鏡、黑色手術帽,魏崢仔細刷手消毒,不放過任何細節,他說開心手術不容許一點錯誤。

在台灣講到「換心」手術幾乎都會提到魏崢。今年68歲的魏崢行醫已40餘年,換過500顆心臟、累積上萬台刀。目前亞洲存活最久的換心人李秀英,27年前就是在魏崢的妙手回春下重獲「心」生。

即使已年屆古稀,厚實的雙手執刀依舊沉穩,「比較困難的部分我還是自己做,因為怕有狀況嘛,我不太放心。」心臟手術任何一個環節出錯都可能讓病患喪命,「我們是在玩人家的命啊!我常跟同事講要小心,真的不能馬虎,一個不注意就掛了。」

魏崢畢業於國防醫科,在學長學弟制嚴格的軍事體系,同屆選科別的都是學長,因為沒得選,他進入三總心臟外科,「那時候開一個死一個,大家都逃之唯恐不及,誰也不要。」還好他很有外科天份,他的大弟子、振興醫院心臟科主任級醫師張忠毅說:「老師膽大心細、冷靜手巧,應變力強又很有創意。」

民國77年時台灣已有4個換心失敗的例子,魏崢僅花費58分鐘,成功將一顆狀況不怎麼好的男子心臟,順利移植到一名女性病友身上。在這之前他只做過豬心移植,怎麼敢動刀?「我有把握啊!把豬做活比做人困難,因為人可以跟你配合,豬不跟你配合的。」

只是醫生畢竟不是神,不見得每個人都救得回。提到一名8歲的小女孩,他情緒低落下來。「我很少看到那麼懂事的小女孩,打針都不叫痛,那時明明就有辦法治的,可是就是無米之炊,沒有心臟怎麼幫她換呢?眼睜睜就看著她走啊!」

常因為無法救回病人覺得遺憾,但心外醫師的情緒要很穩定,「不能天天難過啊!每天都有手術,每個都是生死交關。」他只能以屍為師,思考下次碰到同樣狀況怎麼樣可以把人救回來。

魏崢現在每天工作逾12小時,每個月都還要開超過20台刀。問他下輩子要不要再當醫生?他笑說:「不要了,當過一次就夠了,總要換換別的行業比較有趣吧!」

(撰文:謝君怡 攝影:張文玠、李宗明)

 

日前魏崢出新書,27年前由他執刀換心的病患李秀英突然現身,讓他感動落下男兒淚。
日前魏崢出新書,27年前由他執刀換心的病患李秀英突然現身,讓他感動落下男兒淚。

魏崢小檔案:
68歲,曾任振興醫院院長、三軍總醫院外科部主任。現職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主任。
民國77年完成台灣首例成功心臟移植手術。他率領的團隊創下全球首例置放全人工心臟後,成功完成心腎聯合移植的紀錄,也創下首例以不輸血方式為2歲幼童換心。著有《活著上天堂》、《知心》。

魏崢今年68歲,是台灣心臟外科權威,帶領的團隊換過逾500顆心臟。
魏崢今年68歲,是台灣心臟外科權威,帶領的團隊換過逾500顆心臟。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