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花樣男女》旅拍解放 小模不後悔

雪兒是旅拍圈的新面孔,去年才入行,臉書粉專上個月才剛成立,不過在旅拍攝影圈已有純天然新女神封號。攝影師眼中的純天然聚焦在她的E cup好身材上,其實雪兒的性格也挺天然,幾乎是傻傻地有問必答,不太懂得隱藏自己的過去;她入行時還是處女,但第一個case就拍了「大尺度」…。

▲旅拍的灰色地帶多,容易擦槍走火。
▲旅拍的灰色地帶多,容易擦槍走火。



第一次與雪兒接觸,就覺得她是高好感度女孩。她好約、準時,操著一口台灣國語熱情有禮,還有問必答,也有求必應。雖然畫著濃妝,穿得時髦卻不太像這個時代、這個行業的女孩。

直播幫想哏 越過大尺度

我們臨時要她幫忙臉書直播,她沒試過,卻一口答應,還想了現場換泳裝、再從浴室帶大家上床的哏,一鏡到底撐完八分鐘。中間當然還是有尷尬,蜂湧而來的兩百則留言也有一半在笑她,但她直播完還一直跟我們道謝,覺得這個經驗太有趣!

▲雪兒才剛踏入旅拍攝影圈不到一年,以純天然身材,及傻呼呼的性格吸引不少攝影同好喜愛。
▲雪兒才剛踏入旅拍攝影圈不到一年,以純天然身材,及傻呼呼的性格吸引不少攝影同好喜愛。



▲小時候沒有新衣穿的她,現在喜歡買名牌。
▲小時候沒有新衣穿的她,現在喜歡買名牌。



這樣的性格若遇到心存不良的人其實是危險的(我們當然是好人)。她初入旅拍這行時,就等於是被某些攝影同好牽著鼻子走。

「我一進這行就是拍大尺度,因為我很缺錢,那個攝影師跟我說,如果想賺錢快一點,就要接大尺。」大尺度在旅拍圈其實是個暗藏春意的灰色地帶,大尺度不只是字面上的尺度,還包含可以越過尺度做些什麼…。「那時候我還搞不清楚狀況,以為大尺度就只是單純拍人體藝術照,但拍一拍對方就要求要再『進展一點』,我問他進展一點的到底是要怎樣的呢?他說:『妳不用管啦,就照著我說的做…。』」雪兒的第一個case,就傻傻地被拍了私處。

▲剛入行的第一個通告就是拍大尺度,雪兒說她不怕露點,只怕被當老妹。她今年其實才二十三歲。
▲剛入行的第一個通告就是拍大尺度,雪兒說她不怕露點,只怕被當老妹。她今年其實才二十三歲。





處女被團拍 情傷想轉變

「還有一次團拍,差不多有六、七個攝影大哥吧,我也照他們說的做了…。其實我當時還是處女。入這行幾個月後,才破處。」雪兒坦承,剛開始拍大尺度當然害怕,但是幾次之後她好像也不覺得怎樣了。「後來誇張的事很多,有些攝影師講話很色啊,就會直接說妳那裏好粉嫩什麼的。還有拍一拍就說他硬了,問我可不可以加錢S,或者問我可不可以幫他…服務。我拍熟了,後來也比較有膽子拒絕了。攝影師要拍照還是回家要打手槍我無所謂,但碰我身體,就真的不行。」

▲上個月才剛成立粉專,雪兒一有空就會跟粉絲互動。
▲上個月才剛成立粉專,雪兒一有空就會跟粉絲互動。



▲長相甜美的雪兒,最討厭自己的嬰兒肥。
▲長相甜美的雪兒,最討厭自己的嬰兒肥。



雪兒說,她二十一歲以前,都還是思想很傳統的女生。「我也談戀愛,但是覺得結婚後才可以發生性行為。」這樣的女孩,會敢進入旅拍模特兒這行拍大尺度,她說最主要是經濟壓力,還有那陣子剛好也慘被男友拋棄,才會有想要轉變的衝動。「其實我家就是又傳統又複雜,我們兄弟姊妹都有不同爸爸,我媽離過三次婚,我是最小的。我媽一人把我們帶大,她也是有一種傻勁吧。但是家裡很沒錢啊,我從小都是短髮,因為我媽沒空幫我整理。只能穿姊姊以前的衣服,也沒買過什麼東西。」

▲雪兒工作時準時又敬業。但也容易被牽著鼻子走。
▲雪兒工作時準時又敬業。但也容易被牽著鼻子走。



▲拍照時她還會帶著攝影大哥送的寫真書,參考性感pose。
▲拍照時她還會帶著攝影大哥送的寫真書,參考性感pose。



想買香奈兒 拍照有自信

學生時期,她交過六個男友,「前三個劈腿,後三個直接拋棄我。他們嫌我土吧,我以前真的不懂打扮,也沒錢打扮。男友帶我跟他的朋友們出去,朋友們的女友都穿很辣,我永遠記得他轉頭跟我說:『妳為什麼總是這麼邋遢,妳穿這樣讓我很沒面子!』其實我也沒有邋遢,只是比較休閒啊!」

帶雪兒入行的是她一個在酒店上班也兼當旅拍小模的姊妹淘。「她總是在購物,全身名牌,香奈兒啦、LV啦,還有一堆開名車的人接送。我很羨慕她啊,我也想要活在名牌的世界…。」

▲雪兒坦承自己已變得有點愛慕虛榮,穿著打扮已經大不同。
▲雪兒坦承自己已變得有點愛慕虛榮,穿著打扮已經大不同。



本來不特別覺得匱乏的女孩,被好友影響,開始有物慾,再加上總是被嫌棄的情傷,當然就足夠讓她義無反顧走向她所憧憬的生活。「就開始有粉絲啊,攝影師也總是誇我漂亮、身材好,我就愈來愈有自信。也很快又交了新的男友…。」

▲家境不太好的雪兒,小時候都是一頭小男生短髮,穿著姊姊的舊衣。但跟媽媽感情很好。(雪兒提供)
▲家境不太好的雪兒,小時候都是一頭小男生短髮,穿著姊姊的舊衣。但跟媽媽感情很好。(雪兒提供)



性感不裸露 可愛認拜金

不堪的照片,被某些攝影師粗鄙言語的性騷擾,雪兒老實說,她當時並不後悔。「因為就需要錢,就想要改變!」她很坦率。後來她盡量用這只是菜鳥時期的一個過程來心理建設。「被騙、被凹,是以前啦,而且拍那些也只短短的兩三個月,現在不會了。也有好心的攝影大哥提醒我要跟合作的攝影師簽照片不可外流的切結書。」雪兒說,她現在還是會性感,但不拍太裸露的了。她說她也買了香奈兒包包、皮夾,「現在拍照,香奈兒包包裡會放防狼噴霧器。追我的人也都是開雙B…。」聊天中,她會不時穿插說著。「怎麼辦?我好像變得有點拜金喔!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雪兒有點拜金,但也直白得有點可愛。

▲已經有不少死忠粉絲的她,經常收到各式禮物。
▲已經有不少死忠粉絲的她,經常收到各式禮物。



▲坦率說出自己拜金之路,雪兒還是有可愛之處。
▲坦率說出自己拜金之路,雪兒還是有可愛之處。



旅拍意外事件簿

2013年 張姓業餘攝影師被控帶女模到旅館進行內衣外拍,女方因首次拍內衣照,喝酒壯膽後,遭張男性侵得逞。台北地檢署依強制性交罪嫌起訴該業餘攝影師。

2014年 長相斯文的溫姓建築設計師,透過手機通訊軟體一人分飾兩角,先假扮女模特兒搭訕甜美女高中生慫恿其參加拍攝,再用假攝影師身分約對方到旅館奪走處女之身並拍攝裸照。

壹週刊提醒:旅拍時應攜伴同行,勿受加價誘惑,不喝拆封過的飲料,拍照過程中感覺不對時,要勇敢拒絕,並離開現場。

撰文:楊筠 攝影:游銘元 攝影協力:何宗昇 設計:林珮誼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