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兩性花園】校園正妹的過去 曾在砲館被白嫖

 莎拉上圍豐滿、皮膚又白嫩,在僑居地不止男朋友多、一夜情也經常發生。最窮的時候,莎拉也曾想過用身體交換金錢,結果被白嫖。(攝影/余祐棠)
 莎拉上圍豐滿、皮膚又白嫩,在僑居地不止男朋友多、一夜情也經常發生。最窮的時候,莎拉也曾想過用身體交換金錢,結果被白嫖。(攝影/余祐棠)

21歲僑生莎拉(化名)外型非常清純,是很多男同學心目中的女神。但她自爆:「中學時期很誇張,我天天翹課,都在吸毒、打炮、混黑社會。我們學校很爛,師資不足,下午的課都沒老師在,大家亂成一團。」她會接受本刊採訪,是想告訴大家,「長得純情臉不一定就是白開水,每個人都有過去…。」

莎拉性觀念頗開放,來台灣已收斂很多。(攝影/余祐棠)
莎拉性觀念頗開放,來台灣已收斂很多。(攝影/余祐棠)


去年初來台灣的她,要我們不可以講她是哪國華僑,怕有損該國形象。她用有點怪腔調的中文說:「什麼藥都用過,搖頭丸、K、冰毒,還有一種橘色像糖果的叫五仔。最誇張是在學校邊走邊吸,我們那時候都拿個小袋子裝粉,用那種短短的多多吸管吸。」她13歲就跟男生發生肉體關係,14歲開始玩藥。「14歲那年我家破產,家人沒空理我,我身上也沒錢用了。一開始都是一個很有錢的同學請我毒品,她都來我家吸毒,因為我家成天沒人在,我出場地,她出東西。」後來莎拉跟黑社會男友交往後,就更不缺貨。

來台灣唸大學的莎拉(化名),平常打扮休閒,不施脂粉、甜美笑容,氣質看起來也不錯。很難想像她過去性對象超過30人。(攝影/余祐棠)
來台灣唸大學的莎拉(化名),平常打扮休閒,不施脂粉、甜美笑容,氣質看起來也不錯。很難想像她過去性對象超過30人。(攝影/余祐棠)


外表柔弱的莎拉,喜歡跟看起來愛玩、凶狠的朋友在一起,她覺得這樣就沒人敢欺負她。「但還是被欺負。有一次吃了藥,ㄅㄧˋ了,被一起玩藥的人強暴。那男的是拜金又敗家的公子哥,直接在他朋友面前搞我,本來還叫他朋友一起搞,但他朋友怕出事不敢。還有一次,我很沒錢,想要用身體換錢。我問一個很有錢又很喜歡我的男生要不要花錢跟我上床,他說好,願意出六百、約合台幣五千多元。他帶我去我們一個朋友家搞,那就像一個公用的炮館,但幹完我,他穿了褲子就走了,再也不理我,當然也沒給錢。」

莎拉說每個人都有過去,她中學時期是個成天嗑藥的毒蟲,還曾因太ㄎ一ㄤ被強暴。(攝影/ˊ余祐棠)
莎拉說每個人都有過去,她中學時期是個成天嗑藥的毒蟲,還曾因太ㄎ一ㄤ被強暴。(攝影/ˊ余祐棠)


成天鬼混的莎拉成績很爛,高中畢業後在當地也不可能升大學,她說,有一年多時間,她也沒做工,都是靠男生養。「以前我很敢,性愛都不戴套。那時候有個男友,每天逼問我跟幾個男生交往過?我覺得很煩,就嚇他:『那你不怕被我傳染愛滋嗎?』他很怕,去做了檢查,結果是他有性病,忘了是淋病還是什麼的。他推說是我傳染給他的,我說:『是你那個做酒店的前女友傳染的吧。』其實我也很怕。」

家裡已經破產的莎拉,只帶簡單行囊隻身來台圓大學夢。回想過去,她也覺得自己很荒唐。(攝影/余祐棠)
家裡已經破產的莎拉,只帶簡單行囊隻身來台圓大學夢。回想過去,她也覺得自己很荒唐。(攝影/余祐棠)


開始懂得怕的莎拉,終於思考起未來。「我很想升大學,但英國、澳洲的學校太貴,我成績也不可能進去,有個以前玩在一起的朋友說可以來台灣試試。」為圓大學夢,莎拉一人來到台灣,她下了滿大的決心。「來之前,藥就戒了,戒的時候就一直流鼻水。」要來台灣,莎拉最擔心是自己亂搞太猛,體檢沒過。「我跟自己說,如果能順利來台灣,一定要好好念書。」現在的她從不翹課,也很少出去玩,「無聊時,最喜歡在FB上找男人。不能說找男人啦,就是會找到一些也在台灣念書的同鄉,有空就會一起去陽明山泡湯、看風景。」(撰文:兩性生活 原載於壹週刊538期)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