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

《壹號人物》虎哥再戰 周錫瑋

曾被譏笑為打老虎縣長的周錫瑋,自封虎哥,選擇再戰最熟悉的區域,挑戰新北市長大位。
曾被譏笑為打老虎縣長的周錫瑋,自封虎哥,選擇再戰最熟悉的區域,挑戰新北市長大位。

大年初六開工第一天,新北市議會新春團拜,已宣布參選新北市長的周錫瑋也受邀,與現任市長朱立倫、副市長侯友宜同框。朱立倫熱切招呼周錫瑋,兩人三度手牽手,在鏡頭前展現超強友誼。不過,媒體更是聚焦在周錫瑋與侯友宜之間,這幾乎零互動的微妙關係,讓有意挑戰新北市長的兩人,提早嗅出較勁的煙硝味。

上山打虎 淪為笑柄

有趣的是,侯友宜以口才不佳幾乎謝拒所有採訪,這反倒讓周錫瑋在這段期間趁隙出了頭,他也頻頻抓緊每個機會,在媒體鏡頭前發下豪語:「有決心、有能力,可以打贏新北市長的選舉!」
周錫瑋的積極,不禁讓人聯想到八年前,他任台北縣長時,林口山區被人通報老虎咬死羊隻的事件,周錫瑋也是一馬當先,親自整裝帶領動檢所人員要上山捉虎。事後證實所謂的老虎,可能只是被棄養的高加索犬,打虎英雄一度淪為笑柄。
爾後不久,「下水捉泥鰍」事件,更徹底讓周錫瑋的民調掉到谷底。從此「上山打老虎,下水抓泥鰍」變成他的代名詞。外傳因為這兩起「負面事件」,讓周錫瑋不得不交出台北縣首長大位。
「我不後悔,換做現在,我還是會去打老虎。一個縣長能去安民眾的心,去消弭人民的恐懼,我覺得,這是對的事情。雖然這麼多年來,大家都把它當成笑話講,我覺得也滿好的。」
面對羞辱,他一笑置之,他稱這是從政者的宿命。沉寂已久的打虎縣長選擇再戰,自然做好了被問到畢生最大糗事的準備。他還給了自己一個稱號「虎哥」。「這兩個字,時時激勵自己,要繼續膽大如虎外﹔也是個警惕,那就是:我正視過去的那個錯誤,面對了它、化解了它。」

▲周錫瑋時任台北縣長時,因親自帶隊上林口山區打老虎,被譏諷嘲笑,民調因此掉到谷底。(蘋果日報)
▲周錫瑋時任台北縣長時,因親自帶隊上林口山區打老虎,被譏諷嘲笑,民調因此掉到谷底。(蘋果日報)
▲周錫瑋選擇重新走入基層,獲得不少支持,地方勢力漸起,民調數字逐漸上升。
▲周錫瑋選擇重新走入基層,獲得不少支持,地方勢力漸起,民調數字逐漸上升。

成全團隊 被迫退讓

除了勇於面對自己曾經的笑柄,轉而拿來當宣傳。本來的老藍男形象,也明顯改變,不再一套制式西裝穿到底。周錫瑋換上了質感良好的線衫,搭上一條材質硬挺的牛仔褲,一百八十五分的身高,配上健身有成的體格,站出來像是韓國歐巴,的確一掃當年打虎不成的狼狽。「我又站出來就是因為蔡英文做得太差,很多政策都是錯誤的,而在此同時,我們自己國民黨也沒有好人才與想法,這是讓我想重出江湖的原因。」
只是過去的他消極接受退選,將近八年時間,選擇無聲無息。如今即使揹上分裂罵名,也堅持參選到底,讓人好奇其中的心境轉折。「當年就是為了『成全』這兩個字。馬總統跟我說,只要朱立倫選贏,國民黨就能保住總統大位,兩岸關係也可以維持在一定的水準上。我交代縣府團隊,一定要全力輔佐,讓朱市府成功交接,如果在交接期間我還在一旁指手畫腳,一定不好,所以我選擇安靜地退下,選擇完全沒有聲音。」
卸下政治光環,周錫瑋專心畫畫,雙魚座的他,也許天生浪漫,喜歡抽象畫。隨著國民黨士氣低到不能再低,被迫隱身的周錫瑋血液中積極的因子,就像他畫作上的色彩愈來愈蠢蠢欲動。

▼周錫瑋認為過去成功推動政策的成功經驗,已逐漸累積成他的正能量,是他覺得能勝選的成功因素之一。
▼周錫瑋認為過去成功推動政策的成功經驗,已逐漸累積成他的正能量,是他覺得能勝選的成功因素之一。
周錫瑋走在新莊中港大排內,細數當年眼光獨到的整治工程,這項政績也獲得居民不少肯定。
周錫瑋走在新莊中港大排內,細數當年眼光獨到的整治工程,這項政績也獲得居民不少肯定。

治水工程 引以為傲

採訪那一天,天氣陰寒又下著細雨,我們陪著周錫瑋來到新莊中港大排,這也算是他引以為傲的政績之一。在寒冷又潮溼的天氣裡,有人在大排下散步,一名中年婦人更是直接跟周錫瑋聊起天來,她說:「這裡(中港大排)弄得很好,我知道是在您任內!這裡跟之前真的差太多了,我每天都會在這裡走走,連下雨我都會走!」最後更以「很懷念他(周錫瑋)。」當作這次偶遇的註解。
「其實大家還記得我!」他開始細數二○○五年到二○一○年,這五年來他在台北縣長任內的政績。為整治淡水河他下令拆除了三十多家的砂石場,「這在當年砂石風氣盛行的台灣來說,可以說是不得了的事,尤其是砂石場幾乎都與黑道掛勾,這一下令要拆,等於直接與黑道槓上。」外傳他的辦公室還因此收到了兩顆子彈,警告意味濃厚。
或許是基層帶給他溫暖,讓周錫瑋敢在此時,國民黨士氣最為低迷時出來再戰,這何嘗不是另一種浪漫性格。周錫瑋坦言,早在二○一七年便開始積極爭取地方支持,「這些年,我沒有離開新北市,我一樣住在板橋,我隱身在人民之中,能看到的視野,反而比之前總是當官時來得廣。」

早產體弱 頻頻健身

承襲父親也是前立委周書府的政治手腕跟習氣,周錫瑋聊起小時候總會提起頗能激勵自己的這段緣分:「我跟雙胞胎的哥哥同為早產兒,生下來只有三磅多一點點!」換算下來只有一千三百多公克,是正常嬰孩的三分之一。「醫生對著我媽說『試試看啦,可能活不了!』長大之後,我念小學,我的身體還是一直都很差,我常常走路走到一半,會跪下去,因為腳軟。後來是國中參加了籃球隊後,才把體能練出來。」加入校隊,為了拿下全國第一,周錫瑋拚命練習各項技巧,課業卻一落千丈,高中念徐匯中學,大學更是重考後,才考上輔大大傳系。
一直到了要出國念書,準備托福考試,周錫瑋才自覺開竅了,「英文變好之後,在國外拿到兩個碩士回來。加入選舉,縣議員二次落選,第三次才選上省議員,立委之後再選縣長,縣長的時候又被馬英九要我讓位…。」

詭譎選戰 各方角力

初選將至,周錫瑋與黨內最大敵手,也是現任市長朱立倫力挺的侯友宜兩人經常被拉上角力檯,相互PK比較,媒體戰此消彼長,周錫瑋團隊認為侯友宜從未真正參加過選舉,從未被檢視過。
但砍自家人,親痛仇快,國民黨內部目前傳出將會以全新概念「雙北共選,雙北共贏」,來迎接二○一八年的選戰。這似乎是國民黨在周錫瑋民調不斷上升,能想到保留真正戰將的唯一方法。提及台北市選情,周錫瑋總用:「目前我全心全意準備新北市的選舉。」來避免掉尷尬的區域問題。
八年的沉潛時間,讓他盡失政治舞台的光環,聲量也漸小。如今選擇再起,選戰打起來特別艱困,周錫瑋說:「這次真的是我從政以來,最難打的一次。尤其是目前所有的資源都在別人身上。這就像是窮小子跟富家公子哥,同時看上一個女孩兒,而我目前是那個窮小子。」不過善於丟議題的他,似乎很快就突破他認為的瓶頸。

爭取曝光 聲量漸大

周錫瑋不只巧妙地讓自己的團隊,在新春團拜上以發送豆沙包的方式,暗諷侯友宜,掰開後「有沒有料就可一目了然」,來炒熱話題;更親自到一向被認定為親綠的電視台來發聲,左批黨團,右打對手;甚至了解自己辯才無礙的優點,頻頻要求國民黨中央,初選機制一定要加入辯論會,增加自己的勝算。
周錫瑋宣布參選後這一個月,勤走基層,現任新北議長蔣根煌表態力挺,還帶來了新中區二、三十名里長,這似乎讓周錫瑋吃了定心丸,里長們「凍蒜、凍蒜」的聲量,更讓他體內像是激增三倍量的腎上腺素,如春藥般讓他亢奮不已,更加信心滿滿。聊著聊著,周錫瑋突然微笑地看著我,並舉起堅定的拳頭說:「相信我,再戰我一定可以贏。」

姓名:周錫瑋
年齡:六十歲
學歷:輔大大眾傳播;美國南加大公共行政、企業管理碩士
家庭:已婚,妻林珊珊,育有兩子
現職:周創藝術負責人、富創設計負責人
經歷:省議員、立委、台北縣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