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花樣男女》只想搞曖昧

三十歲輕熟女小葳(化名)半年前入行當人體模特兒。敢給攝影同好一對一私拍大膽尺度,她說是因為離婚後,想給自己重生機會。她從小生活飄飄蕩蕩;國中就開始接觸比較底層的八大行業。此時此刻,她覺得自己過著算是時髦又自在的日子。

  ▲小葳是大尺度的旅拍模特兒,她清楚很多攝影同好醉翁之意不在酒,但覺得只要不侵犯到她身體就還好。    
▲小葳是大尺度的旅拍模特兒,她清楚很多攝影同好醉翁之意不在酒,但覺得只要不侵犯到她身體就還好。  



  ▲房間裡還留著小本婚紗照。她覺得婚姻一點都不美,只有婚紗照美。    
▲房間裡還留著小本婚紗照。她覺得婚姻一點都不美,只有婚紗照美。  



人體模攝影圈是這樣的。人體模特兒的臉蛋、身材不一定漂亮,但寫實的身體卻很能散發生猛有力的感覺。就像小葳(化名),她的性格跟她的身材一樣,不刻意。不像一班展場模,嗲聲嗲氣,隨時要爆乳;她說話直爽,軟奶也隨性。

▲有怪僻的攝影愛好者很多,小葳說有人只想拍腳。
▲有怪僻的攝影愛好者很多,小葳說有人只想拍腳。



▲離婚後她又搬回娘家,但與家人關係並不太好,通常窩在房間玩手機。
▲離婚後她又搬回娘家,但與家人關係並不太好,通常窩在房間玩手機。



八卦多 轉奶頭助興

「我們這個圈子很亂,八卦好多喔!跟演藝圈有得比。就誰跟誰搞過,誰跟誰之外還跟誰在一起…。我自己只算有一點點亂啦。」她沒有隱藏;她說自己有跟一兩個談得來的攝影師私下出遊約會,也有性關係,但不是那種拍一拍談好價錢的額外服務。

▲外拍圈競爭激烈,她能滿足攝影大哥的要求就盡量滿足,但不做額外服務。有fu了才可以進一步。
▲外拍圈競爭激烈,她能滿足攝影大哥的要求就盡量滿足,但不做額外服務。有fu了才可以進一步。



▲小葳從小生活就飄飄蕩蕩,她習慣不開心就離家。現在回來,也只是因為現實考量。
▲小葳從小生活就飄飄蕩蕩,她習慣不開心就離家。現在回來,也只是因為現實考量。



「滿多model會接額外服務的吧,所以這行競爭愈來愈激烈,這些『攝影愛好者』當然都比較喜歡很敢的。」她說她個人遇過最奇怪好笑的一次,是到某攝影愛好者的工作室拍照,拍著拍著對方興奮起來,誇她奶型很漂亮,可不可以摸一下,「我說沒辦法耶。他也很尊重我,說沒關係。然後繼續在那邊興奮,過一會兒他突然把褲子脫了,開始邊拍邊打手槍,我說你還好吧,他說還好還好,只是快受不了…。他問我可以幫他捏一下奶頭嗎?我心想幫他助興一下好了,就邊滑手機邊幫他轉轉奶頭。他高潮來了,還跑到垃圾桶去射,射完去廁所洗個手,好像沒事發生一樣又出來跟我聊天。」

▲她的身材、pose都相當隨性。
▲她的身材、pose都相當隨性。



▲有空時她就會看看她的粉絲專業,跟攝影同好留言互動。
▲有空時她就會看看她的粉絲專業,跟攝影同好留言互動。



都阿公 口水舔滿身

小葳邊講邊笑,她不覺得這個攝影大哥很恐怖,反而覺得他有點可憐。「因為我們聊天時,他說他跟老婆分房睡多年,也坦承有性怪癖,就是必須靠拍照才能興奮,他也很苦惱…。」

▲因為想找安全感,小葳不斷交男友,才發現愈是想找安全感,愈是空虛。
▲因為想找安全感,小葳不斷交男友,才發現愈是想找安全感,愈是空虛。



會入人體模特兒這行,小葳說,是因為離婚且想開了。「其實這種尺度對我來說沒什麼,我國中已在摸摸茶打工了。」小葳開始細數她做過的八大行業,「那時候板橋後站有摸摸茶店,我跟同學覺得好玩就去做,想看看什麼叫做摸摸茶。哇!裡面好黑啊,都是沒有門但彼此也看不到的沙發座位。客人都是阿公…,全都性飢渴,弄得我滿身口水!兩個星期我們就不做了。」她說她小時候叛逆,爸爸把媽媽打跑後,她覺得家裡沒溫暖,爸爸又偏心弟弟,所以經常翹家。

  ▲小葳遇過透過拍照才能興奮的攝影大哥。    
▲小葳遇過透過拍照才能興奮的攝影大哥。  



「高職也曾到茶藝館打工,茶藝館就是比較低檔的酒店,但比摸摸茶好一些,主要做半套。還曾跑到桃園做傳播。我爛高職肄業,什麼技能都不會,能做什麼?」

▲她細數自己做過的八大行業,都是比較低檔的酒店。
▲她細數自己做過的八大行業,都是比較低檔的酒店。



  ▲小葳坦承有跟一兩個攝影同好外出約會,覺得自己男女關係有點亂但也不是太亂。    
▲小葳坦承有跟一兩個攝影同好外出約會,覺得自己男女關係有點亂但也不是太亂。  



最糜爛 整天ㄎ一ㄤ好空

最糜爛就是在桃園的日子,「做傳播認識了藥頭男友,我跟男友及他上面的大哥、其他小藥頭住在一起,每天都在ㄎㄧㄤ,我後來就不上班,吃喝不成問題,用的藥也頂級…,但久了好沒有未來感,也傷身。

  ▲經常跟網友、攝影愛好者聊天,就是她搞曖昧的方法之一。    
▲經常跟網友、攝影愛好者聊天,就是她搞曖昧的方法之一。  



「我還在舞廳看過人嗑藥嗑到當場暴斃。然後我每天照鏡子,都覺得自己眼神愈來愈空。」她總算害怕了。

「我回想過去,一直在不好的圈子裡亂交男朋友,想找安全感,但當然都很坎坷。」她想過正常日子了。「我去應徵最基層的文書工作,薪水很低,邊做邊學,就打打出貨單,列印列印貼紙。後來認識了做搬運的前夫,交往一年多結婚,拍婚紗那些好開心,但是真正生活在一起後,每天都在為小事吵架,前夫失控還會砸東西。我是家暴家庭長大的,很恐懼這些動作…。」

  ▲她說現在最重要就是賺錢,賺到錢後,想要去個可以給她溫暖的地方。    
▲她說現在最重要就是賺錢,賺到錢後,想要去個可以給她溫暖的地方。  



  ▲有人詢問了包養可能性,小葳煞有其事地列了包養守則,等對方回應,「有就有,沒就算了!」    
▲有人詢問了包養可能性,小葳煞有其事地列了包養守則,等對方回應,「有就有,沒就算了!」  



怕外流 包養有守則

她說,離婚後她想了很多。她覺得人很難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無聊久了,想要刺激,刺激久了想要安分。安分久了,又想要新鮮…。」離婚後,她在網聚中認識了另一個人體模特兒,「她看起來很酷,男生朋友好多,日子好像多采多姿。」小葳身體態度本來就大方,少了自我說服這一關,入行後很快就上手,「我只怕照片外流,所以都會簽好切結書」。她還懂經營粉絲團,「現在有一萬多人次。」她滿有成就感。對感情她則說已經死心。「進了這圈後,看更多了。很多攝影大哥都有女友或老婆,但都還是跟模特兒搞來搞去。」她打開手機給我們看,說最近有個正職是銀行業的攝影同好想要每個月六萬包養她,她還很謹慎地寫了包養守則,「其實也不是保養,就是對方希望是固定的性伴侶,講好一星期可做三次。我ok的,我本來就不想要感情,我也只要搞曖昧就好。」

▲回到家,陪著她的,是愛犬嘿嘿。
▲回到家,陪著她的,是愛犬嘿嘿。



不想愛 小葳

年齡:30歲 星座:雙子

身高:167公分 體重:55 公斤

三圍:32C、26、37 交過男友:50個左右

最後悔:嗑藥(導致皮膚差,曾尿不出來)。

婚姻狀況:離婚 目前:無男友,有固定砲友

愛情觀:覺得男生都是屁,對感情忠誠的很少。不想再依賴感情。

工作心得:把到處拍照當成邊玩邊工作,覺得比八大行業光鮮自在。但私拍危險多,最要小心照片外流。

撰文:楊筠 攝影:王辰志 攝影協力:王聰賢 設計:謝培蓮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