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坦白講》灰姑娘上青天

張玉穎 四十多歲 新北市 汽車業

二○一三年的某天我開車在路上,忽然想到,如果一個意外就這樣走了呢?那是我最低潮的幾年,公公癌末,父親失智症末期,最心痛是我姊姊,她十多年前長腦瘤,手術後又復發、再切除、再復發…飽受折磨。短短二年,姐姐、公公、父親先後走了。

那天開車我想起埋了好久的夢想:開飛機。早年我曾在美國坐過滑翔機,好寧靜好放鬆,那時就想學開飛機,但我是職業婦女,怎麼可能。直到「忽然走了」的念頭出現,我愣住,和先生、小孩商量後,我辭職,一個人帶著四十萬到美國。

飛行學校的學員大多打算當飛行員,或是有私人飛機的富豪,只有我是為了圓夢。我手腳不靈活,練習時每天都有不同狀況,有一次差點撞到私人豪華飛機。還要筆試,考大學都沒這麼拚,科學知識、法規、航空地圖…,幸好通過。第三十二天,我居然成功單飛,教練開心地在我的T恤背上寫字紀念,我淚流滿面。翱翔天空時,世界靜得只剩引擎聲,好平靜,好自由,最後一次飛行是傍晚,我越過沙漠,胡佛水庫變成橙紅色,那是我見過最美的晚霞。

▲為了圓夢,有家庭有小孩的張玉穎一個人跑到拉斯維加斯學開飛機。
▲為了圓夢,有家庭有小孩的張玉穎一個人跑到拉斯維加斯學開飛機。



說起來我這輩子幾乎都在逆來順受替人著想,我家六個小孩我排老三,從小只能乖乖念書聽話,有時爸媽太忙叫我暫住阿姨家,我就一臉開心說好啊,媽媽離開後我才哭。高中時我一個人從屏東搬到宜蘭與中風的外婆同住,每天為她洗澡、餵藥,那三年好灰暗,但我從不抱怨。

成功單飛後,我跟教練說,我像灰姑娘到十二點,要回到現實了。我返台找到新工作,繼續上班、煮菜洗衣,但有些事不一樣了,我像被雷打到,例如以前用餐我一定配合家人,從不說自己想吃什麼,現在會說了;好友忽然找我吃午餐,以前我一定配合,然後熬夜加班,現在我太忙的話會婉拒。沮喪時,就看看掛在牆上那件教練簽名的T恤,感覺又充滿力氣。

撰文:簡竹書 攝影:李景濤 設計:陳郁菁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