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世家望族》贖回舊榮光 北埔姜家

▲Nu Skin台灣區總裁姜惠琳,是「茶虎」姜阿新的孫女,祖父破產時她才2歲,很長一段時間都不知道自己出身北埔望族,父親廖運潘也是直到買回圖中這棟洋樓後,才願意談起過往風華。
▲Nu Skin台灣區總裁姜惠琳,是「茶虎」姜阿新的孫女,祖父破產時她才2歲,很長一段時間都不知道自己出身北埔望族,父親廖運潘也是直到買回圖中這棟洋樓後,才願意談起過往風華。

位在新竹北埔的華麗石雕巴洛克洋樓,見證著姜家當年的風華。姜阿新有「茶虎」之稱,曾擁有北台灣最大茶葉廠,北埔一半的居民靠他生活,全盛期還擔任新竹客運董事長、第一屆台灣省議員,巔峰之際,更起造華麗洋樓。但樓起容易,樓塌轉瞬。姜阿新借錢投資,周轉不靈,洋樓遭封,舉家倉皇逃到台北,一走五十年。二○一三年,姜阿新的孫女、Nu Skin台灣區總裁姜惠琳,終於跟兄姊湊齊了八千萬元,從銀行手中買回洋樓,日前開放預約參觀,姜惠琳只想告訴北埔鄉親:「姜家後代不是敗家子,我們還有能力站起來。」

 

▲▼極盛時期,姜阿新旗下的永光公司在北台灣共有8座現代化大型茶廠,可說是將台灣農業帶向工業化的第一人,其生產的茶包(下圖)行銷世界各地。(廖運潘提供)
▲▼極盛時期,姜阿新旗下的永光公司在北台灣共有8座現代化大型茶廠,可說是將台灣農業帶向工業化的第一人,其生產的茶包(下圖)行銷世界各地。(廖運潘提供)





「那邊有個很大的麵包樹…這邊可以爬上去摘水梨…角落有個大狗籠,養了大丹狗跟杜賓犬…。」踏進洋樓古宅,Nu Skin台灣區總裁姜惠琳開心地細數著殘存在記憶裡的富家童年。一會兒摸摸石柱,一下子看看窗櫺,嘴角無意間露出細細的微笑:「好想趕快退休,搬回來。」

洋樓易手 子孫贖回

滿滿的美好回憶,在這裡長起,也在這裡破滅。一九六五年,因為姜惠琳的祖父姜阿新生意失敗,龐大的財富被銀行查封。姜家狼狽逃離北埔,到台北避債,只剩下這棟豪華洋樓在北埔歎息。

二○一三年,姜惠琳跟兄姊們湊齊了八千萬元,「我們要告訴北埔人,姜家後代不是敗家子!」姜惠琳紅著眼框說,買回這棟洋樓,代表著姜家重新站起來了!

在日治時期前後,姜阿新可說是將台灣農業推向工業化的第一人,極盛時期,生產的茶葉行銷世界各地,世人更稱姜阿新為「茶虎」。

▲▼姜家祖先姜秀鑾是北埔第一代首墾戶,不但被清廷授予七品官銜,過世後,牌位(下圖)還入祀北埔信仰中心慈天宮(上圖)。
▲▼姜家祖先姜秀鑾是北埔第一代首墾戶,不但被清廷授予七品官銜,過世後,牌位(下圖)還入祀北埔信仰中心慈天宮(上圖)。





「每年光是外銷英國的茶葉,就有一百萬磅。」姜惠琳(從母姓)的父親廖運潘形容:「那時茶葉想賣多少錢,英國就收多少,沒有在講價的。」當時北埔一半以上人口都在姜家產業下工作,至今北埔土地仍有一半仍屬姜家所有。

清官拓荒 安逸收租

能建立起這麼龐大的事業版圖,除了姜阿新的經營才幹外,主要還是他繼承的龐大財產。姜家是北埔第一代首墾戶,祖先姜秀鑾本來是廣東芎林鄉的總理(清朝地方官銜),清廷派來的首墾官,大多被原住民的攻擊而退守平地,只有姜秀鑾成功擊退「生番」,不但穩住北埔漢人居所,也接連成功開拓了峨眉、寶山一帶。整個姜秀鑾的開墾史,幾乎就等於新竹客家人的歷史。

後來,姜家光是靠收租,子孫代代不用工作。直到一八九五年,日本人前來接收台灣,新竹、苗栗一帶客家人群起反抗,姜家第四代姜紹祖領軍,加入客家人抗日的行列,戰死時才十九歲,成為抗日英雄。這段歷史後來還被拍成電影《一八九五》,而電影中一幕誓師出征的場景,就是在至今仍保留完整的姜家古厝「天水堂」拍攝。

▲姜家祖厝天水堂,是造型優美的客家二進三合院建築,姜麗芝母女難得相偕回鄉。
▲姜家祖厝天水堂,是造型優美的客家二進三合院建築,姜麗芝母女難得相偕回鄉。



姜家產業急速拓展,是在姜惠琳的阿公、第六代的「姜阿新」手中建立起來。族譜上,姜阿新屬姜家大房,但其實姜家大房一直人丁單薄,姜阿新和父親姜清漢,都是從親戚領養而來。

備受寵愛的姜阿新一路念到日本的明治大學,十九歲那年暑假,姜阿新正要從台灣出發回學校時,祖母捨不得大哭,姜阿新不忍心離去,決定輟學留了下來,到北埔鄉公所擔任日本鄉長的祕書。

▲電影《一八九五》就選在姜家的天水堂拍攝。(翻攝自網路)
▲電影《一八九五》就選在姜家的天水堂拍攝。(翻攝自網路)



工礦產茶 極盛風光

廖運潘說:「姜家子孫每房每年都可以分得三千石穀子,其他房子嗣眾多,分一分就沒有了,只有姜阿新這個大房,一戶都吃不完,姜阿新的爸爸姜清漢,幾乎都躺在床上抽鴉片。」當時,一般公務員一個月的薪水才四十元,姜家這三千石,差不多價值二萬元,約等同於現在幣值的一千五百萬元。

富家底的公務員,非常有生意頭腦。姜阿新在鄉公所工作時知道,日本政府打算「工業日本、農業台灣」,於是找上當時日本最大茶業貿易商「三井株式會社」合作,由三井出資五萬元(當時可買約五十甲的土地),自己再拿出五萬元,開設大型機械型茶廠。

▲姜阿新破產、搬離北埔後,廖運潘(左一)與太太姜麗芝(右一)幾乎不願意再踏進洋樓,這對他們來說是傷心地,直到子女買回,二人才回到洋樓,悠悠談起當年榮景。
▲姜阿新破產、搬離北埔後,廖運潘(左一)與太太姜麗芝(右一)幾乎不願意再踏進洋樓,這對他們來說是傷心地,直到子女買回,二人才回到洋樓,悠悠談起當年榮景。



從烘乾揉製,全部自動化生產。全盛時期,姜阿新的永光茶葉在北部擁有八家大型茶廠,是當時台灣最大茶葉工廠。此外,姜阿新也積極將觸角伸到了林業、礦業及運輸。

不久後,日本加入二戰,沒有船可以運輸,茶葉賣不出去,姜阿新茶廠的烘乾設備就用來風乾各式蔬菜,供給前線之用 。

借貸擴張 敗相已露  

日本戰敗後,時局混亂,倫敦茶市大缺貨,姜阿新見機又賺貿易財,姜阿新與怡和洋行合作,「有多少就買多少!」廖運潘說:「那時(舊)台幣一直貶值,只要有錢,就趕快去買茶,放了二天,茶葉又漲了,錢賺得好容易。」

▲二歲就離開北埔的姜惠琳,從不知自己曾身家顯赫,靠自己的努力當上Nu Skin台灣區總裁,很多人聽到她是姜阿新的孫女都很驚訝。
▲二歲就離開北埔的姜惠琳,從不知自己曾身家顯赫,靠自己的努力當上Nu Skin台灣區總裁,很多人聽到她是姜阿新的孫女都很驚訝。





為了招待來自世界各地川流的客人,姜阿新蓋起自己的城堡:「姜阿新洋樓」,獨生女姜麗芝回憶說:「家裡整個晚上都不睡的,每天開流水席、打麻將。」

戰後物資缺乏,讓姜阿新野心愈來愈大,他仔細一算,隨著幣值急貶,當初借貸的五萬元,現在只要還個二包茶葉就好了。於是又跟銀行貸了一百萬元,繼續擴張。

利息壓垮 北上避債

大戰後四年,荒廢的南洋茶園慢慢地復原了,國際茶業產量供應多了,永光茶葉失去競爭優勢。加上每個月的利息開銷,財務破洞已露。

「岳父急著要我辭掉台灣銀行工作,從高雄回到北埔幫他理債。」廖運潘是觀音鄉第一位台大畢業生,姜阿新當初就是看上他的金融才華,招贅進來。後來姜阿新為了奪下新竹客運董事長的席位,舉債買下大部分股權。

▲姜阿新(右)曾經富甲一方,與妻子詹蒜妹(左)蓋了這棟洋樓,招待來自世界各地的賓客。(廖運潘提供)
▲姜阿新(右)曾經富甲一方,與妻子詹蒜妹(左)蓋了這棟洋樓,招待來自世界各地的賓客。(廖運潘提供)





「我跟岳父說,這樣可能會無法負擔,但他說:『整理好後,公司會賺錢。』可是還沒等到賺錢,公司就先被利息壓垮了!」廖運潘說。

銀行雨天收傘,只好找高利貸周轉,還把茶葉烘乾機用來烘乾蒜頭、洋菇等農作物來賣,但已無法支應龐大的利息,茶葉王國就這麼一夕垮了。

「那天晚上,岳父把我叫來,我們就在這洋房的豪華客廳裡算帳,共欠了八百萬元,我跟岳父說,把土地賣掉,也許還可以保住這房子…。 」廖運潘坐在洋房的一角,望著空蕩蕩的洋房說。

姜阿新一家連夜北上避債,債主向法院申請永光公司破產,北埔的一切:豪宅、茶廠、林地與名聲,全部埋入深深的債務裡。

大戶派頭 落寞晚年  

「很不甘心,只欠了八百萬元。」廖運潘搖搖頭。「結果,現在我們花了八千萬元 ,買回這棟洋樓…。」姜惠琳有著無限感慨。

▲屋頂設置通氣孔,在沒有冷氣的年代,即使盛夏待在屋內也不覺悶熱。
▲屋頂設置通氣孔,在沒有冷氣的年代,即使盛夏待在屋內也不覺悶熱。



▲每個門窗上都有半圓形的洗石子裝飾,可見卷草與鮑魚等古典花樣。
▲每個門窗上都有半圓形的洗石子裝飾,可見卷草與鮑魚等古典花樣。



▲洋樓建證了姜家昔日風華,往來世界各地的商賈聚集,姜阿新的獨生女姜麗芝的訂婚儀式也在這裡舉辦,可說是當年的世紀婚禮。(廖運潘提供)
▲洋樓建證了姜家昔日風華,往來世界各地的商賈聚集,姜阿新的獨生女姜麗芝的訂婚儀式也在這裡舉辦,可說是當年的世紀婚禮。(廖運潘提供)



▲外牆採用洗石子、磨石子、斬石子等「人造石塗」施工法,石門柱花紋稜線清晰可見,可說是日治時期的建築代表。圖為姜麗芝與四名子女。(廖運潘提供)
▲外牆採用洗石子、磨石子、斬石子等「人造石塗」施工法,石門柱花紋稜線清晰可見,可說是日治時期的建築代表。圖為姜麗芝與四名子女。(廖運潘提供)



▲屋內有日治時代少見的馬賽克磁磚裝飾,還有抽水馬桶與浴缸。
▲屋內有日治時代少見的馬賽克磁磚裝飾,還有抽水馬桶與浴缸。



北埔茶王的晚年,靠著當初幫姨太太在台北西門町買的店面收租過活。「每週我們都會去看阿公,即使不出門,他仍堅持要穿西裝、戴懷錶,拄著他那根高級檜木做的拐杖。家裡人口少,但每道菜,都要煮一大鍋…。」當初連夜離開北埔時,姜惠琳才二歲,依稀記得姜阿新在台北落寞時仍保有的大戶派頭,孤單地度過晚年。

「一直到我長大了、出去工作,人家驚訝地問我:『妳是姜阿新的孫女?』我才知道姜阿新當年有多厲害。」姜惠琳跑回家問媽媽:「小時候的大房子呢?」媽媽總說:「過去了,就算了啦!」

「幾年前,合作金庫(債權銀行)要賣,開價一億元,我們實在負擔不起。期間新光集團的吳東昇租了下來,整修過後,成立金廣福基金會、開放參觀,我們雖然慶幸有人照顧,心中卻有無限感慨。」姜惠琳說。

▲姜阿新洋樓被盛譽為台灣最美的3大洋樓之一,這棟1949年完工的巴洛克風格華麗建築,全由客家建築師與工人建造,就連石材、木材等建材都取自台灣,所有的木造內裝均用卡榫,不見一根釘子。
▲姜阿新洋樓被盛譽為台灣最美的3大洋樓之一,這棟1949年完工的巴洛克風格華麗建築,全由客家建築師與工人建造,就連石材、木材等建材都取自台灣,所有的木造內裝均用卡榫,不見一根釘子。



一直到二○一二年,合作金庫又釋放有意出售的消息,姜惠琳跟姊姊找吳東昇談了二次:「吳先生雖然有優先承購權,但看我們這麼有心,也就願意退讓。」姜家這才找了姜阿新的孫子輩、湊齊了八千萬元,終於讓老宅回到了姜家之手。

後輩奮起 追憶風華

「沒想到,這棟房子可以重回姜家…。」八十多歲的廖運潘站在當年的祠堂裡,望著遠方北埔的市街,悠悠地以日語唸起了孝經開宗明義章:「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一旁的姜惠琳和二姊廖惠慶跟著紅了眼眶。

▲為了招待外國賓客,屋內設有西式壁爐,還有可活動的木製拉門,方便隨時敞開大廳。
▲為了招待外國賓客,屋內設有西式壁爐,還有可活動的木製拉門,方便隨時敞開大廳。



▲屋內木料都出自姜阿新自有林場,用了檜木、櫸木、杉木、樟木、烏心石,材質堅硬,荒廢近五十年仍保存完好。
▲屋內木料都出自姜阿新自有林場,用了檜木、櫸木、杉木、樟木、烏心石,材質堅硬,荒廢近五十年仍保存完好。



「這棟房子已經列為古蹟,我們也不能改建,只能整修。」姜惠琳說。日前,姜家將過去保留下來的古家具搬進來採預約制對外開放參觀,「我們希望這裡不只成為姜家聚點,也是北埔的文化中心。」過去絕口不提姜阿新過往的父母,這才慢慢說起當年,考慮書寫這一段風華歷史。

洋樓歷經姜家百年的富貴與殘落,風華依舊,逝去與追憶,都在此交錯。(內容取材自壹週刊658期)

▲二樓除了前廳神明廳的露台外,側邊也有一個廣大露台,可以俯瞰姜家古厝。
▲二樓除了前廳神明廳的露台外,側邊也有一個廣大露台,可以俯瞰姜家古厝。



撰文:鄭心媚 攝影:陳肇英、林玉偉 設計:裴惠娟、簡崇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