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世家望族》南霸天叱吒政商 高雄陳家百年風華

高雄陳家是日據時代台灣五大家族之一,至今依然雄霸南台灣,土地遍及大高雄精華地段。第一代陳中和,奠立龐大基業,掀起百年風華;第二代叱吒政商界,陳啟川曾任兩屆高雄市長,陳啟清也當過高雄市議員和制憲國代;第三代陳田錨更是南台灣政壇超過三十年的老議長,目前仍是陳家的代表人物。

然而,負責家族土地管理、開發及租賃的「南和興產」公司,最近卻爆出逾半股權賣給外資,一場千億家產的爭奪內鬨也隨之浮上檯面。

▲陳中和蓋「餘慶堂」,即現在的「陳中和紀念館」,主建物是一幢巴洛克式洋樓,歐式風格蘊含中國味。
▲陳中和蓋「餘慶堂」,即現在的「陳中和紀念館」,主建物是一幢巴洛克式洋樓,歐式風格蘊含中國味。



2015年8月,國內金融機構整併案再傳喜訊。元大金控宣布,以總交易金額五六五‧五億元,百分之百收購大眾銀行股權,這是金管會改推「民民併」後的第二個案例。

為了這次併購案,已高齡八十七歲、迄今仍是大眾銀行「精神領袖」的創辦人陳田錨,特別重出江湖,擔任合併後銀行的榮譽董事長,兒子陳建平也將出任二合一後的銀行副董事長。這除了可看出元大金求親誠意,也看得出這位前高雄市議會的老議長,絕對是安定大眾銀行內部人心的重量級人物。

政商兩吃 喊水結凍

陳田錨是高雄陳家第三代,也是目前高雄陳家檯面上的代表人物。高雄陳家自第一代陳中和做蔗糖買賣起家,累積龐大家業財富。商而優則仕,他的六子陳啟川曾任兩屆高雄市長,八子陳啟清當過高雄市議員和制憲國代,帶領家族攀向高峰,在南部政商勢力喊水會結凍。

▲在南台灣政壇資歷超過30年的老議長陳田錨,是目前高雄陳家的代表人物。
▲在南台灣政壇資歷超過30年的老議長陳田錨,是目前高雄陳家的代表人物。



陳家主要事業有大眾銀行和欣高石油氣兩家上市公司,還跨足營建、有線電視等事業。然而,高雄陳家驚人的是在土地資產,位於高雄市中心區的古蹟公園「陳中和墓園」,及高雄醫學大學附屬「陳中和紀念醫院」,都是高雄陳家的土地,「從七賢路大樓往南看,眼線所及,有一大部分都是陳家的土地。」高雄耆老說。

但陳家第三代卻爆出爭千億家產、兄弟反目決裂的戲碼。高雄市中山路與五福路口,以大統百貨五福店為中心點的十字路口,近半世紀以來都是高雄最繁華的商圈;加上附近有百貨商場林立的新堀江及玉竹商圈,及中央公園與城市光廊,如同高雄的心臟地帶,四周土地也榮登「地王」。



然而,就在大統百貨斜對面,一塊占地近二千坪、市值高達四十億元以上的鑽石級空地,卻一直被當成停車場使用。原來這裡是陳啟川的老家,二○○六年陳家子孫在市府進行文化資產審議的前一天,火速拆除七十五年歷史建物,引起輿論抨擊,地主南和興產至今仍未開發。

▲陳中和臥室的擺設。
▲陳中和臥室的擺設。



兄弟決裂 家族爭產

陳啟川在一九五○年成立南和興產,負責家族土地管理、開發和租賃,一九九三年他過世後,由五房子女共治。當地建商說,南和興產是南台灣最大地主,擁有高達約十二萬坪土地,多半位於市中心精華區,總市值約七百億至近千億元,持有建地面積超越台北宏泰、國泰建設等集團,是地產南霸天。

▲紀念館內的大廳。
▲紀念館內的大廳。



陳啟川生前曾說:「這條街看過去都是我的土地。」由於「賣地就是敗家」觀念深植在子孫心底,因此這些土地幾乎「只租不售」,土地筆數只增不減,現在看到的高雄寒軒飯店、特力屋、家樂福、愛買、環球影城等,都是陳家的出租地產。

▲一樓大廳門額有「資訓堂」題字,兩側有傳統的門聯。
▲一樓大廳門額有「資訓堂」題字,兩側有傳統的門聯。



不過陳家人也非守財奴,陳啟川非常熱中捐地做公益,早在一九五四年,他就捐了三‧三萬坪,現在價值上百億元的土地,興建高雄醫學院(現為大學),以及高醫附設中和紀念醫院;陳家還曾捐地一萬多坪給市政府做為公園。

▲陳田錨曾任大眾銀行董事長達15年,直到2007年,才交棒次子陳建平。
▲陳田錨曾任大眾銀行董事長達15年,直到2007年,才交棒次子陳建平。



南和興產等同是陳家金脈,讓陳家人坐收租金都吃喝不完,長期由陳啟川一房到五房的後代子孫共同持有,多年相安無事。不過,二○一四年底,陳家人竟賣出五十八%持股給外資亞太置地公司(Asia Pacific Land),只剩三房還持有四十二%,新董事長與總經理也由外國人擔任,並開始陸續處分多筆小型房地產。

▲陳田圃與陳田植,曾為陳啟川基金會的董事委任關係,對簿公堂。(資料照片)
▲陳田圃與陳田植,曾為陳啟川基金會的董事委任關係,對簿公堂。(資料照片)



夥計起家 賣糖致富

陳家經營權旁落,甚至打破陳家土地只租不賣的鐵則,肇因陳啟川後代分產。原來,以大房長子高雄醫學大學董事長陳田植為首的其他房子女,不滿有「南和興產小金庫」之稱的「陳啟川文教基金會」,長期被三房代表陳田圃掌控,雙方為此對簿公堂,最後大房及他房子女求去,並憤而賣南和興產持股。

▲陳啟川故居十年前因稅務問題,後代將其拆除改建為停車場。
▲陳啟川故居十年前因稅務問題,後代將其拆除改建為停車場。



龐大的土地房產,是陳家稱霸南台灣的基礎,如今南和興產因為家族紛爭而易主,這個百年望族的未來,引人好奇關注。

高雄陳家第一代陳中和是一八五三年出生於高雄市苓雅寮,十六歲進入當時台灣最大糖商陳福謙的「順和行」當夥計。一八七三年陳中和奉命載運五千包蔗糖,遠赴日本做買賣,就此和日本結下不解之緣,奠下日據時代通走四方的根基。

▲高雄的寒軒飯店是向陳家租用。
▲高雄的寒軒飯店是向陳家租用。



羽翼漸豐的陳中和,在鳳山大寮設「新興製糖」,蔗田一望無際,足足有七千多甲。外人總認為陳家從此坐享其成,但陳家子孫卻笑著辯駁:「古早台灣灌溉不利便,那麼多甘蔗田,雨少怕沒水,雨多怕爛掉,阿公(陳中和)成天都要操心。」

▲1954年,陳啟川就捐三萬多坪土地,興建高雄醫學院及附設醫院。
▲1954年,陳啟川就捐三萬多坪土地,興建高雄醫學院及附設醫院。



甲午戰敗,台灣割讓給日本,通曉日語的陳中和成為日軍與台灣人之間的橋樑,日據時期擔任過高雄州協議會會員,陳家從此跨入政界,成為政商兩棲的明星家族,他的大兒子陳啟貞還做到台灣總督府評議員。

最大地主 歐式洋樓

和政治掛鉤,古來就是地方仕紳必修功課,高雄陳家也不例外。日據時代台灣大家族,多和日本殖民政府走得近,不是封官晉爵,就是取得貨品專賣權,進而為家族發展奠基。

二十世紀初,陳中和掌握當時最重要的米、鹽、糖產業,陳家的財富因而水漲船高,此時他開始大量收購土地,鼎盛時期共擁有自耕地四百多萬坪,自此讓陳家登上南部第一地主寶座。

▲陳啟川基金會為南和興產的小金庫。
▲陳啟川基金會為南和興產的小金庫。



陳中和在全盛時期,蓋自宅「餘慶堂」,即現在「陳中和紀念館」,占地二千七百坪,位於苓雅區苓東路上,主建物是一幢巴洛克式洋樓,所有建材來自福州和廈門,歐式風格裡還蘊含濃濃中國味。

值得一提的是,早年靠海的苓雅寮全區只有兩座淡水井,其中一座就設在陳家大宅院內,足見陳中和當時的權勢與地位。



走進古樓,觸目盡是名貴家具,從床鋪、神桌、餐桌,到太師椅、凳子,全部以福杉為底,再由頂級福州師傅鑲入雕有珍奇鳥獸圖樣的夜光螺。館裡的解說員說:「現在沒有人做得出這樣的東西了。」

家教嚴謹 跪神明廳

二樓神明廳供奉觀世音菩薩,每年農曆六月十六日陳中和忌日,後代子孫都會回到這裡為陳中和作忌,人數不定,但場面都十分莊嚴隆重。

▲高雄市中山路與五福路口的停車場占地近2,000坪,市值高達40億元以上,是南和興產最精華的土地。
▲高雄市中山路與五福路口的停車場占地近2,000坪,市值高達40億元以上,是南和興產最精華的土地。



陳田錨說:「我們家教很嚴,長輩說的話就像聖旨,不聽話的小孩,統統被叫到神明廳前罰跪。」

菩薩相旁兩副對聯,上聯「資源開啟田為建業之根本」,下聯「訓誡守遺範造立身之基礎」,陳中和之後,從「啟」字輩開始大體都依據對聯順序為子孫命名。為維繫家族情感,「田」字輩堂兄弟幾個月就聚會吃飯,「建」字輩也有自己的聯誼會。

▲陳中和紀念館建於1917年,1994年整修。(陳中和紀念館提供)
▲陳中和紀念館建於1917年,1994年整修。(陳中和紀念館提供)



從小看盡堂兄弟家榮華富貴的前苓東里長陳田坤回憶:「實在好額人,家裡的僕役少說四、五個,十天、半月都有戲班演戲。每回娶新娘,八個人扛的大花轎都好幾座,一路鏗鏗鏘鏘,有夠派頭。」

古樓的絕代風華維繫了幾十年,陳中和過世後,三老婆孫款還住在古樓裡,一直到九十六歲才過世。陳田錨說:「阮這輩子受阿媽影響最多。她凡事都往好的方面看,每個人在她眼裡都是好人。從政從商,只要和人交往,阮都和阿媽抱持一樣的態度。」

▲▼陳中和開設米、鹽、糖等公司,陳家的財富因而水漲船高,並大量收購土地。下圖為當時甘蔗園耕作情形。(翻攝台灣五大家族一書)
▲▼陳中和開設米、鹽、糖等公司,陳家的財富因而水漲船高,並大量收購土地。下圖為當時甘蔗園耕作情形。(翻攝台灣五大家族一書)





御妻有術 老蔣讚嘆

陳中和過世後,排行老六的陳啟川和老八陳啟清,成為陳家主軸人物。

陳啟川在一九六○年代當過兩任高雄市長,娶了五個老婆,生了七個兒子、八個女兒。他生前住在高雄市最繁華的五福路、中山路口官邸,三個太太住前棟,兩個太太住後棟。

陳啟川每晚只能陪一個太太睡覺,「御妻之道」是讓另四個太太湊一桌打麻將,輸的全算陳啟川的,贏的,陳啟川也抽一半。

五個老婆住在一起,難免爭寵,或互有心結,但是至少表面上相安無事。陳啟川妻妾成群,連老蔣總統都讚嘆:「帶五個女人,比帶五個軍團還要難,真不簡單!」有趣的是,陳啟川臨終時有感於家族成員過多,為避免人多紛爭多,因而下令子孫必須實施一夫一妻制。

▲陳啟川在1960年代當過兩任高雄市長。(高雄市議會提供)
▲陳啟川在1960年代當過兩任高雄市長。(高雄市議會提供)



陳啟川自己則喜歡打獵,曾經多次陪老蔣在澄清湖打水鳥。他的三房長子陳田圃耳濡目染,也練得一手好槍法,並在屏東縣萬巒鄉開墾了一座穎達休閒農場,占地五十公頃,但非用來打獵,而是提供生態保育教學及露營遊憩等活動。陳田圃現在還是中華民國生態保育協會理事長。

父親交代 只租不賣

由於陳中和過世時,陳啟川承繼大批土地資產,加上經營米鹽生意,賺了錢便買土地,幾年間,陳家的土地更多了。為了管理上千筆散落在大高雄精華地段的土地資產,陳啟川在一九五○年成立南和興產公司,負責家族土地管理、開發和租賃。



陳啟川交棒時,曾告訴子女,「交給你們一筆十甲大的芒果園,收成時該如何處理?其實很簡單,直接叫果農來採,收成的利潤雙方拆帳即可!」負責操盤南和興產的陳田圃,也領會父親的管理要訣,把土地委外給賣場或飯店營運管理,省下自營的成本。

至於陳中和八子陳啟清當過高雄市議員和制憲國代,重穿著打扮,名牌衣帽鐘錶不離身。他娶了三個老婆,二老婆黃金川是台南鹽水聞人黃朝琴的妹妹,才貌出眾,是台灣最有名的女詩人之一。

▲陳建平成為延續高雄陳家風光歲月的指標人物。
▲陳建平成為延續高雄陳家風光歲月的指標人物。



陳啟清的長子就是高雄市的老議長陳田錨,曾叱吒南台灣政壇超過三十年,陳田錨之子,則為曾任立委的現任大眾銀行董事長陳建平。

政壇長青 各界拉攏

近一、二十年的高雄政治生態,是被陳、王(前高雄市長王玉雲)、朱(前高雄市議員朱安雄)三大家族勢力把持。國民黨主政時代,三大家族各據一方,但曾有「南霸天」稱號的王玉雲家族,由於中興銀行經營不善,氣數已大不如前;朱安雄家族也在峰安鋼鐵掏空案爆發後,淡出政壇。

當另兩大家族逐漸式微,陳田錨卻在高雄政壇留下許多驚嘆號。他一共當了三十二年高雄市議員,二十二年議長,不但是台灣政治史上任期最長的民意代表,也是最老的議長;儘管已近耄耋之年,但在政壇及企業界,仍非常活躍。一位金融圈大老即以「政壇與金融圈兩棲的風雲人物」來形容陳田錨。

▲黃金川(左起)、黃金川二哥黃朝碧、母親黃蔡寅、大哥黃朝琴。(月津文化工作室提供)
▲黃金川(左起)、黃金川二哥黃朝碧、母親黃蔡寅、大哥黃朝琴。(月津文化工作室提供)



從呱呱落地那天起,陳田錨就擁有過人財勢,但他沒有虛擲財富,而且,他還像祖父陳中和一樣,奮力為子孫存款。

每逢選舉,各黨候選人浮出,沒有一個不想拉攏陳田錨,誰都知道,只要得到高雄陳家的支持,這場仗就好打多了。因為,陳家除了豐沛的政治勢力,其經濟活動也占有一席之地。

▲陳田錨叱吒南台灣政壇30多年,是政商兩棲的風雲人物。(高雄市議會提供)
▲陳田錨叱吒南台灣政壇30多年,是政商兩棲的風雲人物。(高雄市議會提供)



謹守家訓 以德為人

陳家家族事業體系裡,有大眾銀行和欣高石油氣兩家上市公司,而隸屬宏泰集團的群益證券,創辦人陳田文是陳田錨同父異母的弟弟。他因從小生長在台北,與高雄陳家的互動並不頻繁,但在與宏泰集團負責人林堉璘成為姻親後,受到矚目。

此外,陳田錨的五弟為大眾證券董事長陳田稻,目前是陳中和基金會董事長,二弟陳田垣則是金門汽車負責人,代理福特汽車。在地方上,高雄陳家還跨足營建、有線電視等事業。



大眾銀行是陳家的核心事業,陳田錨選「大眾」這個名字,就是要打破從前公營行庫制度僵化,高高在上的老大心態,開一家真正屬於大多數人的銀行。事實上,陳田錨先前曾擔任大眾銀行董事長長達十五年,直到二○○七年、即凱雷集團入主大眾銀之後,才交棒給次子陳建平。

陳建平敢衝敢撞,陳家舉凡有開創性的工作,如擔任立委、籌設大眾銀行、大眾票券,陳田錨都派陳建平完成。

陳建平從小受祖父陳啟清影響甚深,寫「我的志願」時,就以「從商」為第一目標。陳建平高中北上念再興中學,一放假回去就往阿公家跑,常聽阿公講做人要厚道、誠懇,「以德為人」,事業才會久久長長的生意經。

▲陳田文是陳田錨同父異母的弟弟。
▲陳田文是陳田錨同父異母的弟弟。



延續光榮  後代挑戰

拿到企管碩士回國,陳建平熱烈參與銀行籌備,一九九二年大眾銀行成立,他先從營業部襄理做起,卻被家族拱出來選立委,靠著父親人脈,不費吹灰之力當選,但做一屆就「棄政從商」,轉進大眾票券當總經理。

大眾銀行成立前幾年,業績一直平平,陳田錨把陳建平從大眾票券總經理,調來大眾銀行當副總,要他放手改革。為拉近與對手的距離,陳建平從外商銀行找了前總經理林進財等幾個高手,並且把總行從高雄遷到台北。當時身為董事長的陳田錨,每週有五天待在台北坐鎮。

▲隸屬宏泰集團的群益證券,是陳田文創辦。
▲隸屬宏泰集團的群益證券,是陳田文創辦。



陳建平說,世家子弟多半沒有冒險性格,畢竟只要會守,就能過好日子,他算異數。「做什麼事,好像都有數不清的眼睛盯著你看,事情做好,是應該的;做不好,就成了敗家子。」

儘管陳家後代仍奮力衝刺,想延續祖先的光榮,但大眾銀行被元大金控併購,又爆出兄弟爭千億家產,高雄陳家百年風華能否延續,成為後代子孫的一大挑戰。(部分內容取材自壹週刊56期、761期)

撰文:何醒邦 攝影:攝影組 設計:蔡世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