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出身雲林 她卻在撒哈拉沙漠闖出一片天

說話速度宛如機關槍,眼前穿著紫色連身裙的是蔡適任,她曾在法國攻讀人類學博士,如今卻嫁給了撒哈拉游牧民族,在當地又是創業開民宿、又是推動生態保育。「其實當地女人是不能隨便拋頭露面的,我在那根本是個異類。」人生之所以大轉彎,全因當年在台灣的教舞挫敗。

「我是不小心在法國學到跳舞,和台灣慣於學大師的舞、上台接受掌聲不同,他們著重身心整合,透過理解文化來學舞,很自由,我很喜歡。」一學就是十幾年,蔡適任還應台灣出版社之邀出過《管他的博士學位,跳舞吧》、《偏不叫她肚皮舞:一個人類學博士的東方舞授課手記》等書,但此舉卻讓她遭到同行排擠。當時在社區大學開設舞蹈課的她,時常會在部落格記錄教舞點滴,卻屢遭匿名網友留言辱罵。

「我從來沒拿我的學歷做什麼文章,有朋友推測是同行。但網路霸凌最可怕在你不知道留言的是誰、對方有多少人,那時只覺得好像全世界都很討厭我。電腦關上日子一樣過,但那些留言卻像箭一樣插在心上。」

由於教的舞蹈太著重身心與創作,不被當時崇尚大師舞蹈的台灣市場接受。開不成的社大課程,讓她收入有一搭沒一搭,網路上的惡意留言又讓她情緒跌到谷底,「我感覺我耗盡了我的心力,卻連維持基本開銷都有問題,那時覺得自己整個身心都變得很扭曲。」理想碰壁、身心俱疲,讓她決定抓住朋友推薦的摩洛哥工作計畫,暫離台灣一陣子。

 

蔡適任(左)現在也為許多旅遊團導覽摩洛哥,成了主要收入來源。(蔡適任提供)
蔡適任(左)現在也為許多旅遊團導覽摩洛哥,成了主要收入來源。(蔡適任提供)

「剛去撒哈拉時,我其實沒想到自己會待這麼久,但那時一下飛機,就有感覺到這塊土地對我很友善,好像我在台灣發生了什麼事,她都知道。」坐上沙丘,她悲從中來地大哭,眼淚掉入乾涸的沙丘後迅速就被吸收,「我感覺自己的痛苦跟著風沙全都不見了,沒人知道我是誰,我好像又可以從零開始。」

但嫁給當地的游牧民族無疑仍是她做過風險最大的決定。「這裡的父權在男女腦中根深柢固,女人們沒有靠自己的觀念,通常就是依附在男人身上,有點像他們的所有物。」但個性直爽的她,仍不顧世俗眼光闖出一片天。「這裡的沙漠化愈來愈嚴重,去年的降雨次數十隻手指頭數得出來,而且全都只是地表微濕,長得出草而已。一個地方要變綠洲要幾十年,只能靠種樹才有辦法慢慢重建。」

此外,她也想推動兒童教育,「現在的成人沒念書就已沒什麼工作機會跟生存空間,小孩長大更難。我希望是能夠讓他們受點基本教育,比如說健康教育、基礎算數、阿拉伯文的書寫跟閱讀,至少不要出去連自己搭車看車牌都不行。」但這些,在撒哈拉從來不是一個女人就有辦法做到的事。

「我知道很難,但我對這塊土地有感情,當年走投無路,是它收留了我。在這裡,有很多傳統價值要對抗,很辛苦,但還沒到絕境前,我想我會繼續試試看。」(撰文:陳昭妤 攝影:蘇立坤)

蔡適任與游牧民族老公。(蔡適任提供)
蔡適任與游牧民族老公。(蔡適任提供)

蔡適任時常在臉書上分享沙漠婚姻點滴。(蔡適任提供)
蔡適任時常在臉書上分享沙漠婚姻點滴。(蔡適任提供)

早年投入舞蹈領域的蔡適任。(蔡適任提供)
早年投入舞蹈領域的蔡適任。(蔡適任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