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截四肢老師重獲雙臂 「用自己手摳鼻孔超爽」

用手指摳鼻孔,這個有些人覺得不雅觀的動作,如今卻讓中山大學企管系助理教授王致遠笑開懷。
 
王致遠前年因不明感染多重器官衰竭險死,四肢被迫截肢,裝上義肢後去年9月重執教鞭。今年3月,他在林口長庚醫院接受台灣首例雙臂異體移植手術,經半年復健、克服抗排斥藥物導致神經失調等副作用,今獲頒周大觀基金會熱愛生命獎章,明天將重返校園。王致遠笑說:「你都不知道可以用自己指頭摳鼻孔有多爽!」
 
46歲的王致遠前年9月初與女友到東部爬山時身體不適,因不明原因感染,致多重器官衰竭休克,一度被院方發出病危通知,最後四肢壞死截肢。
 
他後來裝上單臂造價上百萬的最新型電子手臂,去年9月重回校園開課,復原速度與強韌毅力被視為「奇蹟」,但為了生活自理的目標,他決定接受雙臂異體移植手術,經林口長庚醫院整形外科移植團隊評估,今年3月6日終於等到合適雙臂捐贈者,完成台灣首例雙臂異體移植手術。
 
移植團隊動員4組、至少20位骨科、整形外科、麻醉科等醫師,其中2組根據他截肢部位在前臂設計適當切口,找合適神經血管及肌肉肌腱組織並標示清楚。另2組人力則裁修捐贈者前臂組織,再依序進行骨頭固定、肌肉肌腱修補、動靜脈吻合、神經修補等,手術歷時近13小時才完成。

即使醫師們眾志成城,但過程並非一帆風順。手術快結束時,王致遠對血管擴張劑產生過敏反應,一度休克,差點沒命,醫師緊急在手術台上以心肺復甦術救回他。王致遠直到術後第5天才醒來,考驗接踵而來,移植手臂出現起紅疹等排斥反應,加上服抗排斥藥物引起的情緒不佳、交感及自主神經失調,導致大小便不好控制、容易出汗、食慾不佳等副作用,一度讓他吃足苦頭。
 
王致遠住院1個月後出院,但仍要每天做復健、電療,維持肌肉運動及刺激神經生長。他說,目前手術傷口已完全癒合,骨頭也大致完全接合。他伸出移植後的雙手一邊示範一邊說,運動神經長得比較快,手可微動,拍打手掌會有本體振動的感覺,但輕刮手指和手掌還沒感覺,現在感覺只到前臂靠近截肢端。

王致遠說,他看過國外移植的案例影片和報告,有案例可生活自理程度,「可是每個人復原狀況不一,我也不知道可以恢復多少,只能持續復健慢慢等!未來最期待的是自己上廁所、洗澡換衣服,用十根手指打電腦和開車!」

而王致遠奇蹟重生歷程,也獲周大觀基金會選為2017年第20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得主,今上午出席在台北圓山飯店舉辦的關懷生命全台走透透公益活動,他在致詞時說,從四肢正常的人變成失去四肢,確實是蠻大的挑戰,但也因此看到不同的世界,他說現場看到更多比他遭遇更大挑戰的人,都用各自的努力來克服所有問題,也突破原有的框架與想像空間,去創造更多生命的可能性,「不要因為自己突然喪失什麼而感到悲哀,反而應思考或許可以用更多有創意方式來完成生命的挑戰!」(周昭平/高雄報導)

(本篇圖文由《蘋果日報》提供)

看著「自己的手」,中山大學企管系助理教授王致遠露出微笑。張世瑜攝
看著「自己的手」,中山大學企管系助理教授王致遠露出微笑。張世瑜攝

因為神經還沒有完全長好,中山大學企管系助理教授王致遠拍打手掌會有本體振動的感覺,但輕刮手指和手掌還沒感覺。張世瑜攝
因為神經還沒有完全長好,中山大學企管系助理教授王致遠拍打手掌會有本體振動的感覺,但輕刮手指和手掌還沒感覺。張世瑜攝

生活自理,這是中山大學企管系助理教授王致遠未來的目標。張世瑜攝
生活自理,這是中山大學企管系助理教授王致遠未來的目標。張世瑜攝

中山大學企管系助理教授王致遠的手上留下移植痕跡。張世瑜攝
中山大學企管系助理教授王致遠的手上留下移植痕跡。張世瑜攝

王致遠今上午出席周大觀基金會頒贈熱愛生命獎章。翻攝畫面
王致遠今上午出席周大觀基金會頒贈熱愛生命獎章。翻攝畫面

中山大學企管系助理教授王致遠透過疊杯復健手的抓握。王致遠術後。翻攝畫面
中山大學企管系助理教授王致遠透過疊杯復健手的抓握。王致遠術後。翻攝畫面

王致遠(右)今年六月在高雄接受世界手臂移植權威、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整形外科主任李為平的當面評估。翻攝畫面
王致遠(右)今年六月在高雄接受世界手臂移植權威、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整形外科主任李為平的當面評估。翻攝畫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