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花樣男女》寂寞女 上床找溫暖

24歲女子小葳(化名)從小家庭沒溫暖,她特別渴望穩定愛情。但愈渴望往往愈失落;男女都試過的她,漸漸用性、愛可以分開當理由,開始在速食愛情中,找尋一絲慰藉。

  ▲小葳從小家庭沒溫暖,情路又坎坷,索性依賴起網路上的速食愛情。    
▲小葳從小家庭沒溫暖,情路又坎坷,索性依賴起網路上的速食愛情。  





情傷的小葳想來台北打拼。「很缺錢,台北工作機會比較多,也想離開傷心地。」

這天很冷,她跟記者約一早見面,身旁還跟著一位西裝筆挺的大叔。

大叔對她呵護有加,幫她買咖啡,還以護花使者之姿,提醒她小心別凍著、別被記者騙。

▲她常常面無表情,逕自做著自己的事。
▲她常常面無表情,逕自做著自己的事。



大叔照顧 尋夢園約砲

小葳說,大叔是她台北的網友,「我沒有跟他怎麼樣啊,昨天也沒跟他睡。他幫我找地方住,很照顧我。」

到底有沒有怎麼樣,我們不得而知。且昨天沒怎樣,也不代表今天就不會怎樣。確定的是,女孩對「照顧」兩字,特別容易感動。

▲小葳最慘的時候,連麵包也吃不起,也不知該何去何從。
▲小葳最慘的時候,連麵包也吃不起,也不知該何去何從。



「有人給我飯吃,我也覺得是被照顧。」過去一年多,她沒有工作,沒地方住,沒錢花,全靠在聊天室找人「照顧」。「我玩尋夢園(聊天室名稱),那裏很好找伴。我通常先網上聊一聊,然後就約出來。」

▲她特容易被「照顧」感動,有時候網友隨便跟她相約聚聚,她也覺得對方有照顧她。
▲她特容易被「照顧」感動,有時候網友隨便跟她相約聚聚,她也覺得對方有照顧她。



就算沒玩過網路約砲,也知道約出來的程序當然是先吃飯,然後開房。「開房就去hotel,我很喜歡,乾乾淨淨住起來很舒服。我一進房都是先去洗澡,然後鑽進被窩…,跟不太認識的人性愛,我覺得比跟男友…刺激。」激烈性愛完,她說就舒舒服服睡個覺,世界又溫暖起來,暫時可以忘記所有煩惱。

▲看起來正常的女孩,其實有著奇奇怪怪想法及經歷。
▲看起來正常的女孩,其實有著奇奇怪怪想法及經歷。



▼小葳身材勻稱,心中也沒包袱,要找網路一夜情很容易。
▼小葳身材勻稱,心中也沒包袱,要找網路一夜情很容易。



性愛分開 男女都劈腿

這個年輕女孩講話沒什麼表情,只有談到性時,表情難得有點樂。「我是金牛座,本來就喜歡做。性、愛我可以分很開。覺得很煩躁時,我就會想找人做愛。做完,就覺得紓壓了。我不會覺得空虛,我覺得性愛完很輕鬆。」

談到愛情時,她則明顯悲觀。她依賴愛情,但不相信愛情。

  ▲很早就離家的小葳,很習慣到處找地方住。    
▲很早就離家的小葳,很習慣到處找地方住。  

|

小葳說,小時候,她家裡氣氛很糟,爸媽很早分開,媽媽已改嫁。爸爸情緒不穩定,動不動就開打。「就皮帶抽或用衣架瘋狂打,我十五歲就翹家了。」早早離家的小葳,靠男友給她溫暖。「那時年紀小,就跟著小流氓男友到處混。天不怕地不怕,覺得有男友在就好。」男友沒錢時,她就去檳榔攤上班,「一天要被摸十幾次奶吧,我沒什麼感覺啊,只是被摸還被客人嫌奶不夠大,就覺得有點機歪。」

▲年輕的小葳依賴愛情,卻也不相信愛情。
▲年輕的小葳依賴愛情,卻也不相信愛情。



生活飄飄蕩蕩,她不在乎,男友劈腿就令她抓狂。「我交過三、四個男友都偷吃,我變得很沒自信。後來我就改交T(女同志),想說T應該比較專情吧。但T也一樣劈腿。我交的兩個都是帥T,身邊很多女生會黏上去。」

▲小葳看著鏡子,有時候也陷入迷惘。
▲小葳看著鏡子,有時候也陷入迷惘。



渴望穩定 反揹一身債

不管跟男跟女都被背叛,小葳更渴望穩定。「二十一歲時認識了一個非常老實的職業軍人,很快就跟他住在一起。其實我並沒有很喜歡他,只是那時候就覺得很累,想要好好過日子。

▲她說自己性、愛可以分開,做愛時她可以暫時忘記所有煩惱。
▲她說自己性、愛可以分開,做愛時她可以暫時忘記所有煩惱。



「他說什麼我都聽他的,我去服飾店打工,賺的錢都交給他,交往一年多後,他說要錢滾錢,叫我先幫他貸款。後來又貸款買車再二胎,也是我幫他作保人…。」小葳說,職業軍人男友想結婚,一直逼她,她才發覺自己根本不愛對方,更無意結婚,「我本來就是不婚族,我從小看爸媽那樣,從來不相信婚姻。我跟他說自己還年輕,還不想那麼早結婚時,他就翻臉了,他說我是在浪費他的時間。」

  ▲帶著簡單行李,小葳決定到台北打拼,重拾新生活。    
▲帶著簡單行李,小葳決定到台北打拼,重拾新生活。  



男友變臉速度之快,令小葳幾乎無法反應,「他威脅我,若不結婚,後果自擔。」她覺得男友變得很可怕,只拿了幾件衣,就離開男友家。「後來我才想到自己還幫他揹了兩百多萬的貸款。我跟他聯絡,但他不出面,我自己連飯都沒得吃了,哪有辦法償還!」

▲一直想要穩定關係的小葳,卻又說自己是不婚族。
▲一直想要穩定關係的小葳,卻又說自己是不婚族。



不認援交 台北新生活

就是在這樣絕望的情形下,小葳開始在聊天室找溫暖。她不認為自己是在援交,「我從沒有開價,我都是交朋友。睡完給錢或不給錢都無所謂,有飯吃有地方睡已經夠了。有的可能睡個兩次就消失,但也會遇到比較不錯的,他跟你談一、兩個月戀愛,期間也會噓寒問暖,還會給零用錢,等於我食衣住行都解決了。」

▲她不認自己是援交,她把網友都當男友看待。
▲她不認自己是援交,她把網友都當男友看待。



小葳說,其實她並不覺得自己這樣很墮落,反而是她在谷底時,靠著這些給了她一線生機。「我並沒性交易,我反正喜歡性,只是換著睡而已。」她雖然說得瀟灑,其實還是想改變。否則也不會想上台北打拼。

▲小葳現在最大的煩惱是揹了兩百多萬的貸款,她不知道自己未來該怎麼辦。
▲小葳現在最大的煩惱是揹了兩百多萬的貸款,她不知道自己未來該怎麼辦。



「其實是慢慢有了力氣,就覺得一直逃避問題也不是辦法。」她說在網上看到台北有鋼琴酒吧在徵小姐,保證月入十萬以上。有點天真的她租了小套房,想在台北重拾新生活。

撰文:楊筠 攝影:王聰賢 攝影協力:何宗昇、余祐棠 設計:謝培蓮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