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

老字號 遊子返鄉旺老街 楊家雞捲

楊家雞捲離菁桐車站只有幾步之遙,第一代楊生利(右)在此賣雞捲六十多年,現有第二代楊錦聰(左)接手幫忙。
楊家雞捲離菁桐車站只有幾步之遙,第一代楊生利(右)在此賣雞捲六十多年,現有第二代楊錦聰(左)接手幫忙。

平溪線火車響著笛聲開進菁桐站,幾個遊客從「楊家雞捲」拎了剛炸好的雞捲就往車站衝,興許是熱騰騰的炸物難以抵擋,有人一路跑不忘用竹籤叉雞捲塞入口。
楊家雞捲的老闆楊生利現年八十一歲,鎮日在店內忙進忙出。他先在後方廚房熬肉羹湯底,又走到攤位前檢查雞捲和卜肉的數量,他說:「我十三歲就在菁桐老街上開小吃店,彼時憨膽啦!杓子拿了黑白喇,沒想到礦工們很愛吃,一天幾乎二十四小時都點燈營業。」

小吃店 礦工幫襯

楊生利來自鄰近菁桐的薯榔村,由於是家中獨子,父母不願讓他入坑當礦工。一九四三年,他隻身來到菁桐坑,租了小店面開始做生意。「彼時老街的客源主要是菁桐、石底大斜坑兩處礦坑的礦工。礦工採三班制,整條街就是個不夜城,不只有理髮店、西服店、精品店、牙科、藥局,還有五、六間小吃店,甚至還有一家百貨行。」
當時小吃店沒有店名,主要賣炒飯、麵類和雞捲。他說:「雞捲其實是台語發音,意思是『多出來的捲子』。」當時人們節儉惜物、沒有冰箱,只能將沒吃完的剩菜,用豆皮包裹油炸,延長存放時間。
一旁正在炸雞捲的第二代老闆楊錦聰,指指牆上標語「雞捲沒雞肉」,接著說:「礦坑一帶許多人家都會自己炸雞捲,一般都會添加魚漿,但我父親不加魚漿,而是以麵粉、地瓜粉、太白粉調和而成,冷掉後還是會Q,不只礦工愛吃,家庭主婦也常買去拜拜。」

礦鄉沒落後,楊生利將小吃店改為柑仔店,圖為1990年左右的店景。(楊錦聰提供)
礦鄉沒落後,楊生利將小吃店改為柑仔店,圖為1990年左右的店景。(楊錦聰提供)

祭供品 月銷二日

一九七五年,石底大斜礦坑停產,礦鄉人口外流,小吃店逐漸走下坡,楊生利停賣飯、麵類,改經營柑仔店「生利商店」,但仍維持販賣雞捲供祭拜使用;一九八七年,菁桐礦坑也宣告停產,柑仔店生意更是一落千丈。
楊生利說:「原本熱鬧的老街不見人影,生意歹時一天只賣十幾元。」但留在村子裡的老人們仍習慣初二、十六拜拜,楊家雞捲也應景配合,只限拜拜當日製造銷售。「以前一天就要做二、三十斤,老街沒落後,一個月才約做二、三十斤。」
楊錦聰也提到,老街繁華褪去後,街上的商店全部跟著搬走,只剩生利、溫泉、瑞大三家柑仔店。「那時父親覺得自己年紀大了,搬到外面住不習慣,加上孩子們都大了,可以到外謀生,所以他寧可在門口打瞌睡,也堅持繼續經營柑仔店和賣雞捲。」他翻出一張楊生利睡在商店前躺椅上的老照片,圖中老人因為熟睡而張大了嘴巴。

肉羹湯的肉羹以肉塊拌魚漿做成,湯頭不勾芡,只加入白蘿蔔熬的高湯,喝來有媽媽的味道。(60元/大,40元/小)
肉羹湯的肉羹以肉塊拌魚漿做成,湯頭不勾芡,只加入白蘿蔔熬的高湯,喝來有媽媽的味道。(60元/大,40元/小)

拚觀光 遊子返鄉

 不過一九九四年,楊生利突然中風,柑仔店由妻子楊林員照顧,製作雞捲的工作落到嫁在村子裡的女兒楊梅英肩上。雖然經過二年調養,楊生利逐漸康復,但雞捲還是由楊梅英供應。
往後的日子,菁桐持續一片慘澹,火車站、月台總是空無一人,街上也只見老人與狗在打盹。直到二○○二年,一群遊子返鄉參與社區總體營造,積極規畫閒置空間再利用,沉寂許久的老街總算恢復些許生氣。
「我就是當時回到社區幫忙的其中一員,剛開始只是假日回來幫忙除草,後來工作的報社倒閉,太太又回平溪國中教書,我索性回來當導覽解說員,順道幫忙顧店。」曾在兒童日報任職發行督導的楊錦聰,回憶自己第一次的導覽經驗:「報社的朋友組了一團來放天燈,我第一次在眾人面前講話,邊講腳還邊抖。」
菁桐社區再造的消息傳開後,陸續有好奇的遊客搭平溪線到終點站菁桐一探究竟。楊錦聰也特別在店門口擺攤,專賣雞捲。有次,一位導覽員帶著遊客在門前排隊試吃雞捲,恰巧被媒體記者遇見,大排長龍的景象透過報導披露,楊家雞捲的名氣大開,生意就此翻紅。

楊家雞捲位於人來人往的菁桐老街,但7、8年前,門前只有百無聊賴的貓夠在打瞌睡。
楊家雞捲位於人來人往的菁桐老街,但7、8年前,門前只有百無聊賴的貓夠在打瞌睡。

逢假日 家族動員

「爸媽生了四男一女,五、六年前,我徵求三位哥哥的同意後,重新裝潢柑仔店,轉型為雞捲專賣店,一路走到現在。假日需要增加六、七個人手,過年則是家族總動員,約要十五個人手幫忙才夠。」楊錦聰說。因為大哥、二哥都有穩定工作,平時未參與店內生意,三哥楊錦良則在假日回來幫忙。「雞捲生意重新做起來後,我就告訴兄弟姊妹,楊家雞捲是父親的、家人的,因此我和三哥都領薪水,雞捲也由姊姊繼續供應。」
楊生利理所當然地說:「阮兩個大漢後生都在上班,吃頭路卡涼,我不希望他們回來;但細漢後生服務的報社倒了,外面頭路歹找,他也願意回來做社區營造,一點一滴將菁桐救活起來,又接手這間店,我很安慰。」

楊家雞捲應用大量的芋頭、地瓜、南瓜、紅蘿蔔。(50元/份)
楊家雞捲應用大量的芋頭、地瓜、南瓜、紅蘿蔔。(50元/份)

楊家大姊楊梅英是雞捲主要製作和供應者。
楊家大姊楊梅英是雞捲主要製作和供應者。
近年重新販賣的卜肉,也是楊生利親手製作。(五十元/份)
近年重新販賣的卜肉,也是楊生利親手製作。(五十元/份)
入口處標示的招牌,逗趣點出產品特色。
入口處標示的招牌,逗趣點出產品特色。

老灶台 古味續香

楊錦聰又提到,姊姊楊梅英十五歲就跟著做雞捲,是父親之外,最能做出當年味道的人。
我們跨過鐵軌,穿到車站另一端的楊梅英家,只見她快速地將芋頭、地瓜、南瓜、洋蔥、紅蘿蔔、肥瘦三比一的大塊絞肉等餡料捲入豆皮,再置入上了年紀的老灶,以一百五十度的高溫油炸。她強調,父親傳下來的雞捲和一般只加芋頭、絞肉、魚漿的雞捲就是不同。她還說:「以前一個月只要做二次,現在銷量大,遇到假日人手不足,還得趕緊包完,回店內幫忙。」
楊錦聰沉默了一會,嘆了口氣:「今年過年又是爆量,三哥幫完過年,突然心肌梗塞,就走了。」是過勞嗎?他的臉刷上一層惆悵,搖搖頭:「別談這,這是我心中永遠的痛。」
火車笛聲再次鳴起,載來的遊客再度湧入楊家雞捲。楊錦聰忙著照顧前方攤位,來來回回切、炸雞捲,楊生利和楊林員則在後頭張羅肉羹湯、麵、豬肝粥及香菇粥。
剛從澳洲返台的陳小姐,帶著香港友人蕭先生、歐小姐來品嘗雞捲,第一次吃到雞捲的他們頻呼:「好吃!好吃!」也覺得口感與香港的糯米捲有些相似。另一位和爸媽、哥哥同遊菁桐的陳小妹妹,則愛吃近年推出的肉羹麵,吃光了一整碗,還問媽媽:「還有嗎?」

生意好的時候,客人得先坐在火車椅上等位子。
生意好的時候,客人得先坐在火車椅上等位子。

品項少 老街共榮

楊錦聰指指牆上另一道標語「肉羹沒有ㄍㄥ」,介紹店內肉羹全是純手工製作,「作法是父親教給我的,和一般羹湯不同的是,湯頭完全不勾芡,而是以新鮮白蘿蔔熬煮而成。」他自信滿滿地說,曾有二十個來自迪化街的遊客進門吃雞捲,只叫了一碗肉羹清湯,待嘗過之後,馬上追加十九碗。我跟著試了一口,感覺除了「家常」二字,的確有種回家吃媽媽料理的親切感。
只是,楊家雞捲菜色僅五、六種,不會太單薄嗎?楊錦聰笑說:「我就是不想賣太多東西,希望客人留點肚子,逛逛老街其他店家。」他認為,老街好不容易復甦,最重要的就是要留住最初的樣子,「所以老街沒有便利商店,遊客來吃古早味的雞捲、在柑仔店消費,才能體驗真正的礦坑風味。」

雞捲不加雞肉,而是加入肥肉比例較高的大塊豬絞肉。
雞捲不加雞肉,而是加入肥肉比例較高的大塊豬絞肉。

菁桐變臉 迎新客

2002年起,菁桐子弟開始返鄉除草、清理煤渣;2004年申請文建會補助、進行社區總體營造,修築「菁桐大紀事」街道、整理有百年歷史的木造車站,並興建「菁桐礦業生活館」「礦工意象藝術空間」等;同時訓練社區民眾、小學生擔任導覽員。
經過變臉,原本被形容為「只有睡過頭才會不小心坐到終點站」的菁桐,吸引不少中外遊客,除了國外媒體曾多次前往取景,老街上的楊家雞捲、柑仔店溫泉商店,及瑞大商店改設的鐵道故事館,都是熱門商店。

清淡的香菇豬肝粥,部分客人認為口感比較接近泡飯。(30元/份)
清淡的香菇豬肝粥,部分客人認為口感比較接近泡飯。(30元/份)

楊家雞捲
地址:新北市平溪區菁桐街127號
電話:(02)2495-1056
楊家雞捲 地址:新北市平溪區菁桐街127號 電話:(02)2495-1056
菁桐位於平溪線最後一站,沒落時只有睡過頭的人才會在此下車,與現在熱鬧景況相去甚遠。
菁桐位於平溪線最後一站,沒落時只有睡過頭的人才會在此下車,與現在熱鬧景況相去甚遠。
陳小姐(中)帶香港友人蕭先生(右)、歐小姐(左)前來品嘗雞捲,蕭先生認為口感很像香港的糯米捲。
陳小姐(中)帶香港友人蕭先生(右)、歐小姐(左)前來品嘗雞捲,蕭先生認為口感很像香港的糯米捲。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