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封面故事》獵捕張錫銘 世紀警匪槍戰直擊

清晨5:30張錫銘(左三)與陳進雄(左二)挾持農夫簡昭平(左一),搶奪由保全員吳信璋(右一)所駕駛車輛,保全員被壓至後座,簡昭平則趁隙脫逃。
清晨5:30張錫銘(左三)與陳進雄(左二)挾持農夫簡昭平(左一),搶奪由保全員吳信璋(右一)所駕駛車輛,保全員被壓至後座,簡昭平則趁隙脫逃。

7月26日,台灣治安史上最強悍匪張錫銘及其4名黨羽,在107名重裝警力的圍剿下,爆發國內治安史上最激烈的警匪槍戰,雙方共開了三千多發的子彈,警方甚至丟出10枚震撼彈,張錫銘則還以顏色,丟擲2枚手榴彈,圍捕現場有如戰場。 張錫銘與同夥陳進雄,為了脫困,還雙雙持有好萊塢電影《黑鷹計畫》中美軍所使用、裝配狙擊鏡頭的M4A1突擊步槍,與警方發生多達十餘波火拚,最後警方動用鎮暴車,才制伏張錫銘的2名黨羽林國忠及李金成,李金成甚至豎起白旗,棄械投降。 本刊記者從26日凌晨1點20分就跟隨警方抵達圍剿現場,從警方勤教、布署、攻堅、警匪激戰到張錫銘狡猾逃脫,身歷其境,全程直擊槍戰圍剿過程,並以第一手採訪,一一解析警方如何錯估情勢,使得防堵策略失當,讓原本甕中捉鱉的張錫銘,成了過江猛龍,持續危害治安。

霹靂小組拿著盾牌慢慢探頭,準備搜索張錫銘最後現身的廢棄雞寮,但張錫銘早已逃逸。
霹靂小組拿著盾牌慢慢探頭,準備搜索張錫銘最後現身的廢棄雞寮,但張錫銘早已逃逸。

「張錫銘你們被包圍了,趕快出來投降吧!」七月二十六日凌晨二時一分,圍剿悍匪張錫銘的警方維安特勤小組隊長,在張錫銘躲藏的鐵皮屋外心戰喊話,當他連喊第四聲時,屋內突然傳出連串槍響,劃破寂靜的夜空,槍枝發射的火光還映紅了漆黑的夜晚。

7月26日凌晨2:01,張錫銘集團射出第一槍,警方隨即反擊,現場頓時火光四射,激烈交火。
7月26日凌晨2:01,張錫銘集團射出第一槍,警方隨即反擊,現場頓時火光四射,激烈交火。

警匪槍戰
圍捕的維安特勤小組乍聽槍聲,立即持槍反擊,有些維安人員見狀,趕緊找掩蔽物,跳入水溝內,但因為維安裝備太厚重,還一度卡在水溝內動彈不得,情況十分危急。
冷不防一顆黑漆漆的東西丟了出來,維安特勤人員仔細一看才驚覺是一顆未爆手榴彈。
這時本刊記者就尾隨在刑事警察局長侯友宜的偵防車後方,距槍戰鐵皮屋不到一百多公尺處,全程直擊這場驚心動魄的世紀槍戰,記者在現場清楚聽到子彈掃射「噠、噠、噠」的聲響,連本刊主管打電話給記者時,都可從電話那頭聽到槍聲。

槍戰一開始,維安特勤人員鄭育展(右二)隨即被打中大腿,在同仁攙扶下離開火線,搭車送醫。
槍戰一開始,維安特勤人員鄭育展(右二)隨即被打中大腿,在同仁攙扶下離開火線,搭車送醫。

槍聲劃破夜空,許多員警還來不及就位,聽到流彈呼嘯而過,急著尋找掩蔽物。
槍聲劃破夜空,許多員警還來不及就位,聽到流彈呼嘯而過,急著尋找掩蔽物。

這是警方第一波的攻堅行動,警匪持續駁火長達十分鐘之久,雙方至少開了上千發子彈,這是警方這次圍捕張錫銘行動中最激烈的一波槍戰,比電影還誇張,震撼力十足。
槍戰的激烈連遠在五百公尺外,埋伏在草叢內的刑事局八隊二組的幹員,都差點被流彈波及,子彈劃過耳旁的破空聲不斷響起,在黑夜中聽起來更加的恐怖,彷彿子彈就在身旁。
這時,張錫銘在鐵皮屋大聲叫同夥「趕快跑」,他的手下大將「憨忠」林國忠,從鐵皮屋後方窗戶爬出,打算突圍逃亡,但爬出來時,就被警方打到左胸,鮮血直流,只好躲藏在草叢中。隨後張錫銘與陳進雄、張宏吉等人也從後窗爬出,看到林國忠中彈,想救他,帶他走,但他堅持不要。隨後張錫銘和張宏吉與陳進雄也躲入草叢中,邊打邊躲邊跑,至於李金成則躲在廁所內。
一陣槍林彈雨,記者心想,張錫銘可能已被打成馬蜂窩,或是自知難逃火網而飲彈自盡。但第一波槍戰後,記者看到侯友宜失望的神情,才知道張錫銘等人並沒有被格斃,也沒有落網。
不到一會兒,一名維安人員大叫一聲,「哎唷,教官我中槍了!」這是第一名警察(保五支援維安人員鄭育展)中彈,他腳部中槍,沒多久另一名員警也中彈,一跳一跳地撤退到一○四巷口,其餘員警立刻上前扶持,由於這邊並沒有救護車待命,一名員警還向本刊記者借車,開到巷口準備後送,最後在侯友宜的指示下,受傷員警上了長官的座車,緊急送醫。

槍戰開始時還來不及部署的維安小組,到處尋找掩護,有的躲在電線桿後,有的趕緊趴下射擊。
槍戰開始時還來不及部署的維安小組,到處尋找掩護,有的躲在電線桿後,有的趕緊趴下射擊。

%

警方裝備

歹徒裝備


註1:含狙擊鏡紅外線瞄準器、夜視器。
註2:約500個。
註3:張錫銘逃亡後尚有火力M4A1步槍2把、AK47槍1把、手榴彈1顆、子彈近千顆。
註4:張錫銘遭查獲火力,約為軍隊一個排的火力。

丟手榴彈 嚇退警方
凌晨二點四十二分,警方發動第二度攻堅,朝鐵皮屋展開猛烈攻擊,張錫銘、陳進雄、張宏吉及林國忠也分頭開槍還擊,並很精準的將警方的照明燈打破。槍戰再開始,警匪雙方像是在比誰的子彈多,在互相看不到的情形下,摸黑胡亂開槍,這次連跟隨在侯友宜身邊的刑事局偵八隊一組副組長戴台捷都遭流彈打中,虎口受傷送高雄榮總。
為了照明,警方不斷投擲震撼彈,但在一片漆黑中,其實張錫銘、陳進雄、張宏吉早就在第一波攻堅後,從鐵皮屋的後方爬窗而出,率先逃亡,而張宏吉甚至與張錫銘、陳進雄分頭逃跑。
而張錫銘等人是死是活,警方那時候都沒把握,但警察卻一個一個的被擊中,兩名受傷維安人員(保一支援維安人員陳璋財、王愛國)被抬送到巡邏車等候救護車送往醫院救治。
三點十分,警匪爆發第四波槍戰,張錫銘朝維安小組丟擲第二枚手榴彈,「轟!」的一聲,手榴彈爆炸碎片四射,高縣警方被迫退守五十公尺外的廢棄民宅。其實張錫銘早已擬定脫逃計畫,他已分配好九百發子彈給每個手下,在遇到危急時,可派上用場。一旦碰到圍剿,便以手榴彈嚇退警方,再分頭逃跑。

歷年警匪槍戰排行榜
歷年警匪槍戰排行榜

張錫銘綁架集團成員

M4A1突擊步槍 警匪都愛
張錫銘這次使用的長槍,及警方在現場查扣槍械,媒體及警察都誤以為是AK47步槍或M16步槍,但根據本刊調查發現,其實是M4A1突擊步槍,是我國警察維安特勤小組的標準配備,也是美軍單位現役使用的突擊步槍。

張錫銘等悍匪及警察之所以都用M4A1突擊步槍,因為它的槍托可以伸縮,體積小,長度只有八十幾公分,方便攜帶,火力強大,射程300至600公尺,口徑5.56mm,和M16步槍一樣,是全自動步槍,可單發射擊,也可一次一個彈匣連發30發子彈,可以說是縮小版的M16步槍。
警方專案小組指出,張錫銘手中的M4A1步槍應是由菲律賓走私來台,而這批武器都是由被逮捕的同夥林敬智提供,林敬智是中部角頭,而他的軍火來源與中部有「軍火教父」之稱的張姓角頭有關。

摸黑搜尋 敵我難分
就在張錫銘在用手榴彈逼退警方後,他和陳進雄就偷偷的溜進了廢棄養雞場旁的民宅中躲藏,警方在僵持一個小時後,找來廂型車打開大燈慢慢推進,企圖看個清楚,但廢棄雞寮縱深太長,警方發現「太暗了,死角太多,太危險。」卻又不願放棄,乾脆以廢棄民宅掩護,盯著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企圖尋找張錫銘的下落。

25日晚間10:00,刑事局長侯友宜在南部犯罪打擊中心召開緊急會議,辦公大樓外停滿偵防車,屋內燈火通明。
25日晚間10:00,刑事局長侯友宜在南部犯罪打擊中心召開緊急會議,辦公大樓外停滿偵防車,屋內燈火通明。

二十六日凌晨一點五十分,高縣霹靂小組進入埋伏點前,先在光明路廣場勤前教育。
二十六日凌晨一點五十分,高縣霹靂小組進入埋伏點前,先在光明路廣場勤前教育。


警方在三次大規模開槍攻堅後,負責攻堅的維安小組發現子彈已經快用完了,緊急在凌晨三點二十七分,向高雄縣警察局保安隊調用四箱子彈,共四千發子彈。
凌晨四點,四箱後援的彈藥,送至槍戰現場,剛好派上用場,維安人員再度發動多波攻擊,這時恰巧下起大雨。
由於警方來自數個單位,互不認識,指揮的官警還用無線電指示內圍的隊員:「敵我分辨要小心,不要出狀況、打到自己人!」而一些在外圍的員警根本搞不清楚現場狀況,有人還說屋內歹徒火力強大,擁有四箱手榴彈、兩支火箭筒等。
清晨四、五點,警匪停火,但警方內部卻流言四起,一下說歹徒跑了三個,一下又傳出屋中匪徒持火箭筒頑抗,侯友宜最後決定等天亮再進行攻堅。
但是五點十分天色才剛亮,槍聲再度響起,四、五十聲的槍響又從歹徒藏匿的前方民宅中傳出,埋伏在廢棄雞寮的警方不願再度失去先機,趕緊派狙擊手上三樓頂樓,下方也排出攻擊隊形準準備向前推進。

7/26世紀警匪槍戰現場圖

藍色箭嘴:外圍刑警移防路線 紅色箭嘴:張錫銘、陳進雄脫逃路線
藍色箭嘴:外圍刑警移防路線 紅色箭嘴:張錫銘、陳進雄脫逃路線

1. 1:50am 警方攻堅小組進入布署。
2. 2:01am 從凌晨2:01至3:00間,警匪爆發多次槍戰,張錫銘丟了第1顆手榴彈,部分維安人員退守至轉角處伺機狙擊。


3. 2:25am 張錫銘、張宏吉、陳進雄及林國忠從鐵皮屋後窗爬出時,林國忠中槍受傷,其他人躲入草叢伺機逃亡。
4. 2:42am 第2波槍戰開始,又有維安戰警被流彈打中倒地。


5. 3:10am 張錫銘與陳進雄朝高縣警霹靂小組丟擲手榴彈後躲入民宅。霹靂小組被逼退至後方民宅。


6. 3:20am 刑事局偵八隊繞道轉至後方支援。
7. 5:30am 張錫銘挾持老農簡昭平奪車逃亡。
8. 6:30am 為搶占制高點,警方開始用噴水車裝沙包攻堅,槍戰中連沙包都被打破。


9. 7:40am 警方攻破大門,林國忠、李金成最後棄械投降。

張錫銘逃竄路線圖

26日清晨5:30,張錫銘與陳進雄在高縣大寮鳳林路挾持保全後,沿著88聯絡道往北狂飆,接國道1號轉國道10號,再接南二高,不到1個小時就開到台南縣東山鄉,後將保全及車輛丟棄在山區。

悍匪脫逃
清晨五點天要亮未亮,張錫銘知道要跑就要趁現在,他深知在天未亮前警方絕對不敢貿然攻堅。

26日凌晨2點多槍戰爆發時,因現場一片漆黑,流彈四射,連外圍刑事單位都躲到電線桿後方。
26日凌晨2點多槍戰爆發時,因現場一片漆黑,流彈四射,連外圍刑事單位都躲到電線桿後方。


這個時候也剛好下起雨來,他與陳進雄兩人伏在水溝裏慢慢的爬進,深怕稍有聲響,就會引來警方子彈的招呼。

26日早上5:20,再度傳出槍聲,廢棄雞寮後方的霹靂小組手持盾牌尋找掩護。
26日早上5:20,再度傳出槍聲,廢棄雞寮後方的霹靂小組手持盾牌尋找掩護。

二十六日清晨五點,天才剛亮,持長槍的霹靂小組爬到廢棄屋三樓警戒,搜尋張錫銘下落。
二十六日清晨五點,天才剛亮,持長槍的霹靂小組爬到廢棄屋三樓警戒,搜尋張錫銘下落。

挾持老農 攔車落跑
在慢慢爬行的過程中,眼尖的張錫銘、陳進雄見到前來巡田水的老農簡昭平,見機不可失一個縱身就上前勒住老農的脖子,低聲的說「嘜動」,老農將他的手撥開,陳進雄又馬上再度勒住老農直接將他拖著走。


五點半時,張錫銘、陳進雄穿著類似警用的藍色背心防彈衣,手持美軍現役使用的M4A1步槍,從容挾持人質的畫面震撼人心。
張錫銘當時在鳳林路上持槍對記者咆嘯「拍三小!」一面攔下中興保全的座車,本來陳進雄還想要載著阿伯一起逃亡,沒想到阿伯一把推開匪徒,沒命地逃跑,結果換成吳姓保全員被挾持,兩個歹徒向記者開一槍後,往八十八號聯絡道揚長而去。
簡昭平回想到被挾持過程說,「伊就束我的脖子,我幹譙他,你賣鬧阿!把伊撥開,沒想到伊擱束我第二次,就把我拖著走了。」講到激動處,他不但不害怕,還講出令人發笑的感想:「我原本是想跟他拚命,不要看我六十歲了,我一個打二個,還可以把他們打個半死。」
五點三十分時外面傳來張錫銘挾持人質在記者面前大方落跑的消息,上方狙擊手也回報沒見到有人藏匿在廢棄雞場內,警方這時才發現原來張錫銘已經趁黑脫逃,但為了安全起見,警方仍以三列隊形慢慢向前挺進搜索,在六點時才確定張已經逃脫,只留下兩方交火的滿地彈殼。

【圍捕作業標準流程】 圍捕部署3方式
1. 以直接破門進入查捕方式部署。2. 以計誘圍捕對象開門方式部署。3. 以守望伺機進入方式部署。
注意要點:
1. 圍捕部署完成後,可先實施心戰喊話勸降。2. 歹徒射擊時,以火力壓制,攻堅小組就突擊位。3. 行動開始時,指揮官應確實掌握各任務組合警力的行動及位置。4. 歹徒如企圖逃竄,伏擊警力應立即逮捕。5. 歹徒若挾持人質,指揮官應成立談判小組談判。

水車挺進 搜索餘孽
住在廢棄雞場旁的民眾表示,他見到張錫銘翻過圍牆後就躲藏在庭院中,到了清晨五點,就從後方的菜園逃脫,他還很不屑的放馬後砲說:「我是海軍陸戰隊退伍,本來想打他一頓,後來想想算了,不過這次槍戰比我當年打八二三砲戰還要刺激。」
六點時侯友宜知道張錫銘已經揚長而去,立即調來了噴水車作為最後攻堅的掩體。

26日早上6:30天色大亮,警方用噴水車強攻鐵皮屋,2名維安自車上高點射擊,其他人則在後方藉噴水車的掩護邊開槍邊前進。
26日早上6:30天色大亮,警方用噴水車強攻鐵皮屋,2名維安自車上高點射擊,其他人則在後方藉噴水車的掩護邊開槍邊前進。


警方在噴水車後方安排了兩名手持加厚盾牌的維安,準備在高點擊殺匪徒,而其他的維安戰警則在車旁伺機開槍,六點半一到,噴水車慢慢向後倒退,撞擊歹徒藏身的廢棄工廠,一人高的圍牆超出想像的堅固,當車輛一碰到圍牆後,歹徒立刻開槍還擊,維安也不甘示弱,丟進兩顆震撼彈,展現優勢火力,頓時火光四射,匪徒拚命還擊,只見到當作掩體的沙包塵土飛揚戰況激烈。

早上6:30,警方開始衝撞工寮,歹徒開火,維安特勤人員立刻以噴水車做掩護,開槍還擊。(蘋果日報)
早上6:30,警方開始衝撞工寮,歹徒開火,維安特勤人員立刻以噴水車做掩護,開槍還擊。(蘋果日報)

L型圍捕 避免傷己
為圍捕藏匿高雄縣大寮鄉鐵皮屋中的張錫銘等五名歹徒,警方共出動三十四名維安特勤小組、二十四位霹靂小組成員、四十九名刑警(外圍),以及四輛廂型偵防車,並採L型圍捕策略。
警方圍捕張錫銘集團時,採取所謂L型圍捕方式,刑事局長侯友宜解釋,由於受限於當地的建築物及空曠地形,以及歹徒火力強大,使用步槍射程可達300公尺,加上警方的火力也很強大等種種因素,同時為了避免自己人打傷自己人,所以才採取L型圍捕。


侯友宜坦承,張錫銘確實是利用L型圍捕的缺口脫逃,但他強調「總比自己人打傷自己人還好。」

無力抵抗 二匪就擒
經過數波攻擊後,七點零一分,警方利用沖水車展開第七度攻堅,並在七點零二分丟擲兩枚震撼彈到歹徒藏匿的工寮內,連續四聲的爆炸巨響,讓附近的民眾嚇了一大跳,紛紛躲在自家圍牆邊觀看。
七點十分,警方第八度攻堅,用沖水車撞開工寮。七點十分,裡面突然又向外開槍,警方眼見歹徒凶狠,這一波的四次衝撞只讓鐵皮圍牆稍微傾斜,但維安小組的子彈已經打完,噴水車退回後方重新裝彈。
七時二十分時,進行最後衝撞,你來我往的槍林彈雨再度上演,而這次成功的將圍牆撞倒後,還將車輛直接開進民宅內,警方此時發現躲在民宅內的只剩李金成,而林國忠還企圖躲在水塔下方的草叢中頑抗。
這時歹徒似乎知道已經無力抵抗,到了七點四十分時警方開始柔性喊話「大家不要開槍,裡面的人舉起雙手走出來。」五分鐘後,林國忠趴在地上爬出來,警方馬上上前壓制,此時才發現他已經胸口中彈,立刻將他送高雄長庚醫院救治。

26日早上7:48,林國忠被捕後被押至戶外,警方踩著他手上的手銬,逼問屋內狀況。
26日早上7:48,林國忠被捕後被押至戶外,警方踩著他手上的手銬,逼問屋內狀況。

林國忠左胸中彈,經初步訊問後,被送至高雄長庚醫院急救。
林國忠左胸中彈,經初步訊問後,被送至高雄長庚醫院急救。


此時李金城仍在屋內,警方繼續喊話「雙手舉高,放下武器爬出來。」「我數到三,走出來,一、二、三」,但李金成不為所動,原以為又會有一場激烈槍戰,沒想到李趴在地上,穿著藍色褲子,很狼狽的慢慢爬了出來,警方見狀上前壓制,並將他的外褲脫掉搜身,以確定身上沒有武器後,將他帶離現場。

李金成在窗外鐵絲網綁上衛生紙投降。
李金成在窗外鐵絲網綁上衛生紙投降。

26日早上7:45,李金成(左二)爬出工寮,棄械投降。
26日早上7:45,李金成(左二)爬出工寮,棄械投降。

槍不離手 值夜防警
李金成有殺人未遂、槍砲及傷害等前科,個性相當膽小,二個多月前才經人介紹與張錫銘認識,在集團內負責買東西、租房子等後勤補給工作,警方攻堅的鐵皮屋就是由李金成負責承租。

38歲的李金成在張錫銘集團中負責租屋、採買日常用品。
38歲的李金成在張錫銘集團中負責租屋、採買日常用品。


李金成向警方供稱,張錫銘隨身都至少會攜帶八個彈匣,睡覺的時候也是槍不離手,且隨時都保持上膛狀態,同時每天都安排成員輪流守夜。

張錫銘留在現場的車被打成馬蜂窩。
張錫銘留在現場的車被打成馬蜂窩。


警方攻堅時,就是被守夜人員發現並先向警方開槍,才引發激烈槍戰。不過警方攻堅時他才出去買完宵夜剛進入鐵皮屋,就發生槍戰立刻躲進廁所內,所以也不清楚屋內到底有幾人。
去年底張錫銘偷渡回台後,林國忠經由鄧永燃介紹認識,之後鄧永燃曾帶林國忠前往柬埔寨受殺手訓練,成為集團裡的狠角色。

參與台南當鋪商人鄭進富綁架案的同夥鄧永燃(中)5月遭警方逮捕。
參與台南當鋪商人鄭進富綁架案的同夥鄧永燃(中)5月遭警方逮捕。


警方還在鐵皮屋內找到兩張未開卡的易付卡與六捲膠帶,顯示張錫銘集團還計畫要繼續犯案,而張錫銘在犯下大案逃亡期間,警方原本已經設下陷阱就等這一天,沒想到還是讓他跑了。

重回槍戰現場,可以發現張錫銘等人在藏匿時使用的電風扇等物品。
重回槍戰現場,可以發現張錫銘等人在藏匿時使用的電風扇等物品。

警匪激戰後,只留下滿地彈殼
警匪激戰後,只留下滿地彈殼

謝銀黨小檔案
年齡︰56歲
學歷︰中央警官學校(現改為警察大學)36期畢業
歷任︰北市刑警大隊長、宜蘭縣警察局長、桃園縣警察局長、警政署督察室主任、高雄市警察局長、警政署副署長、署長
歷屆警政署長,只有謝銀黨曾經親入火線,面臨槍林彈雨,與匪徒正面駁火。1984年底,一清專案時,他還是台中市刑警隊副隊長,帶隊緝捕槍擊要犯林博文(綽號美國博)同夥石中信時,發生激烈槍戰,最後使用震撼彈才制伏,這也是台灣治安史上首次使用震撼彈圍捕要犯。

侯友宜小檔案
年齡︰48歲
學歷︰中央警官學校45期畢業
歷任︰台北市刑警大隊長、刑事警察局副局長、桃園縣警察局長、刑事警察局長
侯友宜自警官學校畢業,被分派至台北市刑大擔任除暴組分隊長,屢屢擒獲章金樹、梁國愷等槍擊要犯。在北市刑大任除暴組組長及大隊長期間,多次規劃並親自圍捕陳新發及陳進興、高天民及林春生等殺人魔,圍捕重大要犯經驗豐富,但這次卻栽在悍匪張錫銘手裡。

警方布網
其實警方早在張錫銘犯下台南當鋪縱火、槍擊案和欣小開楊尚書遭到綁架前,就已掌握張錫銘的行蹤,鎖定張錫銘位在台南縣的據點,但後來卻發生綁架案,警方在擔心人質的安全下,遲遲不敢採取圍剿行動,一直等到人質釋放當晚,警方才決定南下布局抓人。
但在警方集合大批警力,要一舉成擒時,沒想到到了現場卻人去樓空。專案小組不死心,從線報得知他逃往高雄縣大寮鄉,在二十五日晚間確定嫌犯落腳處,晚間八點由侯友宜通令南部相關單位緊急集合,不到十點位在高雄市的刑事局南部犯罪打擊中心外就人聲鼎沸。
包含台南縣市、高雄縣市各相關單位主管紛紛趕到,十二點半著裝出發命令一出,支援的霹靂小組與維安警力集合在廣場,外面的建國四路上,可見背著長槍的霹靂小組幹員當街一邊穿防彈背心一邊低聲交談,氣氛肅殺。一點二十分,由保一及保五的維安小組的箱型車作先頭部隊,後方跟著各單位的偵防車,最後才是消防隊的照明車,一行人約二十多台車,一路上高速公路往大寮出發。
一點三十分,維安小組的箱型車下大寮交流道各單位在路邊集合,八隊一組的副組長見到本刊記者尾隨在後還提醒記者「太危險了不要再跟著我們」,一點五十分車隊轉進光明路一○四巷,五台箱型車直接停放在歹徒躲藏的鐵皮屋前,其餘各單位偵防車按原先計畫在附近路口待命部署,外圍刑警和第二層的霹靂小組,則散入周邊草叢或破屋中埋伏。
沒想到部署沒完成,維安隊長才剛喊話,兩點一分就爆發槍戰,而好心提醒記者的一組副組長卻中槍,在二點四十二分時被抬出火線。

受傷4員警小檔案

刑事局偵八隊副組長戴台捷被子彈擊中右手虎口。
刑事局偵八隊副組長戴台捷被子彈擊中右手虎口。

人質獲釋 下山求救
張錫銘在挾持保全員吳信璋後,由八十八號聯絡道後接中山高再轉國道十號,連接到南二高,一路北上開著星堡保全車輛,駛向台南縣東山鄉山區,二十六日上午近八時許,張錫銘停下車後命令被挾持的保全人員吳信璋,趴在車上十分鐘不准偷看,等到吳信璋抬頭時發現歹徒已無蹤影。
嚇出一身冷汗吳信璋開車往山下疾駛,到了瓦厝子附近,吳信璋發現有一排住戶,連忙下車一邊以手機向警方報案,一邊緊張的來回奔跑欲詢問住戶地址,可惜一早找不到人,吳信璋又趕緊跑回車邊,蹲在角落全身發抖。
騎車路過的陳先生,認出吳信璋是電視新聞裡那個無辜的人質,連忙上前招呼他進入瓦厝子二十七之十八號。此時陳先生拿出菸來,吳信璋邊發抖邊抽著菸說:「好幾個小時沒抽菸了。」約莫五分鐘,警方巡邏車已到達,接走吳信璋後,直接帶往山上,要吳信璋指出被釋放的地點。

L型戰術 圍剿失敗
整個圍剿張錫銘的行動,至此可說是功敗垂成。警方再一次在國人面前出盡洋相,熟知圍捕戰術的警官說:「整個圍剿行動,錯就在防堵措施做的不夠徹底。」
資深警官表示,再精準的線索,如果沒有完善的警力部署也是枉然,如同給野獸般的悍匪網開一面。這次警力圍堵部署不夠周全,確實成了張錫銘再次逃脫的關鍵。
首先,警方採取行動前並未知會空警隊待命,好在張錫銘等人脫逃時,可以利用空中直升機,完全監控他們的逃亡路線,這在許多美國高速公路的警匪追逐戰中都看得到,警方卻辯稱,因為張錫銘的火力強大,步槍射程高達三百至六百公尺,為了安全,所以才沒有派遣直升機待命,雖然說法牽強,但情有可原。
只是侯友宜說的L型戰術,最後也沒有發揮防堵功效。孫子兵法雖然有「圍師必闕」,好讓圍捕的歹徒從另一處逃出時,警方沿路派伏兵予以狙擊,但這次張錫銘雖然中計從後門逃出,但他只稍微丟了一枚手榴彈,警力就嚇得往後撤退,再也沒有其他警力跟上或在其他封鎖線待命圍捕。
再加上,參與這次圍剿行動警方單位太多,每個單位的通訊連繫就非常重要,但是更要命的是各單位間在關鍵時刻,通訊卻不暢通,多數員警都未配帶無線電,警方各據點間彼此不知道對方的情形,只見到許多員警紛紛拿起手機詢問:「學長你那邊狀況怎麼樣?」、「到底歹徒跑了幾個?」而這樣的通訊完全違反警政署相關圍捕歹徒所訂定的規定,令記者都為他們捏一把冷汗。
也因為警方防堵策略失敗,彼此間的聯繫又不暢通,所以張錫銘才能非常從容的挾持保全員的車輛順利逃脫時,而當他逃脫時,內圍的警力甚至都還不知道。
張錫銘在挾持保全員吳信璋時說:「轉來山區就安啦!」所以警方研判,張錫銘很可能再次躲回台南縣東山鄉老家山區藏匿。

惡徒起底
「他已經好幾年不曾回來了啦!」在槍戰之前,張錫銘的母親一見到記者來採訪,想到兒子犯下多起擄人勒贖案成為警方追緝的頭號目標,不是被當場格殺,將來死罪也是難逃,忍不住就嚎啕大哭。

張錫銘母親提到張錫銘時,傷心淚流滿面,表示已多年不曾看過他。
張錫銘母親提到張錫銘時,傷心淚流滿面,表示已多年不曾看過他。


但張錫銘母親的說法經過記者的查證,發現這只是母親企圖掩護兒子的說詞,張錫銘自從一九九五年在台南縣新營市槍殺東方KTV酒店經理林慶益後開始逃亡,期間雖然曾潛逃到中國大陸,去年才又偷渡回台,雖然大部分的鄰居表示已十多年不曾看到張錫銘,但根據一名張錫銘在東山鄉的友人說,曾經數度在東山「巧遇」張錫銘,而孝順的張錫銘雖然被通緝,但還是時常回家探望父母。

近年來張錫銘長相變化相當大,不注意可能無法認出。
近年來張錫銘長相變化相當大,不注意可能無法認出。


張錫銘在今年農曆年前綁架南投中興電台主持人洪俊彥,不料,洪俊彥在除夕夜趁看守的歹徒酒醉自行脫逃,那時警方即積極搜捕張錫銘,但張錫銘居然還是在大年初十大膽地回東山探望父母,張錫銘的友人透露,此後還陸續見到張錫銘幾次,直到五月分張錫銘犯下台南當鋪商人鄭進富綁架案後才沒有再見到他。

張錫銘家境並不是很豐裕,父親是板模工人,母親在家中帶長子張錫銘、弟弟、兩名妹妹等四名小孩,雙親都不識字、不會說國語。
記者在東山找到一名張錫銘的國小林姓同學,他回憶當年自己讀乙班,張錫銘的同夥、已自戕身亡的李政洲讀丙班,張錫銘則在丁班,三人住家僅距一百公尺,從小感情就很好,時常吃在一起,還一起睡在林姓同學家隔壁的KTV休息房,「是穿同一條褲子長大的!」林姓男子說。
「都是環境所逼的!」林姓男子對張錫銘今日淪為頭號要犯感嘆地說,張錫銘國中一年級時因時常打架、曠課太多而休學,失學後的張錫銘曾經北上工作,但因在外地備受欺負,不久張錫銘便回東山老家。

張錫銘位在台南東山鄉的老家,是警方查緝搜索重點。
張錫銘位在台南東山鄉的老家,是警方查緝搜索重點。


綽號「黑人」、「小黑」的張錫銘回鄉後,開始跟隨當地一位蘇姓角頭「歐尼」(ONI日文,鬼)混,而非外傳是詹龍欄手下,這段時間張錫銘跟著角頭搞賭場,只是個小角色。

當兵入獄 變本加厲
八○年代底,張錫銘至中壢服兵役,擔任通信兵,一次,張錫銘休假返回東山,和林姓同學敘舊後準備回部隊收假,在路上碰到偵查員、現為白河分局刑事組長雷炳華,「小黑!要回部隊喔?分局有些資料、事情要你簽一下!」張錫銘心想沒什麼事,況且自己又在當兵,應該有「豁免權」,就跟雷炳華回警局。
張錫銘這一去可能就改變了他的一生。張錫銘被警方以祕密證人指證為由,提報為「一清專案」對象,軍中雖曾向警方要人,但張錫銘仍被送管訓二年七個月,這段期間讓他認識了不少「大腳」,學壞變狠,還因為在獄中打架被多關了四個月。
被關了三年後,張錫銘繼續服未完的兵役,一九九二年退伍,張錫銘跟李政洲、林姓同學合夥在新營市開了一家服裝精品店,企圖走回正途。

張錫銘(後)與已自戕身亡的李政洲自小同窗,兩人最為要好。
張錫銘(後)與已自戕身亡的李政洲自小同窗,兩人最為要好。


林姓同學說,在他們的店旁邊有一家純美容院,美容院裡有一位不滿二十歲、可愛還很單純的童姓女子,讓大家都很「哈」,尤其是張錫銘,現在被描述成凶狠槍擊要犯的張錫銘,當初竟然是以時常送花、溫柔約會的方式,近水樓臺先得月,擄獲童姓女子的芳心,兩人不久就結婚。
張錫銘跟妻子的感情相當好,即使潛逃到大陸,也不曾找過其他女人,在台流竄期間,除了回家看父母外,也會找妻子相聚,兩人本來只育有兩女,兒子還是張錫銘在九年逃亡期間趁隙回家播的種,今年才五歲。

張錫銘小檔案
1968.3.18生
槍砲、擄人勒贖等前科

國小時看來天真的張錫銘,沒想到長大後竟成為槍擊要犯。
國小時看來天真的張錫銘,沒想到長大後竟成為槍擊要犯。

張錫銘逃亡10年犯罪紀錄
2004.7:在台南縣佳里綁架和欣客運楊姓小開。
2004.7:台南市大佳、國光兩當鋪縱火、槍擊案。
2004.6:在高雄縣阿蓮鄉朝國道巡邏車開槍示威。
2004.4:綁架台南市當鋪老闆鄭進富,得手贖金1,500萬元。
2004.2:在嘉義縣梅山鄉綁架馮姓夫婦,得手贖金1,000萬元。
2004.1:南投縣中興廣播電台DJ洪俊彥綁架案。
1998.9:與警方在台南縣東山鄉林安村山區發生激烈槍戰,打傷2員警後逃脫,同夥李政洲自盡。
1996.2:綁架台南縣白河鎮陳姓老婦人,勒贖1億元。
1995.6:綁架泰雅渡假村董事陳明乾、女助理李明娟,勒贖2億元。
1995.3:涉嫌參與台南新營槍殺軍火販子許金德。
1995.2:槍殺台南縣新營市東方酒店KTV董事長林慶益。
註:警方懷疑,張錫銘還涉及嘉義竹崎一地主1,000萬元綁票案及台南縣李姓商人3,000萬元綁票案。

三百警力齊搜山
7月26日,張錫銘衝出高縣大寮鄉的重重封鎖後,開著搶來的保全車逃回台南縣東山鄉山區藏匿。警方稍後在瓦厝子尋獲保全車,下午3點全面搜索山區,並將永安高爾夫球場、仙公廟列為重點。27日凌晨5點半,警方再度動員搜山,但至截稿為止,仍無所獲。
刑事局 20人
台南縣警局(含台南縣維安及霹靂人員) 168人
維安小組(其他縣市支援) 34人
霹靂小組(其他縣市支援) 70人
共292人

東山鄉搜山現場圖

警方7月26日下午在東山鄉展開大規模搜山行動,追捕張錫銘。
警方7月26日下午在東山鄉展開大規模搜山行動,追捕張錫銘。

被挾持的星堡保全員吳信璋獲釋後,開車到東山鄉東原村一處民宅報警。
被挾持的星堡保全員吳信璋獲釋後,開車到東山鄉東原村一處民宅報警。

警方懷疑張錫銘等人可能躲藏在地形複雜的台南縣東山鄉山區。
警方懷疑張錫銘等人可能躲藏在地形複雜的台南縣東山鄉山區。

重返江湖 殺人逃亡
張錫銘的服裝精品店經營了一年多,因生意不佳關門,張錫銘又走回「」的老路,並與同鄉、在一九九四年六月從台北看守所脫逃的「穿山甲」詹龍欄合流。
東山鄉居民表示,儘管張錫銘、李政洲、詹龍欄等東山人,被警方列為要犯,但這些人其實在家鄉並沒有欺負、魚肉鄉民,對人也很客氣,不曾連累過其他人,「大家不是一起長大的,就是看著他們長大的!所以就算看到他也不會像賊頭(警察)檢舉的啦!」張錫銘的友人說。
「他最大的缺點就是酒後太衝動!」林姓同學說,一九九五年二月,張錫銘、李政洲酒後在新營與東方KTV酒店經理林慶益起衝突,雙方都喝了酒,一言不合,張掏出槍抵著林慶益的頭,「幹!怕你不敢開,有種你開啊!」林慶益不甘示弱地說,受刺激的張錫銘二話不說便當場將他擊斃,開始長達九年逃亡生活。

落網難料
逃亡期間張錫銘跟詹龍欄學得山區藏匿技巧,也讓追捕他的警方頭疼不已。張錫銘九五年三月間參與槍擊軍火販子許金德、同年六月又參與綁架泰雅度假村董事陳明乾及女助理李明娟,勒贖二億元得手二百萬元。
一九九八年九月,台南警方到東山鄉山區一處工寮,原想抓遭通緝的尤姓民代,李政洲恰巧也到工寮泡茶聊天,與警相遇,雙方展開槍戰,李政洲大腿中彈後於清晨飲彈自盡。
警方認為張錫銘那次趁隙脫逃,但林姓同學笑說:「張錫銘當時人根本在大陸啦!」他回憶,當天被判了兩個死刑的李政洲還在他家苦惱官司問題,研究用錢可不可能解決,後來便到山上泡茶,所以身上只帶了把短槍,李政洲死後葬禮也辦得十分風光,東山鄉民並不認為他是壞人。
張錫銘的友人坦承,張錫銘等逃犯逃亡期間有時的確會藏匿在東山地區的工寮,平時大夥還會在一起泡茶聊天,張錫銘的父母還曾貸款讓潛逃到大陸的張錫銘做生意。

槍戰後,警方在張錫銘等人藏匿的工寮內查獲大批彈藥。
槍戰後,警方在張錫銘等人藏匿的工寮內查獲大批彈藥。


「開幾號?」張錫銘的友人說張錫銘即使在大陸期間,每次六合彩七點開獎,七點五分他一定會接到張錫銘的詢問電話,友人說,張錫銘逃亡壓力大,喝酒、賭博都成為他最大的娛樂與紓壓方式。

7月26日下午,警方在東山鄉各個路口,嚴密盤檢進出的車輛。
7月26日下午,警方在東山鄉各個路口,嚴密盤檢進出的車輛。


張錫銘的友人對電視談話節目將張錫銘說成小混混相當不滿,認為張錫銘算講義氣,他還說,張錫銘習慣黑吃黑,「他綁的那些人本來就有問題。」但友人的說法並不能替張錫銘的惡行解套。
張錫銘的友人並說,他最近之所以會一再犯案,是因為今年初,警方逮捕他的八名同夥後,張錫銘犯下綁票案,多拿不到贖款。

張錫銘挾持人質奪車逃離時,轄區派出所副所長林英源跌坐在地,來不及追捕。
張錫銘挾持人質奪車逃離時,轄區派出所副所長林英源跌坐在地,來不及追捕。

再度逃脫 落網難料
二十六、二十七日兩天,警政署長謝銀黨和刑事局長侯友宜,坐鎮在東山鄉青山派出所指揮,重裝警力兵分二路,到東山鄉仙公廟和永安高爾夫球場、李子園等地搜索,不過並無所獲。
由於張錫銘的師傅詹龍欄曾經二度在警方以陸、空大規模搜山的方式,最後還是順利逃脫,並偷渡到大陸,警方私下認為,張錫銘可能循師傅詹龍欄的逃亡路線,由東山鄉山區的小湖,到烏山頭水庫,坐快艇到玉井,然後再由嘉義、台南沿海一帶,偷渡出境,所以警方對於張錫銘是否能夠落網並不樂觀。

撰文:社會組 攝影:攝影組 繪圖:繪圖組 編輯:編務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