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

【星戰傳奇】星戰故事是部花系列

風暴兵是貫穿七集《星際大戰》以數量取勝的角色,專門扮裝風暴兵的501師團長Roy說:「我們穿的是最新風暴兵制服,得花40分鐘才能穿完,」記者發現每個人穿上都變超挺拔。
風暴兵是貫穿七集《星際大戰》以數量取勝的角色,專門扮裝風暴兵的501師團長Roy說:「我們穿的是最新風暴兵制服,得花40分鐘才能穿完,」記者發現每個人穿上都變超挺拔。

「很久很久以前 在一個遙遠的銀河系…」這是星戰迷最熟悉的故事開頭,美國導演喬治盧卡斯在以銀河為背景的舞台,上演一段段正義與邪惡對抗,親情、愛情與友情交錯的故事,他曾說:「夢想始於劇本,終結於電影,」不過,他帶給星戰迷的銀河夢,仍是持續做著。

2015年12月17日,最新一集《星際大戰VII:原力覺醒》台灣上映的那一晚,裝扮成黑武士、尤達大師、莉亞公主的星戰迷們聚集在戲院前,經過《星際大戰》原創者喬治盧卡斯認證,專門扮裝風暴兵的501師,陣容浩大。知名光劍製作者馬可多也來了,笑嘻嘻地看著手持藍色、綠色光劍的絕地武士,與拿著紅色十字光劍的《星戰VII》壞蛋凱羅忍對打。影迷、媒體的閃光燈此起彼落,大家興奮討論自從《星際大戰VI:絕地大反攻》,相隔32年,韓索羅、路克、莉亞公主都回來了,就像501師團長Roy說的:「我們五六年級生小時候對太空的無限想像,知道善惡並非絕對,全是因為《星際大戰》。」

性感王貝克漢拿的是最新一集《星戰》壞蛋凱羅忍的十字光劍,與男主角芬恩比劃。
性感王貝克漢拿的是最新一集《星戰》壞蛋凱羅忍的十字光劍,與男主角芬恩比劃。



「《星際大戰》讓人驚異,」1977年的《紐約時報》報導:「主角個性鮮明獨特,在電腦繪圖尚未發展的時代,拍出的場景宛如真實存在,像片吃剩pizza的千年鷹號,精緻度有如一幅畫。」

光劍 辨善惡
「從《星戰》認識太空是很幸運的,」《紐約時報》當年如此評價,更多小孩對善惡的概念是從《星戰》光劍而來,拿著藍色、綠色光劍是好人,紅色則是壞蛋,台灣還有位胖宅男馬可多,因為著迷《星戰》,製作出比官方版功能更多的光劍,成為全世界星戰迷崇拜,如同歐比王存在的大師。「這是絕地的武器,是種更高雅的武器,」歐比王有這麼一句台詞,光劍的顏色象徵著正與邪,使用者的原力與心,喬治盧卡斯說:「命運由你自己所控制,」光劍帶出一場場拉扯著主角們情感的戰役,例如歐比王與黑武士的師徒對戰,路克與黑武士的父子對決。

歌手林俊傑是《星戰》鐵粉。
歌手林俊傑是《星戰》鐵粉。



情愛 花系列
「這是一個關於父與子,關於家的故事,」盧卡斯說,的確,在炫目的太空場景之下,貫穿《星戰》全劇的是父子難以割捨的親情,夫妻的鶼鰈情深,其中糾結比三立連續劇還精彩,由善變惡的天行者安納金是最好例子。因為母親過世,安納金了殺光全村的人,被黑暗力量之強大所震懾,又為了拯救因為懷孕瀕臨死亡的妻子,安納金選擇投入惡,成為靠著面具盔甲維生的黑武士。他親手殺了師父歐比王,砍斷兒子的手,「I 'm your father」,他對著兒子路克說,這句台詞深刻撼動不少人的心。父子情終究無法捨棄,黑武士最後為了救路克而死,其實黑武士Darth Vader的Vader,就是德文的「父親」。盧卡斯認為凡是人都有光明與黑暗兩面,「惡魔潛藏在每個人內心深處,要極力與之對抗,」《星戰VII》的凱羅忍就是屈服於黑暗,刺死了父親韓索羅,還一腳將其踢下深谷。

黑武士與兒子路克的對決揪著影迷的心,「I’m your father」更是經典台詞。
黑武士與兒子路克的對決揪著影迷的心,「I’m your father」更是經典台詞。



盧卡斯曾以黑武士比擬自己,「現在我是大師,好萊塢炙手可熱的導演,能按照自己想法做事,但我成了自己一直在對抗的人,就是大企業的老闆,」絢爛燈光與話中寂寞交錯在這位大導演身上。他曾因把工作人員名單放到片尾被罰25萬美元,自覺遭受迫害,退出導演、編劇工會,盧卡斯因為《星戰》名利雙收,風光背後面臨的是他形容成一頭怪獸的好萊塢電影圈,以及家庭破碎(離婚)。

《星戰VII》最讓星戰粉熱烈討論的,就是哈里遜福特飾演的韓索羅回來了。
《星戰VII》最讓星戰粉熱烈討論的,就是哈里遜福特飾演的韓索羅回來了。



創新 盧卡斯
「充滿恐懼」,盧卡斯曾如此形容自己的成長過程,五歲就背熟原子彈爆炸該怎麼躲藏,總是提高警覺注意潛伏在角落的惡魔,這個惡魔在《星戰》裡就是原力的邪惡面,憤怒、憎恨、慾望,「我創造了原力,卻被原力所傷。」他花了3年改過無數次劇本,1997年完成一個大明星都沒有的《星際大戰IV:曙光乍現》,最初只有37家放映,連盧卡斯本人都不認為會賣座,他跟大導演史蒂芬史匹伯打賭票房,盧卡斯預測的數字還更低。

《星戰I》票房將近八億,滾動式字幕呈現方式沿用到現在,盧卡斯影業的電腦部門發明出皮克斯電腦,之後獨立成為皮克斯動畫。有部分電影人批評《星戰》只重視特效、刺激畫面,讓好萊塢電影墮落,盧卡斯是這麼回應:「007早就拍攝大量刺激場面,全怪罪於我太不公平。」

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  Kylo Ren (Adam Driver) with Stormtroopers  Ph: David James  ©Lucasfilm 2015
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 Kylo Ren (Adam Driver) with Stormtroopers Ph: David James ©Lucasfilm 2015



盧卡斯說現在的《星戰》與自己間彷彿有座玻璃牆,想要跨越卻怕破碎,「或許當我跨過去時,那就是終點,」盧卡斯接受《Vanity Fair》採訪時直言:「現在電影只求取悅大多數人,無法做任何實驗,太無聊了,」《星戰VII》他只擔任顧問。現在的盧卡斯字比為性格不討喜,被所有星戰迷討厭的恰恰賓克斯,最終恰恰隨船漂流,不知所終,對照現在他與《星戰》的距離,有著微妙的巧合。

(撰文:沈子晴 攝影:莊立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