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週二成功學】他出生二天就被送養還轉手 長大卻成冷卻塔大王

站在自家生產的冷卻塔前,張廣博說:「良機是台灣第一家、也是最大的冷卻塔公司,市占率高達8成。」(本刊資料照)
站在自家生產的冷卻塔前,張廣博說:「良機是台灣第一家、也是最大的冷卻塔公司,市占率高達8成。」(本刊資料照)

抬頭看看附近住宅大樓頂,常會看到一個紅色的輪盤商標,這是出自亞洲冷卻塔大王「良機」的產品,這個符號也彷彿影喻創辦人張廣博的人生:「我從小就被命運捉弄,但我深信命運如同輪盤,冥冥之中必有安排。」

他出生2天時,阿公抱著他去迪化街「曾定理」算命,卻被判定:「這孩子命硬,會剋父剋母。」阿公居然順手將他轉送給富商許家。但過二年養母因病去世,養父想起這個傳說,倉皇把他轉送張家佃農。

張廣博小學二年級起到街上叫賣冰棒,貧困成為他的創業動力,十五歲時他買賣舊玻璃瓶,迪化街有家專營食品分裝的「味珍行」,張廣博拜訪十多次,老闆看他是個孩子,完全不理會。他只好使出纏功,從清早等到黃昏,老闆看到他還在等,怒回:「猴囝仔!會被你煩死!有什麼瓶子要賣給我?緊說啦!」張廣博打進了傳說中最難打進的迪化街商圈。

早期工業用水多抽取地下水,長期會讓地層下陷,因此工業界紛紛改用冷卻水塔,以循環方式冷卻,張廣博土法煉鋼開始做冷卻塔,卻因為不懂技術重要,第一台冷卻塔才剛出貨吊上屋頂,冷卻塔六根腳應聲斷五根。「那家是西門町中國戲院,老闆氣得在樓下大罵:『小張,你害死我了!害死我了!』」

張廣博15歲開始經商,不到20歲已是小有成就的小老闆(張廣博提供)
張廣博15歲開始經商,不到20歲已是小有成就的小老闆(張廣博提供)


張廣博得到血淋淋教訓後,重金找來日立的廠長擔任良機的技術顧問,後來更咬著牙跟日本第一大水塔製造商信和談下昂貴的技術授權,支付技術金五萬美元(折合當時新台幣約二百一十萬元),而當時台北房子才二萬元一戶。

日本技術後,良機馬上成為台灣第一。包括大同、中興、日立等大公司都是他的客戶,一九七六年成為台灣第一大冷卻塔商,每年起碼成長五成。經商多年張廣博人緣好,卻也種下敗因,「業界流傳需調頭寸就找我。我來者不拒,親像土地公。」

他盲目轉投資,涉入冰淇淋、房地產等不相關產業,最多曾投資二十幾家公司。一九八六年他投資的「百樂乳品」跳票四千餘萬元,接著投資建案遇上房地產景氣反轉滯銷,一來二去,居然賠了近十億元。

「銀行收傘,廠商追款,黑道帶槍上門押人,好幾次我都想要一死了之,但又覺得不甘心,我努力了三十年,難道一瞬間就垮台了嗎?」就在這時多年前被倒賬的一塊農地因為價格飆漲,竟有買主出價六千多萬元,緩和債務危機,「冥冥之中自有一把尺,我本來就信命,出事之後更信了。」

「從此我有三個定律:不玩金錢遊戲、專注本業、懂得拒絕。」張廣博結束所有投資,專心經營冷卻塔事業,總算穩住亞洲第一大冷卻塔地位,在台灣有八成市占率之外,中國四成,越南跟印尼更有七成,在亞洲獨大的地位已經維持近十年。

這天張廣博帶我們到當年創業的雞寮,雖然改建為公園,他仍興奮地指指點點:「這裡放一台塑膠射出機,這裡是門,我每天騎著腳踏車跑業務,一騎就是六十公里。」但不管騎多遠,他永遠記得,要回來。(撰文:鄭郁萌,原載壹週刊632期)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