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

時事焦點 《櫻花空笑夢》戲碼諷三娘 王文洋爭產再燃戰火

王文洋全面加碼備戰,將以民法對夫妻共同財產保障條文為由,要求王永慶海外財產追加列入遺產。
王文洋全面加碼備戰,將以民法對夫妻共同財產保障條文為由,要求王永慶海外財產追加列入遺產。

週日晚間,一向人潮聚集的台北松山慈祐宮前萬頭鑽動,好久不見的廟前歌仔戲開鑼了。但這天既非酬神,也不是大拜拜,突然搭起的大戲棚,引起觀眾的好奇心。
名為《櫻花空笑夢》的戲碼一開演,台下的觀眾逐漸展露會心的笑容,夾雜著近、現代裝扮的演員,用歌仔戲的唱腔,演出一段「豪門爭產、大兒子遭逐、三娘奪產」的故事,台下觀眾私下耳語著:「這不是王永慶的故事嗎?」

王永慶家族故事,被改編搬上野台歌仔戲演出,從九月間開始,已在全台演出十多場。
王永慶家族故事,被改編搬上野台歌仔戲演出,從九月間開始,已在全台演出十多場。

戲搏同情 計出汪笨湖

二個小時的歌仔戲結束後,台下觀眾人人還拿到一包一斤半的白米,米袋上寫著「長庚永慶、王文洋敬贈」,明顯把這齣看似諷世的戲碼,和王文洋爭產事件連結。戲名《櫻花空笑夢》,而台塑三娘李寶珠的日文名正巧也是「さくら」(櫻花)。
這齣由專人改編時事的野台歌仔戲,從九月至今,已在全台演出十多場。由於都選在假日人潮聚集的廟口、夜市演出,在市井間頗受歡迎。據了解,雖然王文洋不便公開承認,但以野台歌仔戲巡迴全台,激發民眾對王文洋的了解、同情,點子確實來自王文洋的特助-名嘴汪笨湖。

王永慶和三房妻子合影。不料在其身後,妻子、子女卻為爭產對簿公堂。(資料照片)
王永慶和三房妻子合影。不料在其身後,妻子、子女卻為爭產對簿公堂。(資料照片)

曾在電視台主持政論節目的汪笨湖,多次大選期間,在全台各地舉行「戶外開講」,深知「廟口輿論天下無敵」,因此從王文洋爭產官司一開始,就建議應以群眾聚會方式,讓一般民眾了解王文洋爭產的真正用心。
五月間,王文洋在美國正式提告,歌仔戲也進入籌備,汪笨湖找來在南部具知名度的劇團,由寫過鄉土小說、製作過電視連續劇的他,親自參與編劇,終於把豪門爭產的故事,搬上廟口舞台。汪笨湖說,接下來歌仔戲將深入鄉間演出。
戲台上的豪門故事是以長子原諒三娘歡笑收場,但現實中的爭產官司,卻充滿嚴苛的考驗。

影射王家故事的野台歌仔戲,在全台各地廟口都吸引不少好奇民眾觀看,散場後還發送白米。
影射王家故事的野台歌仔戲,在全台各地廟口都吸引不少好奇民眾觀看,散場後還發送白米。

援引民法 抗財產轉移

面對台灣和美國兩地的司法戰,王文洋律師團九月三十日和十月一日在美國會師,整整開了二天的會議,對接下來的台、美兩地司法戰,進行沙盤推演。
接著,律師團從九月起就採取聯合戰略,由在美國的律師葛林格(Michael Griffinger)統籌,每週透過視訊方式開會,將台、美兩地調查到的王永慶遺產資料交互運用,以期在兩地都打贏司法戰。
據透露,王文洋陣營已擬定一項有利戰略,即將出手。依台灣民法一○三○之三條,對夫妻共同財產制的保障精神,王文洋將要求台灣法院,撤銷王永慶逝世前五年間,所有財產轉移,以保障合法配偶王月蘭的權益。如果這項訴求得到法院的認可,王永慶遺產分配版圖將大挪移,國庫遺產稅收入,也可能大幅增加。

全台巡演的野台歌仔戲取名《櫻花空笑夢》,而台塑三娘李寶珠的日文名字也叫「櫻花」,宣傳單卻特別註明「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全台巡演的野台歌仔戲取名《櫻花空笑夢》,而台塑三娘李寶珠的日文名字也叫「櫻花」,宣傳單卻特別註明「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大房配額 增至千億元

至於三娘李寶珠控告王文洋,要求確認其繼承權的官司,民事法庭已安排在十月二十一日開庭,王文洋已決定親自出庭。據了解,王文洋將當庭要求法官駁回李寶珠的聲請。
王文洋律師指出,李寶珠繼承權確認,應自負舉證責任,且她要求繼承的配偶部分遺產,與王文洋可繼承的子女部分無關,在無利益關係的前提下,法院應駁回李寶珠的控告。
依據民法一○三○之三條的規定,內容為:「夫或妻為減少他方對於剩餘財產的分配,而於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前五年內處分其婚後財產者,應將該財產追加計算,視為現存之婚後財產。」
王文洋律師指出,依據這項法律對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的保障,王永慶逝世前五年間,也就是從二○○三年十月十五日到二○○八年十月十四日,所轉移的婚後財產,王月蘭都可要求納入追加計算,視為現存財產,並請求分配其半數。

王永慶逝世已一週年,二房子女各辦追思活動,但因訴訟中,遺產都還沒有完成繼承。
王永慶逝世已一週年,二房子女各辦追思活動,但因訴訟中,遺產都還沒有完成繼承。

據王文洋在美國的訴狀指出,王永慶在海外成立的五項信託基金中,有二筆於二○○五年成立,總金額約為二十一億美元(約新台幣六百七十七億元)。另外,瑞士信貸十億美元(約新台幣三百二十三億元)帳戶,也是二○○三年之後成立。而在中國大陸的重要投資,包括市值千億元的華陽電廠,則是二○○五年之後,進行的產權轉移。
若能追回這些轉移財產,王月蘭能分得的半數遺產,總額將逾千億元。而依目前王永慶遺屬申報的財產內容,王月蘭所能分配的數額不到三百億元。

野台歌仔戲的結局是家族大和解,但現實上的家族爭產問題恐難和諧落幕。
野台歌仔戲的結局是家族大和解,但現實上的家族爭產問題恐難和諧落幕。
若能追回王永慶逝世前5年所移轉的資產,大房王月蘭依配偶分配請求權,將多分得千億元遺產。
若能追回王永慶逝世前5年所移轉的資產,大房王月蘭依配偶分配請求權,將多分得千億元遺產。
李寶珠已提起確認繼承權存在訴訟,民事法庭將於21日開庭。
李寶珠已提起確認繼承權存在訴訟,民事法庭將於21日開庭。

三闢戰區 擬赴陸提告

遺產權益,但作為王月蘭授權人的王文洋,卻須證明這些基金和投資,確係來自王永慶個人資產,且是為規避王月蘭的配偶請求權,而刻意進行的轉移,法院才能將其追加列為王永慶財產。對王文洋來說,可能還須更多時間和資源,才能打贏這場硬仗。
據了解,除了台、美二地聯合作戰外,為奪回王永慶在中國龐大投資的經營主導權,王文洋也不排除在中國興訟。而台灣民法一○三○之三條的法律保障,也將作為訴求主題。
王文洋律師群中,目前已有二位香港律師,負責中國資產證據的收集,在確認到底哪些中國投資,是由王永慶個人投資,在過世前五年內,才轉移給掛名的投資公司或基金會之後,王文洋將赴大陸提告,要求中國政府尊重台灣民法精神,撤銷王永慶在二○○三年十月之後進行的財產轉移,讓王永慶在中國的資產也列入遺產,保障王月蘭的配偶分配請求權。
王永慶遺屬間的爭產鬥爭,除了是一場司法戰,也是資源和金錢的戰爭,更和政治議題扯上微妙的關係,戲台下的真實人生,其實比舞台上的戲劇,更為複雜難解。

李登輝9月4日赴日訪問時,臨時被王文洋放鴿子,但仍把日本人脈交王經營。
李登輝9月4日赴日訪問時,臨時被王文洋放鴿子,但仍把日本人脈交王經營。
王文洋宴請來訪日本議員,使豪華招待所曝光,內部所使用的紅水晶燈、皮沙發都是進口精品。
王文洋宴請來訪日本議員,使豪華招待所曝光,內部所使用的紅水晶燈、皮沙發都是進口精品。
王文洋(右)委由美國律師葛林格(Michael Griffinger,左)統籌面對台、美官司整體策略。
王文洋(右)委由美國律師葛林格(Michael Griffinger,左)統籌面對台、美官司整體策略。

興訟費用 已逾五千萬

據透露,王文洋在日前,又增聘一位台灣律師,總計王文洋從在美重金聘請律師團、公關公司、私家偵探和保全人員,以及台灣三個律師事務所、香港二位律師,和針對爭產事件所增加的顧問、幕僚人員,總花費金額估計超過新台幣五千萬元,而中、美、台三地司法訴訟又都是長期硬戰,花費仍會持續增加。
而應戰的三房,花費可能也不遑多讓。三房長女王瑞華在第一場聽證會失利後,就加聘律師;李寶珠繼承權官司,也找來台灣最大的理律律師事務所負責辯護,不惜投入資源。
但也由於雙方加碼投入司法對戰,官司拖得越久,繼承人就得等待更多時間,才能拿到遺產。

中國漳州華陽電廠在2005年進行股權轉移,王文洋將透過在大陸興訟,要求將該資產列為王永慶遺產。
中國漳州華陽電廠在2005年進行股權轉移,王文洋將透過在大陸興訟,要求將該資產列為王永慶遺產。

低調親李 安撫國台辦

此外,爭產議題也扯上政治敏感神經。九月四日,前總統李登輝赴日訪問,原本要隨行的王文洋臨時取消,對外表示是小兒子生病,但據了解,最重要原因其實是中國政府對王文洋與李關係密切,表達了不滿,使王文洋不得不收斂。
就在李登輝出訪前,王文洋赴北京二天,會晤了國台辦重要官員,王文洋目的原本在為赴中國興訟,試探中國反應;不料,國台辦官員對王文洋與李登輝交往、捐款給李的智庫,表達強烈不滿,逼得事業重心仍在中國的王文洋,決定取消隨行赴日。
李登輝回台後,王文洋雖仍經常探訪,但已不再公開現身。不過,李登輝對王文洋的臨時放鴿子,並沒有生氣,回台後仍安排王文洋單獨赴日一趟,會晤原預定見面的日本友人。
十月七日,李登輝影響力展現,首次來台的日本民主黨國會議員一行,到王文洋家中,王文洋還不惜公開豪華招待所讓媒體採訪,一切運作只為提醒各界不應忽視他的存在。

王永慶2003年後主要財產移轉

資料來源:王文洋訴狀、王文洋辦公室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