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

封面故事 三大金控成洗錢密道 扁家二次金改貪污現形

特偵組調查扁家洗錢案,查出國內3大金控有異常資金進出扁家海外人頭戶,提早清查前第一家庭陳水扁、吳淑珍介入二次金改的弊端。
特偵組調查扁家洗錢案,查出國內3大金控有異常資金進出扁家海外人頭戶,提早清查前第一家庭陳水扁、吳淑珍介入二次金改的弊端。

力麒建設董事長郭銓慶涉嫌行賄吳淑珍九千萬元,還附帶贈送妹妹郭淑珍在香港的帳戶供吳淑珍使用,特偵組就是從這個帳戶突破,找到金控和企業行賄扁家的金流,該帳戶總計曾匯入四億九千萬元,除了力麒建設二百七十三萬美元(約九千萬元)外,資金來源最大宗就是中信辜家的海外相關帳戶匯入。

十月十七日下午,檢調大規模搜索位於台北市信義區的中信集團總部,追查洗錢弊案物證。
十月十七日下午,檢調大規模搜索位於台北市信義區的中信集團總部,追查洗錢弊案物證。

辜仲諒小檔案

生日:1964年7月31日
家世:中信金控董事長辜濂松長子
婚姻:妻羅惠玲,育有2子
學歷:東吳大學日文系學士、美國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企管碩士
經歷:1982年進入中信銀任職;2003年升任中信銀董事長;2004年任中信金控總經理;2005年2月任中信金控副董事長;2006年7月因中信金插旗兆豐金事件,辭中信銀董事長;2006年12月滯留海外遭通緝,請辭中信集團所有職務

中信金大公子辜仲諒因結構債背信案被檢方通緝,目前匿居日本。
中信金大公子辜仲諒因結構債背信案被檢方通緝,目前匿居日本。

辜仲小檔案

生日:1965年12月2日
家世:中信金控董事長辜濂松次子
婚姻:妻李婷蘭,育有2子
學歷:美國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MBA
經歷:中信證券總經理、和信超媒體副董事長、中信證券副總經理、中信投資副總經理、美林證券日本交易員
現職:中華開發工銀董事長、中華開發金控總經理

特偵組查出開發金控總經理辜仲與扁家洗錢案有關,將在辜仲返國後展開約談。
特偵組查出開發金控總經理辜仲與扁家洗錢案有關,將在辜仲返國後展開約談。

搜中信 查對人頭

根據本刊掌握的消息,特偵組盯上辜家大帳房吳豐富,在海外利用凱基證券香港分公司、日通公司、仲冠投資等員工的人頭帳戶,從海外匯了三百五十萬美元(約一億元),分批進到郭淑珍在香港的帳戶。
特偵組十七日指揮一百多名調查員,搜索中信金控、開發金控,辜家旗下凱基證券、日通公司及仲冠投資時,調查員拿了預先備好的人頭戶名單,逐一核對公司員工座位表,查看與掌握的情資是否一致。檢調透露,吳豐富是凱基證控股公司健基投資的董事長,也是仲冠投資副總、日通高階經理,他正是辜家匯款海外的關鍵人物。
辜家涉嫌透過海外公司及員工帳戶,匯款到吳淑珍的人頭戶,時間恰巧在二○○四年三、四月間,辜仲與現任台北101董事長陳敏薰爭奪中華開發金控的關鍵時刻,也因為時間上太過接近,讓特偵組懷疑,其中是否有對價關係。據親近辜仲的人士指出,辜仲當看到「郭淑珍的帳戶曝光,就知道瞞不住了,馬上安排出國!」「當初匯入郭淑珍帳戶,想說很難和吳淑珍連結,應該不會有問題。」沒想到最後還是出包。

台北市南京東路的開發金總部大樓,也是此次特偵組偵辦洗錢弊案的搜索重點之一。
台北市南京東路的開發金總部大樓,也是此次特偵組偵辦洗錢弊案的搜索重點之一。

辜二少 歸期未定

該人士透露,辜仲十月十五日,以私事為由,帶著妻小一起出國,公司內部預估約十一月初回台,不過變數仍大;而中信金董事長辜濂松,日前率領台灣「三三會」考察團前往大陸,原計十月二十五日回國,但為了配合調查,已經於十月二十一日下午一點多回到台灣,檢方也已對他發出證人傳票。
至於因中信金插旗兆豐金弊案而遭通緝的辜仲諒,當初透過中信銀香港分行購買連結兆豐金股票的結構債,事後該結構債賣給辜家的紅火公司轉售,賺取十億元的利差,而這筆金流也被特偵組盯上。
特偵組在清查資金發現,紅火的十億元中有三億元,分成四筆匯到日本東京三菱集團旗下的三友銀行及三井住友,其中有一筆存入一名姓「吳」的帳戶。特偵組懷疑,「吳」姓帳戶很可能與扁家有關,正透過司法互助請求日本協助。

辜仲諒生怕插旗兆豐金生變,還補請陳致中、黃睿靚夫婦,餐宴後主動擁抱陳致中示好。

在中信金控查扣到的併購企畫書,明顯看出陳水扁早和辜仲諒達成共識,一旦特偵組查到中信金有錢匯到扁家密帳,陳水扁涉嫌貪污罪就很容易確立。企劃書中Water是陳水扁,Pond是鄭深池、Bright 是辜仲諒、BMW是中信金、Renault是兆豐金、Toyota是國泰金、PE2則是私募基金的代號。
在中信金控查扣到的併購企畫書,明顯看出陳水扁早和辜仲諒達成共識,一旦特偵組查到中信金有錢匯到扁家密帳,陳水扁涉嫌貪污罪就很容易確立。企劃書中Water是陳水扁,Pond是鄭深池、Bright 是辜仲諒、BMW是中信金、Renault是兆豐金、Toyota是國泰金、PE2則是私募基金的代號。

併兆豐 阿扁點頭

但有辜家友人替辜仲諒抱不平,指如果有匯款給扁家也是被逼的,是迫於無奈。辜仲諒曾對友人說:「當年插旗兆豐金也是陳水扁同意的,最後卻淪落異鄉!」二○○五年間,辜仲諒曾被阿扁找進總統府,出來後曾告訴親近幕僚:「阿扁問我要不要玩大的,要給我機會吃下兆豐金!」
而這也和二年前台北地檢署偵辦中信金插旗兆豐金案,查扣到的併購企劃書不謀而合。這份企劃書明列了插旗兆豐金的「成功機率多寡及可能的風險為何」,除了察覺到代號為Toyota的國泰金,也可能是競爭者外,更提到Water可能臨時喊停,但特別註記「機率低」,後面再接,因為「Bright Lobby Water」,而這裡「Bright」正是辜仲諒的代號,Water就是陳水扁,意思就是辜已搞定扁。
同樣的文字又出現在下一段,就是代號為Renault的兆豐金,有可能會啟動防衛敵意收購的機制,但同樣註記「機率低」,後面也再接,因為「Bright Lobby Water」,顯見辜仲諒早已與陳水扁達成共識,這些風險其實都已經排除了。企劃案的最後更評估了退場機制,「假使專案失敗後(e.g.Water喊停),PE2退場機制為何?」這裡PE2則是指與中信金合作的私募基金,屆時要如何和平退場。從這裡更可以看出,陳水扁在整個中信金插旗兆豐金的案件中,扮演了最關鍵的角色。

辦內線 輕放證據

辜仲諒的友人指出,二○○五年六月陳致中結婚,多家金控老闆都出席,結果辜仲諒因老婆的問題,人在日本趕不回來,還被扁身邊的人撂話:「不夠意思哦!」辜仲諒深怕插旗兆豐金生變,還趕緊透過馬永成,補請陳致中夫婦吃飯,這也是後來被蘋果日報拍到辜仲諒熊抱陳致中的原由。
但辜仲諒萬萬沒想到,阿扁同意的事,自己卻要被迫逃亡。二年前,檢察官曾益盛在辦內線交易案時,明明有這麼多證據,鄭深池又是兆豐金最重要的內部人,但自始至終卻沒有約談過鄭,連紅火匯往日本的金流也沒有查。所以就算很多辜的友人都力勸他回台、把話說清楚,但辜仲諒都說:「民不與官鬥,沒用的。」
最令人不解的是,檢調當初偵辦中信金插旗兆豐金弊案時,明明有證據顯示,鄭深池利用老婆張淑華及女兒鄭明宜所投資成立的清美國際公司,賣掉高雄縣鳥松鄉一棟二十五層高的大樓,進帳八億四千萬元,買主就是辜仲諒妹婿陳俊哲主導成立的英屬蓋曼群島商泰通資產管理公司,過沒多久,二○○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中信金再花九億五千萬元買下,創造出一億一千萬元的價差。
更啟人疑竇的是,就在轉手交易前三天,張淑華與鄭明宜卻突然退股,在轉手交易後,被中信金以高於市價的九億五千萬元買下,清美國際也相隔不到幾個月就快速解散,但檢調還是不約談鄭深池。事隔二年,特偵組才從郭淑珍的帳戶發現有鄭深池幫忙扁家洗錢的影子,而首度傳訊鄭。
根據特偵組調查,國內知名免稅商店昇恆昌實際負責人江松溪,曾以個人及公司員工名義,匯款到郭淑珍的帳戶中,金額高達五千萬元。

中信集團董事長辜濂松,對辜仲諒、辜仲二個兒子捲入扁家洗錢弊案風暴感到訝異,對外解釋他並不知情。
中信集團董事長辜濂松,對辜仲諒、辜仲二個兒子捲入扁家洗錢弊案風暴感到訝異,對外解釋他並不知情。
前兆豐金董事長鄭深池,坦承幫前第一夫人吳淑珍匯款五千萬元到海外,而獲特偵組飭回。
前兆豐金董事長鄭深池,坦承幫前第一夫人吳淑珍匯款五千萬元到海外,而獲特偵組飭回。

列被告 態度逆轉

特偵組傳訊江松溪說明這五千萬元來源,江松溪證稱,這些錢來自於前兆豐金董事長鄭深池。鄭深池到案後,得知已被列為洗錢案被告,特偵組又亮出查獲的帳證資料,自知已無法置身事外,才供稱,五千萬元是前第一夫人吳淑珍的錢,「夫人多次叫我進官邸拿現金,再以不到一百萬元為單位,利用昇恆昌公司人頭分批匯到海外。」
鄭深池強調,他不清楚錢的來源,是吳淑珍交代將錢轉到指定的帳戶。因為鄭深池坦白交代金錢來源,特偵組認為他的配合度不錯,才決定暫不聲押。但特偵組認為吳淑珍交代鄭深池匯款的五千萬元,與中信金購買高雄縣鳥松鄉的房產有關,可能是其中一億一千萬元價差的分配款。
特偵組調查,鄭深池與江松溪關係匪淺,為避外界注目,才以江松溪等人名義匯出。據檢方人士透露,鄭深池與江松溪的關係,從昇恆昌公司的英文名字就可以看出,昇恆昌是Everrich,而長榮公司則是EverGreen,當初昇恆昌成立時,鄭深池是股東之一,後來鄭深池離開兆豐金控時,也將他的祕書安排到昇恆昌上班;而扁家大帳房陳鎮慧,高商畢業後到機場工作的免稅商店,也正是昇恆昌,之後才被介紹到前總統陳水扁的律師事務所。
外界知悉鄭深池與陳水扁關係良好,而江松溪則與鄭深池親近,陳水扁二○○○年當選總統後,很多官員都想藉著江松溪這層關係更上一層樓。有一年昇恆昌在內湖公司總部辦尾牙,不僅黨政要員、立委等民代,光是檢警調人士就有七、八桌之多,當時的北檢檢察長施茂林也是其中之一,後來施茂林在陳水扁執政內擢升為法務部長。由鄭深池、江松溪搭起的法界人脈,讓他們在司法機關非常吃得開,大有魚幫水、水幫魚的味道。

法務部長王清峰(右)可能不知道,昇恆昌老闆江松溪與前法務部長施茂林(左)等法界人士私交甚篤。
法務部長王清峰(右)可能不知道,昇恆昌老闆江松溪與前法務部長施茂林(左)等法界人士私交甚篤。
特偵組偵辦3大金控捲入扁家洗錢案,檢調人員在搜索時查獲到重要帳證帶回特偵組。
特偵組偵辦3大金控捲入扁家洗錢案,檢調人員在搜索時查獲到重要帳證帶回特偵組。
昇恆昌老闆江松溪,與鄭深池有二十多年交情,彼此也有事業往來。
昇恆昌老闆江松溪,與鄭深池有二十多年交情,彼此也有事業往來。

扁貪污 真相浮出

只是,現任的法務部長王清峰搞不清楚狀況,頻頻在扯特偵組後腿,看不到有力的查辦檢調「吃案」或「壓案」,卻大動作以特急件,下令追查特偵組洩密,搞得辦人的反被辦,影響偵辦士氣。特偵組在前方作戰,後方卻有法務部追兵,貪污、吃案與洩密孰輕孰重,完全失了方寸。
何況,隨著特偵組偵辦腳步,扁家洗錢的拼圖又有擴大跡象的同時,看到法務部的動作更是令人費解。
目前,特偵組掌握扁家密帳,根據吳景茂新加坡的帳戶資料,總金額應該在三千萬美元(約十億元),而這些除了國務機要費一億元、力麒建設九千萬元,金控一億多元,還有鄭深池幫忙匯的五千萬元。特偵組預計在十一月二十五日,會初步偵結機要費和洗錢案,並追加起訴陳水扁貪污罪,到時候,扁家貪污惡行就會在眾人面前全部露餡。

不能說的,永不會說 鄭深池破功

至今,很多人仍然好奇,在兆豐金控幹得好好的鄭深池,為何會在去年的最後一天宣布辭職;直到阿扁洗錢案爆發,鄭深池成為第十名被告,答案才終於揭曉,原來他擔心終有東窗事發的一天,想提前收手,希望能就此避過災禍。對於為何突然辭職,鄭深池曾向友人透露:「決定的事就會做,不必多說;不能說的,也永不會說。」只是終究事與願違。

前行政院長蘇貞昌(左)與副院長蔡英文(中)聯手拔除鄭深池兆豐銀行董事長的職位,只讓他當個有名無實的金控董事長。
前行政院長蘇貞昌(左)與副院長蔡英文(中)聯手拔除鄭深池兆豐銀行董事長的職位,只讓他當個有名無實的金控董事長。

扁拉拔 公股幾繳旗

鄭深池是長榮集團總裁張榮發的女婿,原任長榮航空董事長,但和張榮發的兒子張國煒不睦,被趕出集團。就在鄭深池最低潮的時刻,阿扁適時伸出援手,將這位金融界的門外漢,拉拔成為兆豐金控的董事長,鄭同時還兼任銀行公會及金融總會理事長等,成為金融圈重量級的人物。
但他任內引進中信金插旗兆豐金,以致兆豐金控改選時政府幾乎已輸掉控制權,在十五席董事席位中,以中信金為主的民股竟然搶占過半的八席,而使政府幾乎失去上兆元資產的兆豐金控主導權。
當時,輿論一片撻伐,但行政院及財政部,迫於鄭深池與阿扁的深厚交情,幾乎束手無策,最後,負責督導本案的行政院前副院長蔡英文出面,二度以辭職逼迫阿扁表態,導致阿扁終於讓步,任由蔡英文出面協調二席民股董事簡鴻文與吳榮義當選後立刻辭職,讓七席公股對六席民股,勉強維持公股董事過半的局面,才得以繼續主導兆豐金的經營權。
但這只是政府差點失去兆豐金控的一次噩夢,而非唯一的一次。二○○一年七月,以公股代表擔任交通銀行董事長的鄭深池,隨著交銀後來併入兆豐銀行,也以公股身分出任兆豐金董事長,但由於有前開發金董事長劉泰英由公股轉民股出任董事長的例子,以致在政權交替後,仍得以掌控開發金經營權的例子,鄭深池於是也如法泡製,在二○○六年兆豐金改選董監事前,將公股代表身分,轉成民股代表,以極少的持股續任兆豐金董座,而幾乎使政府失去開發金主導權的歷史再度重演。

陳水扁持續下鄉取暖,但他沒想到他一手拉拔的鄭深池,竟在關鍵時刻說出匯款實情。
陳水扁持續下鄉取暖,但他沒想到他一手拉拔的鄭深池,竟在關鍵時刻說出匯款實情。

轉民股 蔡英文力抗

由於吃相難看,加上中信金插旗兆豐金風波不斷,時任行政院長的蘇貞昌在蔡英文的建議下,拔除鄭深池兆豐銀行董事長的職位,只讓他當個有名無實的金控董事長,同時交出銀行公會與金融總會理事長大位,鄭深池的聲望因此跌到谷底,但政府卻因此保住上兆元資產的兆豐金,不致再遭人「監守自盜」。
只是,鄭深池不顧總統大選在即,閃電請辭兆豐金董座前向友人透露的:「決定的事就會做,不必多說,不能說的,也永不會說。」如今面對特偵組的偵訊,他恐怕也只能和盤托出了。

鄭深池去年底閃電請辭時曾說:「不能說的,永不會說。」盼躲過災禍,但終究事與願違。
鄭深池去年底閃電請辭時曾說:「不能說的,永不會說。」盼躲過災禍,但終究事與願違。

拿復華金掀祕帳 馬家兄弟中箭

最高檢察署特偵組搜索元大金控馬家,是因特偵組人員經由蔡銘哲帳戶的資金流向追查發現,有來自馬家的資金匯入紀錄,因而以「洗錢防制法」為由,要求提供公關帳冊與傳票等資料。
人在大陸的元大金控總經理馬維建一接獲訊息,半夜趕回台灣,回家簡單梳洗、休息片刻後,即電召元大金高階主管開會,要求負責總務、財務等相關人員隔天到辦公室坐鎮。與會人士指出,馬維建態度輕鬆,因為「他認為自己沒有做違法的事。」

經過3年努力,元大集團成功與復華金控合併,於2007年4月舉行慶功酒會,元大集團總裁馬志玲、復華金總經理馬維建、復華金營運長馬維辰父子出席。
經過3年努力,元大集團成功與復華金控合併,於2007年4月舉行慶功酒會,元大集團總裁馬志玲、復華金總經理馬維建、復華金營運長馬維辰父子出席。
2005年6月18日,時任總統的陳水扁為陳致中、黃睿靚舉行婚禮,企業界為是否該送禮、怎麼送以及送得夠不夠傷神。(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
2005年6月18日,時任總統的陳水扁為陳致中、黃睿靚舉行婚禮,企業界為是否該送禮、怎麼送以及送得夠不夠傷神。(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
最高檢察署特偵組10月17日搜索元大金控馬家,要求元大提供公關明細帳冊、傳票等資料。
最高檢察署特偵組10月17日搜索元大金控馬家,要求元大提供公關明細帳冊、傳票等資料。

區隔中信 配合調查

週日(十九日)上午,馬維建與弟弟、元大金營運長馬維辰赴特偵組接受約談,下午飭回後,二兄弟直奔元大金總部,與父親馬志玲、母親杜麗莊召開家族會議,決議定調,他們送給扁家的十八萬六千美元旅行支票,為「個人支付扁家結婚禮金,與金控無關。」並強調「馬家人全在國內坦蕩面對、配合調查。」刻意與滯留海外的中信辜家區隔。
知情人士指出,扁家雖然對外宣稱陳致中婚宴不收禮,帖子也只發出二十五張,但馬家認為,「總統唯一的兒子要結婚,不送禮怎麼成。」因此找府方窗口詢問該怎麼送,之後果然得到指點,旅行支票即是其中一個選項,「因出國時可以拿出去用。」
馬家即以馬維辰與馬家投資公司高階主管林明義等四人的名義,結匯購買四張旅行支票,其中六萬六千美元,以馬維建、馬維辰二人名義送出,「若以一美元兌三十三元換算,大概是二百萬元的金控『禮數』。」馬志玲是長輩,另外再包十二萬美元給新人,「全由馬家私人投資出帳,沒揩公司股東的油。」這位人士特別強調。
這幾天外界以為馬家是因為收到帖子才送禮,但馬家相關人士再三強調:「沒有受邀出席婚禮。」
巧的是,馬家贈禮與元大馬家取得復華金(元大金的前身)時間恰好相近。二○○五年六月十八日,陳致中婚禮;二○○五年六月二十九日,復華金召開股東會改選董監事,馬家取得四席董事,復華金落入馬家囊中,與國民黨中央投資公司三席、公股二席董事共治。

合併復華 橫生波折

然而,若說這約合新台幣六百多萬元的禮金,是給扁家同意馬家吃下資本額三百億元復華金的「後謝」,又顯得不成比例。因此,外界盛傳馬家另付扁家三億元,馬家兄弟斬釘截鐵地對特偵組人員澄清絕無此事,「不然,怎麼會在日後的元大與復華合併過程橫生波折。」還把元大如何砸錢合併復華金的過程說給特偵組人員聽。
事實上,二○○四年中,馬英九當上國民黨主席之後,即做成出售黨產的決策,中投打算將手上的復華金、幸福人壽等「肥肉、瘦肉」統包出售,中信辜家與元大馬家都有意接洽。「當時上面嚴重警告二家,誰都不准買中投,因為這樣等於是幫助國民黨注資,更為黨產問題解套。」一位金控相關人士回憶說。
不過,○四年四月剛獲得公股力挺取得開發金的辜家二少辜仲卻不為所動,他捷足先登,與中投簽定意向書(letter of intent)。○四年十一月底「辜濂松一百七十億元買中投」消息經揭露後,辜家慘遭民進黨圍剿。
當時,○四年十二月的立法委員選舉已迫在眉睫,辜家感受到極大的政治壓力,大掌門辜濂松勸戒辜仲「不要再碰了。」但辜仲不置可否,惹得之前曾幫助辜仲入主開發金的扁嫂很不高興,放話:「要不要再把開發拿回來?」阿扁親信馬永成傳話給同為籃球球友的中信大少辜仲諒,「確定房子裡沒有你們家的人喔?我挖土機要開過去了,你們家的人死在裡面,不要怪我。」

元大金控營運長馬維辰(左)遭約談,供稱是以自己及馬家投資公司主管名義,購買旅行支票當作陳致中婚禮紅包。
元大金控營運長馬維辰(左)遭約談,供稱是以自己及馬家投資公司主管名義,購買旅行支票當作陳致中婚禮紅包。

馬家父子小檔案

掌門人 馬志玲

現職:元大集團總裁、台北世貿國際貿易大樓公司董事長
生日:1940年7月4日
家庭:妻子杜麗莊,育有2子1女
學歷:台大商學系
經歷:
1970年先後介入新竹玻璃、台灣煉鐵經營權
1985年接手家族事業元大證券,並持續併購其他券商擴大版圖
1990年赴中國桂林投資樂滿地休閒度假村
2005年入主復華金控(現更名元大金控)

長子 馬維建

現職:元大金控總經理
生日:1967年7月1日
家庭:馬志玲長子,妻唐可珊,育有1子1女
學歷: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企管碩士
經歷: 
1998年擔任元大證券國際部副總
2005年任復華證金董事長
2007年6月起任元大金控總經理兼執行長

次子 馬維辰

現職:元大金控營運長、元大銀行副董
生日:1970年10月13日
家庭:馬志玲次子,未婚
學歷:美國南加大商學系
經歷:
1999年任元大建設總經理
2002年奇唯科技併購智富網,升任執行長
2007年6月任元大金控營運長

綠營護航 吃下復華

另一方面,綠營的行政院高層和財政部長林全,向國內證券業龍頭、元大京華證券掌門人馬志玲釋放消息,強調所謂的「高個子理論」:如果馬家至少買下復華金二五%股份,持股一四%的公股會以支持最大民股為由,支持馬家入主復華金。
取得公股初步承諾後,馬家當機立斷,傾所有資源放手一搏,馬志玲個人與集團旗下公司,砸下百億多元在市場上同步大量買進復華金股票,最後元大吃下三成持股、公股則有一成四,加起來已遠超過中投的二成二。
隔年一月底,辜仲如同七月半的鴨子(不知死活),仍緊鑼密鼓進行和中投的交易,突然被扁嫂叫到官邸,扁嫂劈頭就問辜仲:「外面都說你想買中投和華夏(國民黨主控媒體的黨營事業),到底有沒有這回事?」辜仲否認說:「沒有,都是別人傳的。」
扁嫂說:「沒有最好,我告訴你,不該碰的東西(指國民黨黨產)不要碰,我們已經很清楚了。」她如連珠砲般斥責:「公股支持你去開發金,是要你好好經營領導,做出一番成績,但一年了,開發金的表現還是很差,卻傳出你現在要買中投、拿復華金,如果放任你這樣做,我們怎麼對別的股東交代?」

元大馬家在連遭特偵組搜索與約談之後,全家人赴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靈堂弔唁。
元大馬家在連遭特偵組搜索與約談之後,全家人赴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靈堂弔唁。
馬維辰個性活潑外向,在合併復華過程中,他負責對外公關,並穿梭政黨間,打通政商關節。
馬維辰個性活潑外向,在合併復華過程中,他負責對外公關,並穿梭政黨間,打通政商關節。
元大金控資產規模5,737億元,在15家金控裡排行第12名。
元大金控資產規模5,737億元,在15家金控裡排行第12名。

小馬出手 逼退辜家

事後,馬永成對辜仲說:「雖然你要買中投的事,沒告訴你爸爸(辜濂松)和哥哥(辜仲諒),但他們還是要我保護你。我前幾天告知他們,上面會有大動作,一定重重打下去,你哥哥拜託我下手輕一點,說你是因為不知道政府的決心才會這樣,希望我們顧念情感,大事化小。你爸爸和你哥哥都很為你好啊!」
滿腹委屈的辜仲聽到父兄替他操心求情,淚水奪眶而出。事後,辜仲奔回開發金總部,緊急召集重要幹部,神情黯然地說:「考慮團隊發展,我要放棄中投,政治太可怕了!」
元大馬家與綠營關係結得早,二○○三年第一金控在綠營紅人宗才怡夫婿陳建隆擔任董事長時代,向財政部申報自海外釋出五億多美元持股(海外存託憑證,GDR),馬家獲悉消息,全力買進GDR,原想藉此拿下第一金的四.六%股權,躍為民間大股東,後因馬家的假外資身分敗露而未成,一年多後,馬家才在綠營支持下,入主復華金。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