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童嵩珍性愛論】只想讓人摸鳥 卻不願治療

「真沒騙你們,沒必要,花了錢來說假的,我又沒病。我是真的可以做(愛)很久。」今天已經是他的第五堂課,但在治療室中就像鬼打牆一樣一直硬不起來,我問他,既然你可以做20分鐘,那幹嘛來找我們(治療)?「我是平時都可以很好,但有時不行,大概是20%左右,而在你們這裡也算是那少數的20%,但我想要的是百分之百的好。」

李立,一位律師,凡事要求完美,就連性愛都要求百分百。但是性愛中本來就是有好有壞!當時我真的很納悶。他繼續說:「老實說,我來了之後的確性能力有顯著變好,但那是80%的部分,但狀況不好的20%就像沒治過一樣,仍然不舉,這令我對來這兒的(治療)感覺,很沒動力。」

「我真的知道什麼是高潮啦,因為我每次都能讓我老婆下體收縮,最好是一有感覺就立刻插入,這樣才會夠爽。」

聽完這些我不免有點汗顏,老婆大人真會讓他這麼做嗎?接下來,他又說,「老師,我覺得每次來這兒都要做一些頭腦分析(咨商),如果可以(來上課時)直接去治療室(摸鳥),那應該就不會有硬不起來的問題啦!」這讓我有點哭笑不得,儼然成為名符其實的摸鳥大師。

「我覺得治療前的拷問加疑問會讓我超沒勃起的fu,應該是這樣造成的吧!」於是我跟緊問題反問:「那你那些20%無法勃起的問題,難道也和我們一樣….拷問?」他想想後搖頭。

感覺要揭謎底了,心中不免感到柳暗花明。那80:20的差距,20%究竟在哪?他小聲的說:「其實我都固定去給人家按摩,因為技術都差不多,但小姐都不一樣,有時會觸碰到海邊(胯下),如果比較醜的,我就勃起比較快,比較漂亮的,我就起不起來,好尷尬!」啊!這下我完全知道了,原來他最想表現「男子氣概」的20%就是出在年輕貌美的(美眉)身上呀!

操作焦慮最常發生在想表現的狀況上,因此,李立不但想在年輕貌美的美眉身上表現,也想向治療室裡證明它可以很好,但不幸的是,他愈是這樣,就愈不行呀。

(作者簡介:為臺灣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主任。畢業於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是執有國際認證資格的專業性治療師,先後取得美國ACS臨床性學家學院,德國談崔(Tantra)性能開發工作坊等機構頒發的權威執業資格認證。)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