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舞者太子咩的私密生活

新北市的廟會明星小咩,她是一個舞者,看起來生活充實的她,其實也有疲累的一面。她的生活只有工作跟練舞,沒時間交新朋友。
 
小咩回憶夜店跳舞的生活,她這麼說:
 
「我本來在飲料店打工,但對於服務業沒什麼熱誠,還是想跳舞。就跟幾個一起練舞的姊妹組成團體,接夜店的表演。外人都以為夜店的dancer都很愛玩,其實我們都很寂寞。之前在新竹的夜店,安管會幫我們擋人,跳完就從安全門散場,也不會遇到酒客。我們三個小女生半夜無處可去,只能窩在便利商店等第一班的火車回台北。半夜的超商都沒客人,店員也懶得跟我們說話,我們就只能自己聊天。」
 
她的生活被切分成內外兩塊。 除了一切工作與外在身分展現的形象,沒工作時只有睡覺,與抱著布偶發呆。她面對一個泰半只是工作的圈子,不想交新的朋友,也沒有時間認識陌生人,只跟舊的朋友往來。認識新朋友,總需要一起出去啪踢玩樂。她休息都沒時間了,根本不想多見人。平常講的話夠多了,下班後根本不想講話。
 
小咩現在兼做直播主賺錢,這可以COVER掉她淡季的收入。
 
作為新北市一帶的子弟,她同鄉的老同學、老朋友橫跨各階層,從醫生律師,到下層階層都有。她有一種跟老友們搭不上的寂寞感,大家風靡的共同話題(例如傳說對決),她通常都跟不上。回到家只想睡覺,根本不想趴踢。最多就只能約他們出來吃飯。所以她才有很多火鍋招待卷。
 
小咩說, 她覺得台北人把自己關在自己的寶塔裡面,到一個年紀就不想出去,只想平穩的過生活。所以從工作、人際關係到事業,他們都會有一種強烈的保護機制,那是一種武裝。
 
小咩年紀還小,見過的世面卻不少。她跟所有青年一般,受困奴工世代的社會現實。她還不知道自己將會過著怎樣的人生,未來看來一片迷濛,同時也充滿希望。
 
我們對此都無能為力。
 
 
撰文:傅紀鋼

舞者生活,小咩現身說法 (攝影: 湯興漢)
舞者生活,小咩現身說法 (攝影: 湯興漢)

小咩的生活除了練舞就是工作,沒什麼休閒  (攝影: 張文玠)
小咩的生活除了練舞就是工作,沒什麼休閒 (攝影: 張文玠)

每天都要面對很多人,小咩回到家只想休息,連話都不說 (攝影: 傅紀鋼)
每天都要面對很多人,小咩回到家只想休息,連話都不說 (攝影: 傅紀鋼)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