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童嵩珍性愛論】這樣要怎麼硬啦!

夫妻的台語叫「牽手」,意謂著兩人要手牽手,共同解決問題,老公問題解決了,但還是不「性」福,那問題可能來自老婆。(繪圖:唐瑋璘)
夫妻的台語叫「牽手」,意謂著兩人要手牽手,共同解決問題,老公問題解決了,但還是不「性」福,那問題可能來自老婆。(繪圖:唐瑋璘)

接下來發生什麼事了?老婆一坐下來就問我:「我老公還有救嗎?老師,你就老實告訴我,我希望知道他這是不是陽痿,救不救得了?」

這對夫妻結婚兩年一直無法順利行房,原因在於老公不願意行房,老婆一直等,老公一直躲,什麼理由都掰過,甚至還一度被懷疑是同性戀,去醫院檢查,原來只不過是包皮過長,但是老公一直覺得他的那個太怪了(太短),遲遲不敢見人,至於,同性戀這件事,醫生說護士小姐向他報告過,檢查時是有反應的,應該不是才是。


既然是生理問題,應該是容易解決的,但又為什麼會到我這兒來呢?原因是老婆發現手術過後半年,老公還一直掰說那裡很痛,逼不得已又和他去看醫生,醫生說恢復的很好應該沒什麼問題,但老公還是說那兒很怪,勃起時會痛,手摸也會痛,反正就是…..不願意同房。

噢!我知道了,老公很少摸那兒,手術過後依然還是把它晾在一邊,於是我建議他先進行自我(自慰)訓練,訓練摩擦力,最後逼不得已他才說:「老師,我不知道怎麼自慰,你教我吧!」我心想,哇!那你以前怎麼做的?我還沒開口,老公就先說了:「我一般都是磨書本,把書疊起來,蓋棉被在床上硬磨。」在旁的老婆不知白了多少眼,我猜她一定認為自己瞎了眼,怎麼會嫁給這樣的男人。

好了,重新教導如何自慰,我想應該就很快能解決了。但是,他們的事情還真的很複雜。克服摩擦問題又出現手做射不了精的問題,老婆又發聲了,這男人怎麼了?這麼簡單的事都做不好,我朋友都說這事兒容易,啊!我真該撞牆。我安慰她,再給他一點時間,老公似乎也知道自己理虧,從進來診室到結束,話很少,只是一直很認真練習。

好不容易訓練到一個階段,也可以用手射精了,但就是一到洞口就軟了。最後我只好釋出殺手鐧,要他們直接在治療室進行雙人練習……

原來,老婆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你看,怎麼又歪了、又軟了勒」….
唉!這樣,真的很難硬耶……我在旁邊邊看邊搖頭,一如大夢初醒般的覺悟呀。
(作者:為臺灣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主任。畢業於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是執有國際認證資格的專業性治療師,先後取得美國ACS臨床性學家學院,德國談崔性能開發工作坊等機構頒發的權威執業資格認證。)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