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兩性花園】墮胎七次 酒店小姐靠亂玩活下去

才22歲的小藍上班喝不夠,下班還喝。她不喜歡太清醒,寧願瘋癲過活,受傷太多的她,內心脆弱。(攝影/王辰志)
才22歲的小藍上班喝不夠,下班還喝。她不喜歡太清醒,寧願瘋癲過活,受傷太多的她,內心脆弱。(攝影/王辰志)

小藍今年22歲,已在酒店待5年,算是老鳥。她以敢玩出名,只是酒店玩慣了她私生活也脫序,「做『八大』又怎樣,要我在東區街上大喊我是酒店小姐都可以。」她的朋友爆料,她真可以這麼瘋,去夜店玩時曾跳上台尬舞,脫到剩內褲,把夜店當成酒店。她性關係也很亂,手機搖搖,看對眼約出來就可上床。但是堅稱不做S,「我不想變成妓女,我不是那種花錢就可以幹的女人。」她說,她進這行是為了還錢,不是為了賺錢。

小藍在酒店以敢玩出名,但她堅稱沒接S。她說進酒店是為幫家裡還錢不是賺錢。(攝影/王辰志)
小藍在酒店以敢玩出名,但她堅稱沒接S。她說進酒店是為幫家裡還錢不是賺錢。(攝影/王辰志)


「我爸愛賭欠很多錢,我國中就在泡沫紅茶店打工。我已經幫他還幾百次了,但他還是不斷挖洞叫我跳進去…。我一點都不愛買名牌,你有看過穿成這樣的小姐嗎?我賺的錢都給我爸了。」她小時候是阿公、阿嬤帶大,要升小學時才回到台北的家,「那時我才真正感覺到原來我有弟、妹,有爸媽,有一個家。所以當這個家出問題的時候,我努力不讓它瓦解。反正我也不愛念書,那就讓我去賺錢。」但她覺得,爸媽完全不關心她,「國二時翹家,只是想得到爸媽一點注意。但我爸直接把我送進少年觀護所,你覺得我會怎樣?那裡面的教官,動不動就打…。我很恨我爸,信不信?恨到想殺他。」但家裡一需要錢,她還是會想辦法解決。

小藍的心理醫生告訴她,最好暫時不要跟家人聯絡,因為家人會使她憂鬱症加重。「我不講你看得出來我有病嗎?」其實有跡可循,她點煙時,手在發抖。「17歲剛進酒店,我根本不適應,明明想哭,還要猛笑,我只得靠搖頭丸舒壓。」她也離開過酒店一年,「我去當作業員,但薪水才一萬八,兩個月我就做不下去了。也曾談過三次比較真心的戀愛,但最後下場是墮胎七次,男友都說還不想定下來。」本來她已跟第三任男友訂婚了,但男友認識壞朋友後,開始看不起她、還動不動就跟她要錢,不給,就打得她遍體鱗傷。

酒店玩慣了,她私生活也脫序,經常令在一旁的人尷尬。(攝影/王辰志)
酒店玩慣了,她私生活也脫序,經常令在一旁的人尷尬。(攝影/王辰志)


現在她自己的生存方式就是要「瘋癲」。「我的性關係很亂,但至少不是性交易。很多男生喜歡跟酒店小姐交往,因為小姐有錢啊,晚上去上班,男友就拿你給的錢請別的女生看電影。我都知道,所以,不需要認真,玩玩就好。」她說她喜歡玩的感覺,因為人生有太多不開心的事了。(撰文:楊筠 原載於壹週刊334期)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