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曾是問題學生 她化身廟會太子咩爆紅

小咩  三重  舞者  18+歲
 
我是台灣第一個太子咩。幾年前,武聯堂的哥哥想找dancer穿太子裝,跟電音三太子搭配。他看我有一張娃娃臉,就找我來跳。比賽得了冠軍,一炮而紅,很多人找,就常常以三太子裝出廟會,平常也會跳一般的廟會辣妹舞。
 
每次出太子咩,都不能亂開玩笑。化身成三太子,要對得起這個形象。動作舉止會刻意孩子氣,把自己變成小孩。也有大人把小孩抱到鋼管車上讓我摸,好像在加持一樣。對他們來說,我就是太子咩。
 
我國中從鄉下搬到三重市中心,學校同學覺得我穿著很土,長得醜醜的很奇怪,就排擠我。我上學都不跟人講話,也沒有朋友。父母覺得市區很亂,要我們放學就回家,像是被關在監獄一樣,怎樣都不開心。
 
我被老師當成問題學生,叫去課外輔導,跟很多中輟生,跟特殊學生一起相處。其實我們只是比較邊緣,大家個性都直來直往,也因此交到好朋友。我在那邊上了街舞課,一跳就喜歡,每天放學都跑去練舞,才變得開朗。
 
跳舞跳這麼多年,也有一些辛酸。舞者這條路,充滿挫折。因為夜店都喜歡妖艷辣妹,我長得不性感,很多工作拿不到,只能盡量化濃妝、戴假睫毛,把奶擠大。廟會對於舞蹈的要求比較低,有時找不到人,只要是正妹會扭就好,不會跳的妹就壓價搶生意,害我們越來越難做。舞者時薪在台北大約七百,中南部開的價格,常常只有四五百,連來回車費都不夠付。
 
很多廟會廠商都要求dancer衣服越穿越少,容易磨擦受傷,也怕走光。雖然我很愛跟粉絲互動,但總有豬哥藉口合照,一邊腳來手來。我的眼角很利,只要看到鹹豬手伸過來,就會逃開,不讓他們勾肩摟腰。
 
學生時代,跳舞是純粹的事,可以得到單純的快樂。當跳舞變成工作,討厭的部分也只能忍受。我把工作跟隱私分開,站上舞台就是公眾人物。這個身分不是真正的我,是為了能靠跳舞賺錢製造出來的。真正的我,有另外一個樣子,不給別人知道。
 
我覺得台北人把自己關在自己的寶塔裡面,到一個年紀就不想冒險,只想平穩的過生活,大家說舞者沒辦法跳一輩子,很多人三十歲就跳不動了,只能轉行。我賭性堅強,別人嗆我不行,我就要做給別人看。我就是要跳到跳不動為止。


撰文:傅紀鋼      攝影:湯興漢
 

舞者小咩裝扮成太子咩,動作舉止都十分孩子氣
舞者小咩裝扮成太子咩,動作舉止都十分孩子氣

對於舞者這條路,小咩的型不性感,讓她很多工作都拿不到。
對於舞者這條路,小咩的型不性感,讓她很多工作都拿不到。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