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兩性花園】辣妹想脫離酒店 窮到只剩八百元及一個好男友

貝堡在酒店以大膽、敢玩著稱。看起來很放浪的她,感情卻脆弱。(攝影/王辰志)
貝堡在酒店以大膽、敢玩著稱。看起來很放浪的她,感情卻脆弱。(攝影/王辰志)

在制服酒店上班的貝堡今年23歲,據知是店裡紅牌。她19歲就入行,以大膽、敢玩著稱,「我三天最高有做到187節。」照理說,入行四年,靠賺快錢應該也存到不少錢,但她說小姐其實很傻,很多人賺的都拿去養小狼狗,她自己也是。「我國中就半工半讀,18歲,我媽就叫我滾出去獨立。」她說從不覺得做酒店丟臉,她又不偷不搶。「只是我們每天都在取悅客人,還要幫打手槍,其實很卑賤。所以,只要有人稍微對我們貼心一點,就掏心掏肺陷進去。」她自爆被被酒店少爺男友騙、牛郎男友騙、酒店經紀人男友騙…。「我們生活圈就不正常啊!交往對象就都是這幾種類型換來換去。」

貝堡國中就半工半讀,18歲媽媽就叫她滾出去獨立。雖然她嘴巴說習慣靠陪玩賺快錢,不覺得丟臉,其實內心也渴望走向正常。(攝影/王辰志)
貝堡國中就半工半讀,18歲媽媽就叫她滾出去獨立。雖然她嘴巴說習慣靠陪玩賺快錢,不覺得丟臉,其實內心也渴望走向正常。(攝影/王辰志)


她說,一開始他們都對她超好。會幫她剪腳趾甲;凌晨下班,還會陪她去看早場電影。「但fri店男友老是叫我去捧場,我砸好多錢。少爺男友幾乎都要我付所有生活費,錢就算了,但他們全都劈腿…。」貝堡看起來有個性,其實感情脆弱。「分手後太痛苦,就放任自己亂吞藥,還拉K到吐血。」

沒窮過的貝堡,以前隨便砸錢在牛郎身上,現在則連吃喝都很省。(攝影/王辰志)
沒窮過的貝堡,以前隨便砸錢在牛郎身上,現在則連吃喝都很省。(攝影/王辰志)


本來已不想再談戀愛,半年多前在一次趴踢認識了現任男友。「是很一般的夜唱聚會。他一走進來,我就感覺到『正常人』的氣質,立刻鎖定。」散發正常人氣質的男友是苦哈哈的大學生,他希望貝堡別再做酒店。「已經離開快半年了,過得很不好。前幾天還跟男友抱在一起哭,因為我們兩個人身上加起來只剩八百元。」當慣紅牌小姐,貝堡說從來不知道什麼是窮,「以前的男友要我送iPhone,我二話不說就送了!現在是什麼都不敢買。」她坦言因為太窮,每天都想游回酒店上班,但幸好有男友陪伴鼓勵。「他叫我去找工作,但我從沒正常工作過耶,很怕被人管…。」她覺得回歸正常的路比想像難多了。本來記者也是不太看好,不過,發稿前打了個電話給她,她說不方便講太久,原來已經去服飾店上班了。(撰文:楊筠 原載於壹週刊569期)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