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後來怎麼了》2009年陳龍綺性侵傳播妹冤案 保衛爸爸大作戰

▲陳龍綺租了3分地,種植南非葉,貼補家用。
▲陳龍綺租了3分地,種植南非葉,貼補家用。

不甘因冤案入獄,陳龍綺竟帶著妻小逃亡了。為此,女兒國小轉學四次,家裡負債上百萬,陳龍綺也罹患了恐慌症。躲躲藏藏、沒有明天的日子,充滿了無力和恐懼,要逃多久?連老天爺都不知道。

明明是個慘劇,但為了不感到悲、不感到苦,陳家只好玩著「保護爸爸」的遊戲。

我們在陳家人身上,看到沒權沒錢的人,如何用荒謬的方式對抗司法官僚,也看到了平凡的草根人物,怎麼用卑微的身段掙一口飯吃。

二O一三年三月的一個早上,陳龍綺的老婆柯雅芳對兩個讀小學的女兒說:「我們來玩一個『保護爸爸』的遊戲,任何人問到爸爸,妳就說『爸媽離婚了,我什麼都不知道』,以後,一律叫爸爸『阿伯』。」交代完,陳龍綺和老婆把家當塞滿了一台小貨車,一家四口駛離台中老家,上了高速公路,卻不知該去哪,只好一路往南開。





人間蒸發的 那八個月

他們決定先落腳高雄的一家汽車旅館,為免起疑,特地把小貨車停在遠遠的路邊。短短一周內,陳龍綺租了兩個房子,一個讓老婆孩子住,一個自己住。才安頓下來,小女兒就差點露餡,有天,陳龍綺在家門前搬東西,小女兒脫口而出「爸爸」,陳龍綺嚇壞了,對女兒猛眨眼睛。從那天起,小女兒謹守「叫阿伯」的遊戲規則。

陳龍綺不敢用手機,免得警察查出發話位置,也盡量少騎機車,改騎腳踏車或走路。感冒時不敢看醫生,只好派老婆裝病去診所拿藥。家裡的電視總是開在第十四台─即大樓門口監視器的錄影畫面。

簡直是亡命天涯的電影情節,只不過,這對男女主角平凡得讓你必定不會多看一眼。四十二歲的他,平頭、黑黑壯壯、濃濃的南部腔,一笑就露出一排牙齒,很親切;而三十六歲的她有點傻大姊:「我跟你說,我們都是靠想像在逃亡的啦。」她素顏、頭髮隨意一紮,做起家事身手靈活,說話很直。

▲一個冤案,把陳龍綺打趴,也傷害了他的家庭。目前「冤獄平反協會」還有11起冤案正待處理。
▲一個冤案,把陳龍綺打趴,也傷害了他的家庭。目前「冤獄平反協會」還有11起冤案正待處理。



有一次,夫妻倆各騎一台機車一道出門,紅燈時,前方路口站了一個警察,柯雅芳說:「厚,我那時有夠緊張,心想,萬一老公被警察攔下,我就要來衝撞分隔島,分散警察的注意。」陳龍綺吐槽:「我老婆喔,神經有夠大條,她常說,不然我們逃去國外。我說,人生地不熟的,穩死在國外,更慘。」

為什麼要逃?因為陳龍綺捲入一場性侵疑雲。二OO九年三月間,有三個男人帶了兩個傳播妹到陳龍綺租的工作室喝酒,陳龍綺待不到一小時,便先離開去接老婆下班。隔天,傳播妹控告男人性侵,其中一女的內褲驗出三個男人的混合型DNA,法官認為不排除陳龍綺涉案(但無法證明確實是陳的DNA)。儘管當晚在場的男人和傳播妹都證明陳龍綺沒做,但法官始終採信DNA化驗報告。官司歷時四年,三審定讞判處陳龍綺四年徒刑。

「冤獄平反協會」理事長羅秉成律師分析:「對陳龍綺不利的因素有兩點,一、事發地點是陳和合夥人的租屋處,二、儘管那三男是合夥人的朋友,並非陳的朋友,但陳一度在場。」雖然已經三審定讞,要開啟再審只有千分之五的機會,但羅秉成認為不能單就「不排除DNA」就判陳有罪,於是從二O一三年起為陳龍綺義務辯護。…

  ▲性侵冤案之前,陳龍綺一家4口本是安定幸福的家庭。(陳龍綺提供)
▲性侵冤案之前,陳龍綺一家4口本是安定幸福的家庭。(陳龍綺提供)



撰文:賀照縈 攝影:陳毅偉、宋岱融 設計:簡重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