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貪玩美少女 傻傻被硬上實錄

很多少男少女喜歡玩網路交友,但常常玩著玩著愈陷愈深,把自己推向危險。18歲美少女呆呆,說自己已經不記得跟網友出去玩時,有多少次被硬上的經驗。每一次,她都因為「不想把事情鬧大」還有「反正我體質不會懷孕」就不追究。唯一追究的那次,開庭壓力卻逼得她想投降…。

呆呆很想當明星。她穿著打扮高調,大白天就穿得像要去夜店等著被人獵。「我爸看我穿這樣,就會很生氣地說:『你係要去被人幹喲?』我才不管他,呵呵呵。」

傻笑是呆呆最常有的表情。她說自己真的呆啊,很不會、也不愛念書。她國中本來唸的是貴族學校,後來功課太爛,爸爸覺得浪費錢,也沒跟她商量就把她轉回公立國中。「我很氣耶,轉學生都會被排擠,在學校不開心。想報復爸爸,就故意學壞;學罵髒話啊、學打扮、玩網路交友。」

「認真的男友,我交過四個。玩玩的,數不清。硬上我的,嗯…也數不清,呵呵呵。」

漂亮的呆呆,笑容甜美,想法傻氣,身體態度卻又極大方。讓人搞不懂的少女心。
漂亮的呆呆,笑容甜美,想法傻氣,身體態度卻又極大方。讓人搞不懂的少女心。

她說十五歲的「第一次」,應該就算是被強暴。「我在網路上認了一個乾哥,聖誕節前夕他約我去他家玩,我就去啦。一開始就被帶進他房間,還沒說幾句話,他就推我上床、整個人撲到我身上,直接放進來…。」呆呆說,她當時一直哭一直哭,事後想:「他是我乾哥。」就好吧,算了!

被乾哥約會強暴,乾哥粗魯且未帶保險套,問呆呆會不會緊張?她竟回:「不會,因為我家體質不會懷孕。我跟我妹妹都是人工受孕做出來的,我也去給醫生檢查過,我的輸卵管也不是很通。」

不知道是不是真仗著較難受孕的體質,呆呆並沒有收斂,「我玩網路交友有點上癮了。」第二次性經驗她也是被硬上。呆呆在交友網站上認識了自稱攝影師的網友。

「他找我旅拍,然後有事先給我看一些藝術裸露的作品,我覺得很美就答應。但他帶我到那種有一些奇怪東西的情趣旅館,拿出一堆衣服叫我穿;就全部透明薄紗的那種、還有很露的護士裝,我不好意思拒絕。

「然後,叫我坐到八爪椅上,他就一手拿著相機,邊拍邊…做。」我們聽得目瞪口呆,覺得她怎不想辦法脫身或報警。呆呆說她不敢。最後連拍照錢都沒拿到,攝影師也消失無蹤,她就這樣被吃了。

想當模特兒的呆呆,穿著很大膽,她喜歡被人注意的感覺。
想當模特兒的呆呆,穿著很大膽,她喜歡被人注意的感覺。

人生的第一、第二次性經驗都是被迫,對她來說在心裡可能多少留下了些許傷疤。但之後,這樣的事仍接二連三,她也愈來愈平常心看待,只用呵呵呵的笑聲帶過。「其實我有學乖啦!後來有認真交男友。所以去年我被硬上次數比較少,只四、五次吧。」

因為交了男友,呆呆自然減少跟其他網友出遊的次數,危險也相對變少。本來正替她高興,誰知她又冒出「四、五次吧」這句話。但這次更扯。她說,她跟當臨演的男友一起去接通告認識了一個電視台監製。大家後來熟了一起出去玩,監製買了一堆酒說要去呆呆與男友租屋處續喝,「大家都酒醉了,他就硬上我。我男友就躺在旁邊啊,可是已不醒人事。」

呆呆口中這名戲劇監製年約四十,呆呆覺得他的慣用伎倆就是帶著酒假裝要來找呆呆男友聊天,然後把大家灌醉,再爬上她床。

「我一直想告訴男友這件事,但我男友跟那監製很好,我也怕影響男友工作,所以不知道要怎樣開口。後來第五次,我受不了才講出來。男友就帶我去警局告他。」

從南部來的網友小皮(化名)高中畢業,準備升大學。他說是真的喜歡呆呆。
從南部來的網友小皮(化名)高中畢業,準備升大學。他說是真的喜歡呆呆。

但開了幾次偵查庭,呆呆才真正覺得是夢靨。「每一次都要重複講當時的經過,檢察官又會問很細,譬如他是怎麼動的?怎樣爬上我床的?我喝醉了,怎記得。然後他都會說我是自願的,他還有給我錢。但根本就沒有。」一直笑呵呵的呆呆,講到此事時,表情有了變化。私下被硬上,她可以自圓其說地釋懷,但公開審判,卻讓她覺得相當不堪。「我已經跟法院說我不想告了。我要撤告。家人也覺得對我的傷害太大…。」

呆呆其實知道自己的問題在於太貪玩,但經過這些事,她仍不太怕,還是穿的辣辣的,想要去夜店,想要那種被帶進包廂的虛榮感。她還乾脆不理爸爸直接搬到外面租房,「我跟我爸說,難道你想妹妹被我帶壞!」少女呆呆,最該學的應該是如何保護自己。(撰文:人物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