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花樣男女》哲學系女孩 隨時性高潮

稱自己來自最低階公務員家庭的小天(化名)去年才剛從哲學系畢業;從小看盡家裡上演為錢、為情瘋狂吵鬧的醜陋戲碼,立誓絕對不當此類蠢人。她喜歡看書、看電影,物慾極低,悠遊在性交裡,對性有無限發想。她想當脫俗之人,偏偏愛情是死穴,愈想自由的人,愈易迷失自己。

▲小天(化名)最不想變成為情所苦的怨女,偏偏愛情仍是死穴。她說自己一戀愛,就生病,找不到原來的自己。
▲小天(化名)最不想變成為情所苦的怨女,偏偏愛情仍是死穴。她說自己一戀愛,就生病,找不到原來的自己。



▲性愛對小天來說,是充電,沒有既定想法,不止是插入抽出而已,可以放鬆並進入冥想。
▲性愛對小天來說,是充電,沒有既定想法,不止是插入抽出而已,可以放鬆並進入冥想。



小天(化名)性對象並不多,六、七個左右。她說,數字不代表開放程度,對性,她開宗明義「沒有既定想法,也不止是插入跟抽出而已。」意思是,都可以嘗試。

無時間序 女女很享受

「性對象有男有女,而且沒有時間序,不是一個接一個的發生,很常重疊。我的性意識比較深層,性愛對我來說是充電,有時候性交到一半,我會進入冥想狀態,然後沒了時間感。」她把性交講得像在修行。

▲小天物慾極低,在新北市租幾千元的雅房,菸、啤酒是比較貴的開銷。
▲小天物慾極低,在新北市租幾千元的雅房,菸、啤酒是比較貴的開銷。





她的第一次是跟女生。「跟女生交往像當女王,跟女生做愛是享受。因為女生才了解女生的身體,比男生更知道怎樣在身體上律動,基本上,女女性愛等於被服侍。」但是她本來就期許自己是不自限、凡事都產生樂趣的人,「所以很好奇男生的陰莖進入是什麼感覺啊!後來第一次跟男生做愛,最先有的想法是『哇!怎麼有那麼大的東西在我陰道裡。』然後,不覺得它是長在男生的身上,嗯…,比較像一個有自己生命的條狀物。」

去年從哲學系畢業的小天,穿著簡單、皮膚白皙,雖然沒有時髦的打扮,神秘的氣質反而頗吸引人。她老家在南部,但早早就決定一人在台北生活。

▲她自認很好笑,但舉手投足其實散發淡淡憂鬱。
▲她自認很好笑,但舉手投足其實散發淡淡憂鬱。



▲小天覺得台北市很好混,工作機會很多。她主要當畫室的人像模特兒,坐著發呆三小時就可賺一千。
▲小天覺得台北市很好混,工作機會很多。她主要當畫室的人像模特兒,坐著發呆三小時就可賺一千。



物慾極低 拒為情所苦

「台北很好混啊,工作機會很多,怎樣也餓不死。而且我物慾非常低,有賺錢才買衣,沒錢就都穿舊衣。在家看電影吃麵包也可以過一天。」她沒有正職,就到處打工,「幫忙拍些學生電影,主要是當畫室model。我敢接人體啊,但我太瘦,也沒什麼胸,所以大家不愛畫我脫光的樣子。」

▲她喜歡看書、看電影,但不認自己是文青,還說討厭文創,覺得很假掰。
▲她喜歡看書、看電影,但不認自己是文青,還說討厭文創,覺得很假掰。



她說自己來自最低階的公務員家庭,「很窮啊,家裡每天都在為錢大吵。然後我爸那麼遜,卻還可以外遇。我媽不知道該怎麼辦吧,經常哭,一直很憂鬱。小二那年,她上吊自殺,被我發現,衝去叫住隔壁的阿姨來幫忙。我媽活了,但開始酗酒。我發誓絕對不要變成我媽那樣為情所苦的人。」可是,可以愛男生也可以愛女生、想要在愛情世界裡輕鬆以對的小天,卻還是變成自己最怕變成的那種人。

萬物陰莖 被劈有陰影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愛情的確也是我的死穴。每次戀愛,都讓我有生病的感覺。尤其,當我遇到跟我一樣人格特質的人時,真的很慘。」

是怎樣的人格特質呢?她這樣形容:「我是很容易天外飛來一筆的女生。平常我得隱藏起來,不隱藏的話,別人會覺得我是瘋子。」她講到一半可能覺得自己形容得不夠清楚,忽然話鋒一轉:「其實最高級的性幻想就是隨時可以高潮。像現在對著這台攝影機我也可以高潮,方法很簡單,就把攝影機想成是陰莖。什麼都可以是陰莖啊,太陽也可以。」她果然是天外飛來一筆。

▲鑽牛角尖時,小天很常問為什麼。想知道人的本質是什麼?自己又要什麼?
▲鑽牛角尖時,小天很常問為什麼。想知道人的本質是什麼?自己又要什麼?



▲她腦中沒有性別的區分,性愛對象裡也有女生。
▲她腦中沒有性別的區分,性愛對象裡也有女生。



▲穿著打扮都很簡單的小天,神秘氣質卻很吸引人。
▲穿著打扮都很簡單的小天,神秘氣質卻很吸引人。



大三那年她去看表演,認識了跟她一樣會天外飛來一筆的人。「他是個藝術家。第一個晚上我們便上床了。性愛的時候,他散發的某種強烈操控意念,我覺得很…變態,但我發現自己卻異常興奮。」小天說,一開始她就知道對方一定會劈腿。「所以我的直覺告訴我:『就到此為止,戲也差不多了。』但另一方面,我明知不會贏,卻又還是想要繼續。

「他劈了很多吧,其中還有我的朋友。然後,劈腿的陰影從此如影隨形。可能,我喝個咖啡,也會忽然想到『幹!我被劈腿了。』我還變成會偷看男生手機的那種人,也變得不好笑了。」不知不覺會面無表情的小天,自認是個很好笑的人,「真的啦,隨時可以創作,像急智歌王那樣。也很會逗人笑。但一戀愛,我就找不到原來的自己了。」

▲被劈腿的陰影曾經如影隨形,小天痛苦卻也抽不了身,最後還跑去驅魔。
▲被劈腿的陰影曾經如影隨形,小天痛苦卻也抽不了身,最後還跑去驅魔。



法師驅魔 DIY最快

愛情遇到挫折,小天便拼命鑽牛角尖在「為什麼」上。「還會想問人的本質是什麼?又為什麼要活著?會去算命,最嚴重曾經請法師驅過魔。」她說的驅魔,是真的請法師做法、念咒,「我被開了天眼,本來紫色的東西變彩色,一切豁然開朗。有點難形容,就像,你看一個刺繡,它不止是一件完成品,還可以瞬間就看出通盤穿針引線的針法,總之一切變得很明瞭。」她說這種儀式也許是心理作用,但對她來說就是有用。「就像有些女生失戀後,就把長髮一刀剪短,也是儀式。也可以有下定決心的效果。但現在回想起那段無法自拔的日子,真是很荒謬。」

▲小天覺得生活就是演戲。她善於隱藏自己天外飛來一筆的特質,扮演大家眼中的正常模樣。
▲小天覺得生活就是演戲。她善於隱藏自己天外飛來一筆的特質,扮演大家眼中的正常模樣。



▲小天曾親眼見媽媽要上吊自殺,她獨立、特別的思維,可能都跟小時候的家庭氣氛有關。
▲小天曾親眼見媽媽要上吊自殺,她獨立、特別的思維,可能都跟小時候的家庭氣氛有關。



小天說,未來若再遇到很特別的一個人,愛情也許仍會是死穴。但現在她倒是過得很清爽;愛人、情人、純粹床上關係的朋友,��得很清楚。「不過,如果我只是想睡個好覺,自己DIY最快!誰都不用找。」她幽幽抽著菸,看著天。



撰文:楊筠 攝影:莊立人 攝影協力:何宗昇 設計:林珮誼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